我八年来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八日】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我被押回辽宁北镇市常兴派出所,遭到当时担任副所长的何景龙的无理恐吓,威胁,与强迫写保证书等迫害。由于打压的不断升级,八月十三日被当时政保科的鲁振富等人的非法拘留。关押了二十六天,勒索了五百多块钱。

二零零一年一月,被常兴派出所杨春鹏等人以“了解情况”为幌子骗到派出所,没经过任何法律程序被绑架至北镇拘留所,第二天转入北镇看守所。由于不配合他们对我的体罚,遭到管教安博(女)用鞋底打嘴巴。绝食其间曾对我无数次非法提审与恐吓,被大队长指使男犯将我的两手分别铐在暖气与床栏杆上,一个犯人拿着一支很脏的牙刷塞进嘴里乱搅,不断进行人格侮辱,被徐东彪(队长)指使好几个男犯强行野蛮灌食(米汤加几大勺的盐),造成我的一颗下齿被手铐撬掉,两侧牙齿严重松动,而且无法修补。他们在看守所里非法宣判,在我强烈要求申诉的申诉期内,非法押至马三家教养院继续迫害。

在马三家教养院,我由于不放弃修炼,遭遇长期不许睡觉,不让上厕所,多人多次谩骂,侮辱与殴打(头发被拽掉)。由于犹大的野蛮灌食,造成从鼻子插入的饲管从嗓子里冒出来。灌食时被加入不明药物,致使多次腹泻,全身乏力,精神恍惚,胡言乱语,记忆消失。然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至少有六个犹大死死按住我的腿和臂及头,不停的采用各种手段折磨我,后来造成长时间昏迷。

零一年的三月,几个犹大将我两臂反拧至极点,两腿平行抻直,头按在地(劈腿头点地)。之后指使一个体重一百三十多斤的犹大坐在我的腰上很长时间。四月份,邵丽(大队长)指使犹大在晚上十点将我拖进集体浴池,将毛巾堵住我的嘴,把我按倒在浴池下水道的钢筋上,双腿和两臂被五个人强行反叠起来,用力下按。其中一指使者告诉那些“犹大”别老按着不动,否则时间长了就麻木了,不知道痛了,过一会儿松开然后再接着来,这样更痛苦,而且又没有外伤。

过一段时间他们说,看着我“太舒服”了,他们又将我两臂反拧(至极)两腿用力前抻,头强迫按在两腿之间,五个人分别按住头,两臂和两腿。一夜之间有十五个人参与了迫害,到天亮的时候,由于嘴里堵着毛巾导致两侧脱臼,这些人才放手。管教带我去医院治脱臼,对骨科大夫谎称我的伤是早上出操时报数所致。

这次酷刑造成我身体多处致伤(两臂有一个月的时间睡觉不能脱衣服,两腿不能独立行走,来例假十五个月不间断)长期未愈。零二年四月份,三个管教指使六个犹大用布条编成的绳子将我双臂反捆,按坐在地上很长时间。

以上是我所遭受的肉体折磨的部份事实。法轮功学员在长期的非法关押其间,所遭受的精神摧残,是灭绝人性的,没有尽头的,是用尽人类的语言都无法形容出的邪恶。而被非法关押的十万多法轮功学员中,每个人都是有家庭,有工作,有事业,有着众多亲朋好友的社会一员。因此,这场迫害所造成的何止是对十万人的伤害,多少人妻离子散,多少人家破人亡,多少孩子无家可归……

法轮功学员把这世上的每一个生命都看作是自己曾经的亲人,因为我们同是为法而来。但愿法轮功学员们的经历,能唤醒您善良的本性,摆放您正确的位置,为结束这场旷世持久的民族浩劫做出自己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