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神韵 整体配合有效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九日】

一、神韵荡浊,大法弟子明法理

由圣诞奇观到现在正如火如荼上演的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神韵艺术团为代表的大法弟子在海外以万计数的救度着无量众生。正邪大战中大法弟子在从邪恶的手中抢人,救人。

大陆弟子传九评促三退亦在反迫害中救众生,但在展示大法美好的一面却略欠一筹,迫害本不该发生,这也正是旧势力一伙为师父正法所设的障碍。正法,洪法才是师父所要的。那么晚会的推广就不可割裂开,单单是为海外洪法、救度众生所有的法器。如果真、善、忍是假、恶、斗的照妖镜,那相对于神韵晚会来说,党文化下的春晚就相当于“怪胎”下的毒瘤,为所谓太平盛世涂脂抹粉,让全中国甚至于不明真相的海外华人无法择取的饮鸩止渴。大陆众生其实是最需要有个机会认识神韵的。所以在中国大陆推广神韵晚会是解救大陆各界众生的又一威力无比的法器,那是神直接伸向人的手。

反观我们地区对此项救度众生的重大举措却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当然以传统的《九评》、小册子、传单加上面对面讲真相亦能救度众生。但莫忘师父的正法是在不断推進的。当我看到海外各界众生观看晚会好评如潮甚至泪如泉涌时,我就想,大陆众生真是好可怜啊!“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全球华人”的主体在哪?中国大陆啊!我是中国大陆从事多年文艺教学的大法弟子,深谙文艺教化人的力量,而且我们并不单是教化,而是救度!

我的同事(未修炼)看过二零零七年“新唐人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后,轻轻说了一句:很好看。但就这样一句,不正是被党文化窒息下的众生发自内心的渴望获取新生的呼唤么。然而,有的同修在看完晚会后却说出“没什么意思”之类的话,当时,我真不好说什么了,我更不能“抬”出师父与其争论,那时我们也没有确定晚会有师父的指导。同修也是修炼中的人,其中也许包括了许多复杂的因素。但正因如此,从小就浸泡在党文化中的大陆同修们,是该静心找找自己。传《九评》,《解体党文化》,做事的同时,自己自身范围内的邪党因素清除了多少呢!如果我们没能彻底清除旧势力安排的东西,是会影响众生的被救度,甚至拖师父正法進程的后腿的。

二、整体除恶,救度众生莫迟疑

师父留给我们的是集体学法、集体炼功的形式并多次强调大法弟子是个整体。而邪恶是最怕大法弟子形成坚不可摧的整体的。记的有位外地同修谈起整体配合时举了一个实例。大概是二零零三年吧,就是冰岛与恶首正邪大战那次。至今回想起还记忆犹新并且不无遗憾。她说当时邪恶为防止大陆弟子增援,特意在大陆下了一个罩。他们十几个大法弟子围坐在一起发正念。其中只有三个是锁着修的,其余的都能够看见另外空间正邪大战有多激烈,大法弟子的法器什么样的都有,但单个的都无法冲出那个罩去。后来他们用合起来的法力才成功。

反迫害持续的时间很长了,师父延长来的时间是为救度众生所用的,与大法弟子的整体提高也相关。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所成就的新宇宙是最美好的,那为什么我们自己就不能在所剩无几的时间内多一份精進,让师父少一份操劳呢!我这里也是警醒我自己。因为不知是何原因我的电脑不能安上莲花代理下载不了大文件,我所承担的那部份今年晚会的任务没有顺利完成。当我到几十里外的另一位技术同修那寻求协助时,他本来说没事,到了他那里他却说一星期前安排好的有点事,结果他出门了。我和一协调人谈及此事。她让我静心找自己为什么被干扰的了,是不是太执著做某事被钻了空子。当我向内找时,我发现主要是学法少了、急于做事的原因。而且有时悟到了某个执著却没去实修。并且我想我们在此事上产生了分歧的原因是不仅我,我们各自还有执著自我的表现。她想等外地同修做好母盘,我则认为本地有能力的同修可以自己做成。

邪恶是希望我们的力量分散的。既然如此,是不是我们整体上在这一问题上没能达成共识、有各自证实自我而不是证实法的因素呢?答案是肯定的。当我找到这些后的第二天,我们地区一位同修将做好的母盘给了我两套。

写这篇文章也许会带有我没修掉的一些不好的因素与执著,我只是想说正法已近尾声,整体配合整体提高才会更有效的救度众生啊。看看海外的大法弟子,特别是承演晚会的弟子及所有工作人员,一场接一场的连续演出配合的天衣无缝。不是神的造化,人还真做不到啊。大陆弟子也该神起来,就象当神韵晚会售票告急明慧网出特刊后,我们这马上正念相助。那是站在正法基点上,走师父安排的路。

层次所限,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