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生今世的故事

大难来前莫迟疑 错失机缘悔恨长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九日】如果有不相信的看官请只当看了几个故事吧!

(一) 梦回故里

在刚刚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之后,我曾两次元神离体,但走不远或在屋内转一圈就回去了。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天目不再看到东西,我知道这一定是师父在给我修补。

九九年“七二零”之前的一天,我来到一个金碧辉煌的大殿,气势非凡。除了四根抱不过来的红漆柱子之外,其它都是赤金打造的。偌大的一个宫殿纤尘不染鸦雀无声。我轻抚着根根红漆柱子,心里有种阔别已久的惆怅。我知道自己是这里的公主,久别归来感慨万千,十分亲切。环顾四周,却无一人。我的心在呐喊:“我回来了,你们在哪儿呀!”这心底的声音竟然回荡在空空的殿阁,久久久久的回荡着。

睁开眼睛已经泪湿枕巾,心中那份痛楚那种失落那种寂寞让我心痛了好几天。我一直在问为什么为什么,这个心结困扰了我好几年。

“七二零”之后师父在许多讲法中告诉我们,我们是那个世界的主、王,我们的很多众生在等着我们的救度!

(二) 生命本是天上仙

在某一个层次的世界中,有一个非常大的花园,四周环视皆看不到边。在这里一切都那么的美好、安详。没有阳光的轮回,却总是在一种温暖的光线之中,既不刺眼也不暗淡也看不到天空也不分昼夜,总之就是暖融融的,舒舒服服的。没有七情六欲没有烦恼没有病痛,一切都是那么安静、祥和、舒适、美好、纯净的。(文笔有限,形容困难,十分之一也难以表达出)

这里有两女一男在打理着这些奇花异草。男子在花丛深处,两女子相隔不远各自静静的干着活。这些奇花异草错落有致,姹紫嫣红千姿万态。那花的颜色绝不象人间的赤橙黄绿青蓝紫,都是非常有层次有变化有深度的赤橙黄绿清蓝紫。花朵很大,有碗口那么大,有的比人高有的比人矮,每朵花都是美丽的、华丽的、娇艳的、动人心魄的。没有风也没有蜜蜂蝴蝶等飞虫,但是美丽的花儿却不时的像被微风吹拂似的波浪般起伏。香风令远处的男子直起了腰,这时他看到一个女子正在向门口走去,地面上是软绵绵的绿草,根本看不到泥土,走在上面十分舒服。另一个女子若有所思的望着离去的女子,好象在权衡着是否是应该随她而去……

就象切换镜头一样,来到了今世,另一个女子成了我今世的妈妈,我们有幸喜得大法,成了师父的弟子。谢谢恩师救度了我们,使我们脱离了生死轮回的无尽痛苦。那位男子成了我今世的舅父,可惜至今还没修炼大法。他从小就保护我,几次救了我的命。我的父亲脾气暴躁,经常打骂我,几次差点杀了我时,多亏舅父及时相救才使我活到幸得大法的那一天。在我人生的关键时刻,舅父每次都伸出援手,四处奔波,为我们吃了不少苦,流了不少泪。

善缘恶缘,修炼人没有偶然的事情,一切都是有来由的。善待你身边的每一个人吧,也许他就是为你而来的。

(三)大难来临何处藏

在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为救众生受尽迫害,受尽苦难,有的甚至失去生命。将来的人会永远记得这历史上最惨烈最惊心动魄的时代,因为这场迫害是史无前例的。而此时大法弟子表现出慈悲与坚忍更是震撼苍宇。

话说某一朝代,有位年轻有为、聪明英俊的人。因为研究发明了一种对国家和人民非常有用途的东西,而被国王器重,加封为宰相。国王也和他年纪相仿,两人很投机,因此常常送给他许多珍宝。宰相没有结婚,母亲也很年轻、漂亮,穿金戴银,打扮得十分华贵,母凭子贵,母亲因此过着十足贵夫人的生活。

人就是有忌妒心,权贵中更是勾心斗角。看着年轻人当上一国宰相,又享受皇恩厚爱,许多人就受不了。于是他们合计着让宰相把技术转让给他们,但是计划落空,宰相没有转让。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他们给宰相造谣生事,用尽一切办法伤害他。国王因此也不喜欢宰相了。

争名夺利争争斗斗中宰相受到极大的伤害。于是跑到荒郊野外放声大哭。那痛苦的哭声传的很远。忽然出来一位老人家拿着一本书,告诉他说:“孩子,别哭了,功名利禄伤人最深啊!”经过肝肠寸断般的痛苦,受到伤害的年轻宰相看到老人家一身道人打扮后顿时大彻大悟,心念一转,顿时把功名利禄全部从心中放下,竟看穿了一切看破了红尘。老道人看到他已顿悟,于是就告诉他这个城市大难将至,快点救人,在某时之前一定要逃出城门才可以幸免,说完隐去。

年轻的宰相心急如焚,时间太紧迫了,先回到家中劝母亲速速随他逃离。可是宰相的母亲并不相信,再看看身上的绫罗绸缎、金银珠宝和如此华贵的生活不舍得离去。宰相无奈就去劝国王,国王也不相信,暗暗耻笑宰相发神经,一脸的不屑。宰相心灰意冷,就把他发明的那种技术与国王交换成大笔的钱带走了。

在宰相的劝说下,只有极少极少的人跟随着他向城外跑,在路过一大院门口时看一门卫很有缘,就想救他。于是故意和门卫说:“前边跑的那个人偷了我的钱,快帮我追。”这个门卫很正义,就随他追撵,宰相借机边跑边说:这个城市就要发生大难,我想救你才故意说前面跑的偷了我的钱,你若信我就不要再回头,一起随我逃离吧。”那门卫一听就毫不怀疑的随他们向前跑。刚刚冲到城楼的门口时,突然刮来一阵大风,把宰相带出来的钱几乎全部刮飞起来。只有手中攥得那一小摞没刮飞。同行的人就劝宰相回去把钱拾回来再跑。宰相深信老道人说的那个时辰会发生大灾难,而且不再执著这些钱财,于是继续向前跑。边跑边回头看时,那些钱财都变化成邪恶的债主的模样狞笑着,或变化成他自己所欠的业力的一些形象,在城门口漂浮着不落地。宰相心里更加明白了,大彻大悟。真相已经大显,宰相知道时间已到,大喊一声:“快跑!”就在跑着跑着之时,只听身后地动山摇,墙倒屋塌的声音和人们的喊叫声求救声四处奔跑声交织在一起。大地震来了,城门也倒塌了,再也没有一个人能从那座城市里逃出来。什么国王权贵,什么荣华富贵、金银珠宝,什么争名夺利、尔虞我诈,全部都被砸在了地下,可惜还有那个放不下富贵荣华的母亲。

跟随宰相逃离的几十个人都呆呆的傻了似的,被这一幕惨状吓住了。天黄黄的、灰蒙蒙的……

转眼来到这一世,宰相的母亲就是我今世的母亲。我今世的婆婆也是那一世没能救出的一个有缘人。

这个故事本来应在倒数几位,提前写出是因为本地一同修因讲真相被迫害致死!心中十分难过,人呀!怎么这么的执迷不悟,迫害死救人的大法徒,未来的觉者,这罪过永永远远也还不清了啊。

(四)桃花林修炼传奇

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性格特点,喜好、厌恶、急脾气、慢性格、好静、好动、暴躁或者沉稳等等。这个性格左右着人的一生,在处理事情时左右着成败左右着决策。有时会对自己的脾气个性无可奈何。作为修炼人讲真、善、忍,理性的一面告诫自己要忍,可是脾气上来了就控制不住的大发雷霆。冷静下来时常常为自己这种暴躁的性格后悔又无奈。直到看了几个轮回故事后才明白,人的性格中先天的部份(也就是与生俱来的部份),其实正是轮回转世中的沉淀、积累和传承。当然还有后天观念等各种因素的组合。只有修炼真、善、忍,用大法的法理来严格要求自己,才能改变顽固的性格中不好的那些部份,才能慢慢平和善良起来,才能逐渐同化真、善、忍。

强调这一点是因为在这一世中形成的个性至今还在影响着今世的我。希望写出这个故事后我的坏脾气能彻底消失。

我非常喜欢桃花,最爱看大片大片的桃花林,尤其细雨霏霏,桃花盛开的时节。最是令人神清气爽、流连忘返。这个桃花情结要追溯到在桃花林修炼的那一世。

在那一世,我和今世的妈妈一起隐居在桃花林中修炼,当时的形象都很年轻,我大约十七、八岁的模样。林中无日月,根本就记不清经过了多少岁月。这片桃花林很奇特,年年月月天天的盛开着美丽的粉红色的桃花,清香宜人。绿油油的草地点缀着落英缤纷,没有寒来暑往的更替,没有浊世红尘的喧嚣,时间在这里没有了用武之地。我们平静的认真的修炼着,纷飞的桃花是我们唯一的伙伴。

这样平静的多少多少年之后,我母亲的一位世间老友捎信来看望我们,母亲非常高兴的走出桃花林去迎接她,我留在小屋准备茶点。悲剧就在这一幕上演了。不知从哪里来了一个醉汉,无意间跟随母亲的朋友闯入林中,跌跌撞撞的乱走之中竟然发现了小屋。此时母亲与老友久未谋面正兴高采烈的叙旧,没察觉到有人误闯林中,把我也忘在了脑后。

缘份实在是很奇特的一根线,牵着一伙有缘人业力轮报着,有失有得,有欠有还,不知何时画个休止符啊。

(五)兄弟情仇

今世我有两个弟弟,有时对我很好,有时对我象恶霸似的。怎么说呢,他们如果要我什么东西,我不能说不给,没有商量的余地就拿走了。他们要我干什么活,我不能说不行,干晚了会劈头盖脸的一顿斥责。我忍无可忍时就找母亲评理:“你两个儿子怎么这样对我,凭什么,我又不欠他们的。”他们对母亲也是差不多这样。唉,原来有一世我和母亲真做了对不起他们的事,才招致这一世如此的对待我们。

话说大概民国时期吧,有一户人家,家中有两个儿子是前妻所生。前妻故去后家中男主人又续一房,生有一女儿。这一年男主人离开人世,家中除了有几间茅草房,和几件较旧的木头家具之外,留下了一小袋钱(好象袁大头一类的银元)。后母和女儿打算独吞这笔遗产,于是支开两个儿子,让他们扛上锄头和锨去种地了。

两个儿子前脚刚走,母女俩就收拾收拾把钱装上准备逃走。可是又担心留下带钱逃走的证据,于是抱来一些麦秸放在桌子腿边,打算引火烧屋销毁证据。奇怪的是麦秸和木桌如此易燃的东西就是点不着。急着急着我忽然清醒嘴里说:“这要点着了那得造多大的业呀!”一急之下竟把心里的话直接说出来。是呀,欠这些精神上的东西,他们两兄弟还这样的要债,如果欠多了依我们的忍耐力和吃苦能力怎么还呢?恐怕这一世还不完下一世接着还。

师父讲过人世间的怨缘太残酷。你的亲人是亲人是仇人还不一定,也许是要债的也许是还清的。红尘中痴迷人几个能慧眼看穿,破迷而悟啊!

(六)生死预警

这是我写的最后一个故事了,另外的几则小故事暂时不写了。写到最后我非常诚恳的说几句话:与看官有缘,看了我几个轮回故事,请您相信我,这一切绝非虚构,都是我亲眼所见。也许这就是修炼界所讲的宿命通,只因层次有限,看不清年代。

而其中两个关于大难来临的故事全是今年所见,并且影像清晰。这预示了什么呢?全凭自己去悟吧。希望有缘的看官,你能冷静的听一听看一看,身边的大法弟子们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假如一切成真,天象来临之时,大难如期而至,试问您将逃向何方?做何种选择的人们,才能迎接到明天早上升起的太阳呢?

那一天灰蒙蒙的天空黄黄的,低沉的空气中好象散发着一种不同寻常的信息,令人压抑不安。人们显得焦躁却不去思考原因。一如既往按部就班,生活的机械而麻木。照样吃喝嫁娶忙忙碌碌。有些灵感的人察觉到异样,他们四处询问,好象有种不祥的预感。

这一世我是一个大山脚下的修炼人,社会环境和现在差不多,只是性别不同。因不愿涉足红尘,隐居山下,清静自在,过着超然的生活。就在一种很清醒的状态下,忽然从空中传来一个雄浑振耳的声音犹如苍宇深处发出一般。我立即就被定住,这声音的能量从四面八方把我包围起来,好象能穿透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有种微微的震颤感,但很舒服,每一个都很清楚明白。

“山被挖成大坑之时,炮声就是警告,灾难将至,生死瞬间,抓紧救人,速速逃离!”这番话一讲完我就能动了。修炼人都明白这是神灵慈悲,救人于危难才点化于我,我立即磕头拜谢。

知此天机之后,心急如焚,我不能辜负神恩有辱使命。立刻跑到街上看见谁和谁说,碰到谁跟谁讲。结婚的、购物的、走路的和见到的所有人去讲。一边讲一边向山上走,我要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了。

上山的路已被修成一条上坡大路,路面散落着一层小石头,看样子是从拉石头的车上掉下来的,拉石头的车很多来来往往上山下山。再走一会就看见一个大采石厂,也就是一个因采石造成的大坑。这个深坑下面有许多干活的工人忙碌着,为了生存而辛苦劳作。我探头向挖掘的工人大声讲述着神的预言,跟随我上山看热闹的人很多,有信的,有半信半疑的,有看笑话的,看到没什么异样七嘴八舌的嘲弄起我来。

就在人们叽叽喳喳议论纷纷时,有人喊“放炮了,快走,放炮了,快走!”这话别人听起来很正常,因为这是采石场常有的事。我却忽然记起“山被挖成大坑之时,炮声就是警告”的话,这一切正好验证了神的预言呀!

我一刻不再停留,大声喊着,招呼着人们快快下山速速逃离。因为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人们没有任何心理准备,一听到我的喊叫就不加思索的跟我逃离。队伍浩浩荡荡,急急的走了一段路之后,有的人饿了,有的人累了,有的产生怀疑了,有的不想再继续走下去了。还有人鼓动别人说:“走这么远了也没见发生什么灾难,山也没崩,地也没塌,骗人的吧,回去回去,上当了。”

队伍停在了一家饭店门口,人们歇一歇买点东西吃,饭店老板好奇的打听我发生了什么事,我如实讲述了一遍。老板非但不信,还把我嘲笑了一番。动摇的人们嘟嘟囔囔的往回走,我着急的苦苦相劝,怎奈就是不听。万般无奈下只好带领相信的人们继续往前走。

看到这里我被铃声惊醒,似梦非梦似幻似真。看窗外街道上匆匆的行人,怀着对未来无限的憧憬,打算着奋斗着,低头过着自己的小日子,有几人仰望苍穹想一想停一停啊。

今天身为大法徒的我和全世界的大法弟子们都在做着类似的救人的事情,也许轮回转世中救度世人的一幕不止一次上演过。重任在肩,不能有辱使命啊。迷中世人的态度如何,决不能动摇救人的慈悲心。时间瞬间即逝,天意真若如此谁能逆转。真相大显之时,机会就永远失去了。

请您停停奔忙的脚步吧,听一听大法弟子讲述的天机。静一静烦躁的心情吧!看一看大法弟子揭示的真相。那一天假如离人们越来越近了,或许有些人就真的只有最后一个明天了。

昔日与今朝
娓娓道罢轮回事,几多辛酸心中藏。
昔日金殿高贵主,今日神州落草堂。
昔日兄弟无恩情,今日还债累又苦。
昔日桃花纷飞舞,今朝修炼大法徒。
昔日宰相救人难,今朝主佛领众返。
轮回辗转说不尽,千千万万埋红尘。
人生在世路迷茫,劝君今朝明真相。
大法救度离苦海,永驻彼岸福寿长。

看完《轮回转世》这本奇书之后,萌发了写出自己轮回故事的念头。因为层次有限,我从来都看不到年代地点,再加上惰性一直都没有写出来。直到有一天在半梦半醒间有一声音问我:“这么好的故事为什么压着不发表?”我想大概在督促我记下这些年来的所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