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跟中共邪党的后果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三日】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中共邪党疯狂、残酷的迫害广大善良的、不愿放弃自己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已知至少有三千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更多的被抓捕、劳教、判刑,更甚的是由于许多法轮功学员不放弃自己的信仰而被中共活活打死、女法轮功学员被扒光衣服投进男牢等等;比法西斯更残忍的是有密谋的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以牟取暴利。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善恶必报是天理。下面的一些事例,希望能引起有良知的人们的思考。

前几天,我因公司的业务关系到华北油田(总部位于河北省任丘市)出差,在油区各油田转了转。一天,在一起吃饭的几个朋友闲聊,其中一个人说到了一件大家比较感兴趣的事,在华北油田采油五厂,这个小小的二级单位,近四年中接连不断有中共邪党的书记暴病或暴死,而且都是在职、平时体格健康,感到很奇怪。经过仔细了解,他们有的迫害过法轮功或为了利益痴迷中共邪党,情况简要如下:

1.几年前,华北油田采油五厂院内的某邪党书记(正科级),为了讨好上级邪党组织,以到“红色圣地”西柏坡考察为名,陪着上级邪党领导到水库游玩。结果一股来历不明的龙卷风把游船吹翻,一行几人全被抛到了水里,全部溺水而亡,听说还有一名是处级干部。最大的五十岁出头,最小的司机可能不到三十岁。尸体几天后才被打捞上来,而且还动用了潜水员,此事当时轰动全国。

2.华北油田采油五厂院内,另一名邪党书记(正科级)是死心塌地地跟着中共邪党,认为只有中共才可以给他带来利益,为了利益彻底迷失了。他曾不止一次地私下对人说:不依靠共产党这棵大树依靠谁呀?只能依靠着共产党这棵大树。结果没多久,其就得了白血病,还进行了骨髓移植,手术没几天就死了,死时才五十多岁。

3.原华北油田采油五厂公安处处长商崇贵(正科级),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积极跟随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致使其辖区的多名法轮功学员遭到判刑、劳教、拘留、恐吓、监视等迫害。在后来的企业改制中,他被调离公安岗位,当了一名工会主席(正科级),成了一名闲人。可是,后来他又当上了厂办副主任(正科级),上任没多久,又要搞什么“青年教育活动”,想组织青年到西柏坡去“参观”。结果没多久,他在晨练时,突发心肌梗塞暴死,从发病到死亡不足一小时,只有五十多岁。

4.华北油田采油五厂厂邪党委书记田××(正处级),五十九岁。在其带领几十名科级干部到新、马、泰出国考察期间(实际就是公费旅游),以权利相威胁,粗暴阻止其他人了解法轮功真相。二零零七年六月,在其不到一年就要退休的时候,突发脑出血,瘫痪在床。而其病倒的地方,却是其组织的、歌颂恶党的节目演出现场。

5.华北油田采油五厂邪党书记王全喜(正科级),五十多岁,某工区任职。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积极跟随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致使其辖区的法轮功学员遭到拘留、恐吓、监视等迫害。再后来又极力追随邪党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在其刚刚预付了购车款,准备好好享受生活的时候,被查出得了脑出血,急忙住进了医院。现前途未卜。

现在国内的恶报事例非常多,法轮大法明慧网有大量报道。

八年多来,大陆公安系统人员“因公殉职”和“死亡率”远远高于过去。有的身强体壮却突患怪病暴死;有的出车祸或蹊跷的意外死亡,死相恐怖;有的得了绝症;还有的意外伤残或家人遭遇种种不测……政府一直严密封锁内情,甚至造假宣传一些人是模范。

被政府树为典型的河南登封市公安局局长任长霞,零四年四月十三日乘坐的汽车在路上追尾撞上了前面的车,车里其他人都安然无恙,坐在后排最安全位置上的她却偏偏被撞死,死后三天都闭不上眼。该市很多警察都知道她迫害法轮功非常卖力,而且心狠手辣。

河北涿州市东城坊镇派出所恶警何雪健,公然强奸了两位与其母亲年纪相仿的法轮功女学员,在国际社会的干预下,被判刑八年。而何本人现已患阴茎癌,其阴茎和睾丸全都被切除,曾三次自杀未遂,在监狱里生不如死的煎熬着。

由于长期受邪党“无神论”的熏染,也许有许多人会把这些人的下场理解为纯粹的“偶然”与“巧合”。那么,为什么这些“巧合”和“偶然”偏偏降临在迫害大法的恶人身上或邪党的死党身上呢?而且有些“巧合”简直神奇的不可思议。明白人都清楚,凡事有果必有因,“偶然”是不存在的,“巧合”只是人间表象。这些恶人遭到的惩罚,那是天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真实展现,那是上苍环环相接、丝丝入扣的威严“天杀”。

天降《九评共产党》,神灭中共邪党在即,祸及到了曾经加入过它的党、团、队员,只有退出它才有未来(化名也行,神看人心)。

在这历史的关键时刻,大法弟子再一次以慈悲的心向您忠告,快读一读《九评共产党》吧,退出中共邪党、选择美好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