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实大法 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三十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至今十年了。回想自己走过的路,有痛苦、有喜悦、有彷徨、有无奈,坎坎坷坷,每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苦度,也离不开同修们的正念加持。

一、跌倒了爬起来

我得法不久,由于自己学法不深,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与丈夫离异,我带着十五岁的女儿和十岁的儿子,每天照常学法炼功、上班、带孩子,做自己必须做的事情。不断用大法归正自己,用法理教育孩子。特别是在自己承受着离异的痛苦和精神压力的同时,教育子女不要记恨他们的父亲,从其父亲的所作所为中“区分真正的善与恶、好与坏”(《论语》),从而走好走正自己的人生路。

二零零零年正月十三日,恶警绑架了我,抢走了大法书籍、讲法带、炼功带等,两个孩子把师父的法像藏進书包里,女儿每天背着师父的法像上学、放学,一直到我十五天放回来之后,女儿才从书包里请出师父的法像。我激动的两眼模糊,不禁向师父法像合十,感谢师父的慈悲,赐给我这么有佛性的一双儿女。

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两个孩子先后都考上了国家重点大学,其中一个以本市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并被保送本校的研究生。不少人找我“取经”,问我是怎样教育孩子的,我总是真诚的告诉他们:因为孩子们也顺应大法,所以大法就给孩子们福报。

由于有对子女执著不放的情,在大法和师父遭不白之冤时,曾准备到天安门证实法,临行前,因孩子突然出现身体变化而没有走出人来;在自己被迫害时,尽管从来没有怀疑过师父,也从来没有放弃过大法,但执著失去工作、执著一双儿女要上学、要吃饭,所以违心的向邪恶写了所谓的“保证书”,回想起来真是无脸面对师父。师父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中教导我们:“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下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

是因为伟大的师父慈悲,没有丢下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给我们跌倒了爬起来的机会,于是我在明慧网上发表了严正声明,决心从新修炼

二、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七·二零”后,邪恶把我当重点对象,不是关拘留所就是送洗脑班,有时还被迫流离失所,回来后照常做该做的事,提供环境集体学法、切磋交流,建资料点、做资料,负责我们那一片的真相资料、真相小册子、周刊、周报等。在洗脑班里,不听邪恶诬蔑大法,他们在台上讲,我们在台下齐声背诵《论语》,邪恶不让在“教室”里背,并把我们赶到了楼下,我们开始背《论语》,极大的震慑了邪恶。

二零零四年,区“六一零”头目带其随从到单位来找我,用引诱的方式想迫害我,我求师父加持,明确的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正法,李洪志是我师父。如果你们是真的来关心我,就不要逼我放弃信仰。”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再也不找我了。

我修的不够精進,但在日常生活中非常注意大法弟子的风范,我在单位常有接触钱或物的机会,但我从来不拿份外的钱或物。有时下到基层单位检查工作或参加上级组织的检查组到外单位检查工作或逢年过节下级单位向上级送礼金或礼品的,我都堂堂正正以大法弟子的身份谢绝了,并向当事人和单位主要负责人讲真相、劝三退。事后,当事人感慨万千,经常和别人谈起,有的还因此要看《转法轮》和炼法轮功。因为我走的正,单位还恢复了我的职务。二零零六年我还被当地政府评为先進工作者。

二零零五年,邪党中央下发秘密文件,要求各级要对有工作的大法弟子实行“双开除”,即开除党籍、开除工职。我单位接到命令后,领导非常为难,不愿违背良心,又怕工作交不了差受批评,落个政治立场问题,一上午开三次邪党党委会,研究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决定:由单位代写一份“保证书”打印成文,公司老总和纪委书记找我谈话,表明了他们的难处,叫我在“保证书”上签个字就没事了,不然的话必须实行“双开除”,二者必选其一。我当时的一念是我什么都可以不要,就是不能放弃修炼法轮大法。于是我告诉他们:我修的第一个字就是真,我不能欺骗自己,也不能欺骗领导,更不能欺骗神。如果你们确实很为难的话,我只有放弃工作。(因为他们都了解真相,也很维护我)。

也许是师父看到了我那颗对法坚定的心,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的妹妹(同修)出现在我的办公室,我们及时切磋,认识到放弃工作也是接受迫害,决定既不放弃修炼,又不放弃工作,走师父安排的路。结果在与单位领导的交谈中,我们一个发正念、一个讲真相,并与他们约定共同走我们师父安排的路,紧接着向单位递交了书面“退党声明”,既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又避免了单位领导助纣为虐。

三、证实大法 救度众生

我曾经为自己没有走出人来证实大法而痛苦,有时坐在办公室里眼泪不自觉的往下流。也许是师父见我家庭情况特殊,又有一颗证实法的心,就给我安排了我的证实法的路。

几年来,我四次出差到北京,每一次都要带一些真相资料、真相小册子、真相光盘和不干胶,到我所到之处去散发、去粘贴,每次都要上天安门层楼长时间发正念,铲除北京地区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因素、共产邪灵因素和中共恶党在人间以及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及邪恶因素,无所不包无所遗漏,每次都要到天安门广场唱大法弟子歌曲,由于心态较正,每次都是平安归来。

一次我在一家缝纫店里讲真相时,走来一位大姐,她也很认真的听着,当店老板一家退了后,她问我可不可以帮她一家也退了,我说当然可以,但必须要本人同意,第二天她送来了六个名字。今年我家盖房子,在一木材店买了木材和红瓦,当时讲好了用不完可退,到退时,一经手人不在,另一经手人说不认识我,叫我等老板回来,老板回后说瓦不是他家的,即使是他家的也不退,当时我想这人怎么这么不讲理,真想跟他干一仗,转念一想我是大法弟子,不能这样做,我“时刻保持一颗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于是我平心静气的告诉他:做生意要以和为贵,你能做这么大的生意,是你前世积的福德,我是因为炼法轮功才不跟你一般见识。我便跟他们讲了大法的洪传、邪恶的迫害、《九评》、三退等。还讲了我一次被一狼狗咬伤没找人家的丝毫麻烦,只是告诉人家要看好自家的狗,敬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听后他说他没有入过邪党的任何组织,但真的相信法轮大法好,炼法轮功的人是好人,最后把瓦按标价算给我(我只要了买价),并一再道歉,还要拜我为师。

从这件事我体悟到,抱着一颗为他的心,才能真正救了人。

四、建资料点修自己

那时我们地区资料点负责的面很大,资料经常是供不应求,资料点的同修忙不过来,连揭露当地邪恶的资料都不能及时做出来,有时要等很长时间。当时我想为什么非要等呢,我也是大法弟子,而且明慧网要求资料点遍地开花,于是我找懂技术的同修帮我买了打印机和手提电脑,先是负责我所接触的那一部份同修用的真相资料和小册子,后来我们那个地区的协调人知道我在做资料,派一同修先是找我要服从领导,不能各自为政,后要收回我的机器设备,说我的电脑是某某的,我内找,难道我错了吗?资料点非要有协调人统一管理吗?于是我静心学法,找到了自己有显示心,不是单线联系,谁要资料我都直接给,没有安全意识,找到了执著后,去掉它,协调人既不说我不服从领导,也不要我把电脑“还”人了。

在正法即将结束的最后阶段,我要更加精進,努力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正念、正行,走好最后的正法修炼之路,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