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济南市变态女警恶行:疯狂电击阴囊、肛门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三十一日】山东省济南市槐荫区匡山派出所不法警察,自从一九九九年江泽民推动中共恶党迫害大法以来,始终尾随邪党助纣为虐,残酷迫害法轮大法修炼者,恶警所长张继忠等在辖区内先后绑架、非法劳教、助使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达数十人。其所内女警更是变态,对男性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肆虐,用电棍电阴囊、肛门。

以下是法轮功学员张世航遭匡山派出所邪恶警匪迫害的经过。

匡山派出所恶警闯民宅绑架祖孙俩

二零零六年五月中旬,匡山派出所接到槐荫区“六一零”的指示,所长张继忠立即纠集十余个恶警倾巢而出,乘两辆车,扑向匡山庄东区442号,破门而入,如狼似虎,劫持法轮功学员张世航及其八十岁高龄的奶奶,恶警将家中的电脑、数码相机、打印机、光敏印章机等值钱物品,及一万九千余元现金,以“作案工具”为名劫掠走。

张世航虽初学大法,但他以坚定的信念和无畏的勇气同恶警辩论,向恶人们声明信仰大法、坚守“真善忍”无罪,是公民强身健体、提升道德的自由选择,中共恶党和江泽民摧压信仰,暴政专制,恶警们才有罪。张世航要求恶警退还电脑等所有物品及现金。

恶警恼羞成怒,要在张世航的奶奶面前打他,奶奶愤怒斥责这些兽类,恶警畏于奶奶的一身正气,将张世航抓到楼上(张世航家中有两层楼),三个恶警把张世航打趴在地,毫无人性的对在地上挣扎的张世航一阵狠踢。张世航忍痛斥责他们的禽兽恶行,坚持说信仰无罪,打压信仰才有罪。

这时有许多村民闻讯围聚在张世航家门口,有的村民对恶警说这祖孙俩都很和善,有的村民让恶警们公事公办,不要打人。楼下的恶警怕呆久了会引起众怒,做贼心虚,急忙让楼上的恶警把张世航架下来,强拖进警车,将张世航的奶奶也抓进警车。有三、四个恶警留在张世航家中,继续翻箱倒柜,砸锁撬橱,想搜出更多的所谓“罪证”,劫走更多的钱物。

恶警将祖孙俩劫持到其罪恶巢穴派出所,开始肆意行恶。恶警将张世航和其奶奶分开,置于两处分别迫害。恶警不相信张世航是普通的法轮功学员,恶警怀疑张世航将大批材料转移,恶警从张世航奶奶的房间搜出的日记本,找到其他一些法轮功学员的姓名,怀疑张世航担负着向这些法轮功学员传递材料的任务,妄图从他身上打开缺口,百般盘问。对于邪恶提出的问题,张世航或沉默相对,或简单反驳。匡山派出所邪恶所长张继忠暴跳如雷,指挥恶警对张世航又踹又打。

变态女恶警疯狂肆虐

这时,槐荫“六一零”的一个四十多的女恶警来匡山派出所询问所谓的“案情进展情况”,让匡山派出所的恶警把张世航带到会议室,装作和气的样子对张世航谈恶党的理论,妄图欺诱张世航放弃信仰。“六一零”女恶警还让匡山派出所的一个三十多岁的女恶警在旁边助阵,让这女恶警为张世航倒水,企图用这种软办法达到其险恶目的。当两女恶警问张世航知不知道从事法轮功活动是“犯罪”时,张世航平静的说:“信仰无罪。”

“六一零”女恶警勃然大怒,现出本来的狰狞面目,说“真是欠揍”,派出所女恶警抓住张世航的头发,说“敬酒不吃吃罚酒,好办”,把张世航拖到会议室隔壁的房间,一阵拳打脚踢,张世航坚持说“信仰真善忍无罪”。女恶警掏出手铐把张世航一只手铐在床头铁栏上,“六一零”女恶警走进来,关上门,二女恶警在房里找绳子把张世航的另外一只手和双脚捆在床栏上。“六一零”女恶警说:“给我狠打。”说完走出去,关死门。房里的女恶警从墙壁上拿下来橡胶警棍,对被牢捆在床上的张世航的胸、腹部位猛抽,张世航忍不住疼痛而惨叫,女恶警狞笑道:“不信打不改你。”张世航发出强大正念,鼓足力气喊:“法轮大法好!”

女恶警狂怒,用一条毛巾紧紧勒住张世航的嘴,举起警棍又一阵暴打,张世航浑身疼肿,如刀割火烧,汗水湿透了全身衣服。当女恶警揪住他的头发问“改不改”时,张世航对其横眉而视,轻蔑一笑,摇摇头。女恶警向他脸上猛扇几下,拿过来电棍,电击张世航的全身,张世航在连续的剧痛中剧烈挣扎,汗水如注,小便失禁,绳子和手铐勒进手腕脚腕里,肉裂血涌,染红了床单。女恶警用电棍戳着张世航的额头,再次问他“改不改”,这时张世航的头发被额上渗出的冷汗浸湿大半,眼前一阵阵黑,呼吸微弱,几乎快休克,但他保持正念,仍微微摇头。

女恶警气急败坏,暴跳如雷,竟然无耻的将张世航的外裤内裤都褪下来,狞笑着说:“小子,你信不信,老娘今晚能把你的蛋头子电熟。”用电棍压在张世航的阴囊上放电。这难言的剧痛让张世航全身一阵痉挛,昏死过去。

张世航醒过来,感觉到一头冰凉,看见女恶警拿一瓶啤酒,用冰冷酒液把他浇醒。女恶警把电棍摔在地上,开门出去,过一小会,她和“六一零”女恶警一起走进来,把张世航的手铐打开,绳绑解开,恶警将他翻过来身,手足继续铐捆在床栏上,突然火烧的疼痛从肛门传来,张世航全身绷紧,一阵抽搐,小便又流淌出,手脚猛然拉动时又使手铐和绳索勒进了手腕脚腕的皮开肉绽处。张世航听一个说:“插进去电。”两个女恶警继续无耻的用电棍电张世航的肛门。张世航强忍非人折磨,牙齿咬破了下唇,被牢捆的嘴发不出声,但顽强发出正念。

女恶警又电了两次,停了手,把裤子给张世航穿好,将他继续捆在床上。过了两、三个小时,半夜时分,有几个男恶警走进来,把张世航解开,架着他到楼下,塞进警车,开车将他送到匡山庄东区442号,停下车打开车门,让张世航下车,还抛出鬼话,说是实行人道主义,让张世航照顾高龄的奶奶。

恶警诡计不成非法劳教张世航

张世航忍痛走下车,脚步都快站不稳了,他一瞥家门口两边的小公路上,发现都有人在守着。他明白了,恶警已将家里全面监控起来,妄图趁自己和奶奶不备或疏忽时偷偷获得他们想要的信息。他敲门,奶奶开了门。家里一片狼藉,满地是恶警们留下的烟头,电脑,数码相机,打印机,光敏印章机等值钱的东西全没了,近两万元现金没了,灯光昏暗,只有走廊里的一个小灯泡昏黄微弱的亮着,恶警们竟然把漂亮的吸顶灯、壁灯、高档台灯都拆卸劫掠走了。

奶奶看上去没事,就是眼圈发红。奶奶问张世航有没有事,张世航强忍一身的剧痛,咬紧牙,挺起身,微笑着说没事。又简单的说了几句,祖孙俩心照不宣,各自回房休息。天不亮时(四点多),匡山派出所的恶警在黑暗夜色的掩护下破门而入,对张世航诡称,再带他了解一下情况就让他回来。这次领头的是一个戴着眼镜的黑黑的嘴有点突的恶警,张世航后来知道,他就是派出所的“六一零”。当天下午就是此“六一零”恶警给张世航办的手续,将他非法拘禁在济南市看守所。

这次同时被邪恶绑架的还有匡山庄的另外两名女法轮功学员:杨荆凤、高君华。张世航后来间接了解到,她们也被非法抄了家,在匡山派出所恶警所长张继忠的唆使下,被恶警们毒打,除了电脑等大量物品被非法劫掠,家人都被张继忠等恶警勒索了巨额钱财。

张世航的奶奶因为张世航的叔叔婶婶在山东省公安厅找关系花了大量的钱,没有被囚禁。而张世航及这两位女同修,在同一时间被恶警绑架进济南市看守所。几周后又在同一时间被劫持到劳教所。

靠正念 九个月闯出魔窟

张世航在看守所被非法拘禁期间,被二女恶警电过的阴囊肿大,肛门流血流脓不止。但他坚定信念,顽强的保持正念,三四天后,阴囊的肿痛消逝,肛门也不流血脓了。面对槐荫公安分局的两次提审,他沉着机智,保持正念,没有被邪恶钻空子。对同在一室的形形色色的不停的打骂他的犯罪嫌疑人,他总是微笑相待,把他们看成自己的亲兄弟,耐心的给他们讲真相,力所能及的帮他们解决困难,和他们相处的时间不到一个月,却使一室的犯罪嫌疑人都对他建立了深感情,张世航离开看守所506号牢房时,一室的犯罪嫌疑人都落下了泪水。

张世航被非法囚禁在臭名昭著的山东省王村第二劳教所,九个半月后释放。

另外两名女法轮功学员被张继忠等恶警非法囚禁在浆水泉女子劳教所,后来情况不详。请知情的法轮功学员将杨荆凤、高君华的下落公布在明慧网

我们在此正告匡山派出所参与行恶的男女恶警们,善恶必有报,作恶罪难逃。值得一提的是,在迫害过程中,匡山派出所二女恶警,作为执法者,不仅不主持正义、明辨是非,而且对无辜善良、坚定信仰的张世航,竟然能使出电击生殖器这样的卑鄙下流无以复加的禽兽恶行,可见共产党的整体邪恶到了何种地步,不过由此也可看出,中共恶党的猖狂邪恶,丧心病狂,正是将临末日的最后表演,中共恶党的崩溃就在眼前。

请济南槐荫区的法轮功学员多搜集匡山派出所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及匡山派出所的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者的姓名、联系方式,公之于天下,以此震慑匡山一带的恶人,让盘附在匡山百姓身上的共产邪灵早日消除,让大法的光芒射进匡山地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31/1714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