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双城市三名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五日】

一、柳权国被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迫害的生命垂危

法轮功学员柳权国,男,四十九岁,从小体弱多病,家境贫困,无钱治病,因此未能成婚,一直和父母在一起生活。九五年,柳权国喜得大法,疾病不治而愈,高兴的逢人就讲,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命,全村人看到了大法的神奇。自九九年中共邪党非法镇压法轮功,诬陷抹黑大法,柳权国进京为大法和师父讨回公道,先后被双城市恶警张国富、金婉智、“六一零”姜宏伟等恶徒非法关押,并两次非法劳教,在长林子劳教所关押迫害。在三次被绑架后,遭到非法关押迫害四年半,于零七年秋回到家中,因长期在长林子劳教所遭受非人的迫害,旧病复发,心、肺等内脏功能衰竭,长林子劳教所五大队赵爽对柳权国说:你出去就得死。

不知劳教所恶警下了什么毒手?柳权国回到家中身体越来越虚弱,不停的咳嗽、哮喘,出现肺结核症状,震动的五脏六腑疼痛难忍,下地活动都很困难。近七十岁的父母好容易把儿子盼回来,柳权国是家里的主要劳动力,被非法关押四年半,老人在家勉强维持生存,尽管家境贫困,老人有精神支柱,盼望儿子早日回归,可是如今老人看到回到家中被迫害致重病卧床不起的儿子,老人心里极度悲伤,一边为生存奔波,一边还要照顾儿子,盼望儿子早日恢复健康。

这就是中共邪党在双城市的帮凶及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参与抓捕迫害柳权国的恶警、恶徒造成的又一悲剧。

下面附上参与迫害柳权国的双城市恶人名单(电话区号:0451)
公安局局长:王晓林 : 53118772(办公室)    84284181(住宅)  手机:13904519391
张国富:53115562(办公室)  53118882(住宅) 手机:13329301555
佟会群:53122377(办公室)  13936630880   55912477
金婉智:53118526 (办公室) 53114088(住宅) 13351218766

二、黄彦珍老人在哈尔滨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三年

法轮功学员黄彦珍,女,六十多岁,家住黑龙江省双城市,二零零四年与另一名法轮功学员郭凤兰(女,六十多岁)去本市五家镇,在乘车途中向乘客发大法护身符,被五家镇派出所民警家属举报,被警察非法抓捕后,被双城市主管迫害法轮功的恶警张国富、“六一零”姜宏伟等人非法判七年重刑,非法关押在哈市女子监狱。

在非法关押期间,恶警指使的犯人殴打老人,因老人喊法轮大法好,曾关小号迫害,导致修炼前的心脏病、脑血管病复发。哈女子监狱在国际正义组织的压力下,怕老人死在监狱中,于是勒索黄彦珍家属两千元钱,病保回到家中,与家人团聚。

黄彦珍的老伴已经八十二岁,何老先生自老伴黄彦珍被非法关押后瘫痪在床,整天以泪洗面,身体越来越虚弱,上厕所需要人搀扶,拄双拐行走非常困难,由于心情烦闷,很少和人说话,整天卧床不起,不让儿子给洗澡、也不换衣服,他住的房间气味熏人,自老伴回到家中,何老先生心情非常高兴,能扔下双拐下地慢慢活动了,上厕所也能自理了。

黄彦珍在被非法抓捕时孙子还没出生,现在小孙子已经三岁了,坐在奶奶的怀里问:奶奶,你咋老也没回家呢?奶奶回答说:奶奶蹲监狱了。小孩子应了一声,他虽然不明白蹲监狱一词的意思,可是从眼神中感到奶奶受了委屈。

这就是中共邪党在双城市的帮凶给黄彦珍家造成的悲剧。与黄彦珍老人一起被非法判刑的郭凤兰老人还在狱中遭受迫害。

三、徐玉山遭受的迫害

法轮功学员徐玉山,男,五十多岁,铁路职工,自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多种久治不愈的疾病不治而飞。自九九年大法被蒙冤后,徐玉山进京上访,为大法讨回公道,却被当局不法人员非法关押在哈尔滨铁路看守所,遭受非人的迫害。

零六年六月末,徐玉山外出时,因带几个法轮功光碟,在佳木斯火车站被恶警劫持,被恶警王凤军非法劳教,关押在佳木斯劳教所,后转到绥化劳教所,惨遭恶警、恶徒的残酷迫害。恶警们将他双臂倒背吊在二层铺的护栏上,脚刚沾地,就这样管理科长来了,还不满意说“护栏上垫个方子脚不就离地了吗?”,恶徒们把点着的香烟塞到他的鼻孔内,烧到最后再换一支,一支接着一支,把鼻孔烧起老高,至今这鼻孔内还有余伤余痛不止。烟灌进肺里,现在还不时地咳嗽。恶徒们说了就是要把他整成肺结核、肺癌,还找来最辣的辣椒往他的眼睛、耳朵、肛门、小便上不断的涂抹;还残忍的用烟头烫脚趾盖和手指盖,至今他的右小拇指还有伤痕还在疼痛。恶徒们还用两层塑料袋将徐玉山的头套住后往塑料袋里灌烟,整的他大汗直冒,怕不行了,去掉塑料袋让喘喘气,接着再来,反复折磨。每天6小时酷刑,晚上被铐在床上,脚用布条扯上不能动弹,不给被盖。

在这期间,徐玉山被开除公职,妻子面对来自经济上、精神上的压力越来越重,终于导致她精神崩溃,把黑塑料袋套在头上,露出眼睛和嘴,到处乱走乱唱。

徐玉山在劳教所被迫害的一年多,已瘦的不成样子,于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回到家中,面对即将破碎的家庭和精神失常的妻子,工作又被开除,没有任何生活来源,又如何维持生活,拿什么给妻子治病。这都是中共邪党给法轮功修炼人及家属带来的灾难。

在此呼吁国际正义组织和善良的人们谴责中共邪党及邪党在哈尔滨铁路公安系统的帮凶,恢复法轮功学员徐玉山的名誉,恢复他的公职,安排其儿子工作,让徐玉山过上正常人的生活,悉心照料生病的妻子。做好人不允许遭受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