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七年 一百五十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得到证实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五日】二零零七年全年一百五十位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通过民间渠道得到证实,仅在二零零七年一年里,就有一百二十三人被迫害致死。其中女性法轮功学员,和五十岁以上的老年法轮功学员各占53.3%。至此,自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和江氏集团公开迫害法轮功至今的八年半中,有三千一百二十一位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就在刚刚过去的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又有十一位法轮功学员被证实已被迫害致死。

这些也仅仅是这场灭绝性迫害的冰山一角。大量法轮功学员失踪、甚至被中共活摘器官牟利焚尸灭迹等,仍在中共的严密信息封锁下被掩盖着。

二零零七年是北京奥运进入倒计时的一年,中共不仅没有迹象实现其申办奥运时改善人权的承诺,相反的却以世界奥运的名义变本加厉的实施人权迫害,其中尤以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最为惨烈。

明慧网资料显示,自前中共公安部长周永康零七年三月向全国下达新一轮严厉打压法轮功命令以来,大陆连续发生绑架法轮功学员的恶性事件,手段极其恐怖和血腥。法轮功学员在家中、在路上或在工作单位被绑架,有的被非法关押或非法判刑;有的已被迫害致残、被迫害致死;有的失踪,长期下落不明。不少法轮功学员在遭遇绑架时被用黑头套蒙住头,直接负责抓人的机构和相关人员拒绝告诉被绑架人家属关押场所、拒绝让亲人面见,甚至矢口否认抓人事实。

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斯考特先生,在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五日,欧盟和中共人权对话前夕,致信欧洲议会议长汉斯•格特珀特林,信中提到:联合国酷刑专员曼弗雷德•诺瓦克先生在他撰写的有关中国酷刑的报告中说,被拘押者当中有三分之二是法轮功学员。高智晟律师认为大约有二十五万法轮功学员目前仍被关押。

大量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在中共以北京奥运为名的新一轮严厉打压命令下,受到加剧迫害。中共劳教所、监狱等迫害场所竭尽最邪恶的手段残忍迫害无辜的法轮功修炼人。据明慧网零七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报道,吉林省吉林市看守所和警犬训练基地的中共警察,几年来除了用电击、毒打、灌芥末油等手段残酷迫害大法弟子外,近期又搞出一种更残忍的酷刑:把塑料袋里面放入辣椒面,然后套在大法弟子的头上,使其窒息,极其残忍。法轮功学员穆萍被警察灌芥末油,把嗓子弄坏,医生竟在不打麻醉药的情况下进行手术,毫无人性。穆萍的一只胳膊已被毒打致残,手指、脚趾被扎竹签子,脸和手脚被电棍电出水泡,惨不忍睹。即使这样,警察还要对她进行暴力灌食。

这场持续了八年半之久,至今还在继续的对信仰真善忍修炼人的邪恶迫害,把对人性的亵渎推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这场巨大的人性灾难同时也在考问这个时代人类的道德底线和良知。

零七年十二月,十一位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得到证实

零七年十二月,十一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已得到证实,其中女性法轮功学员有五位,占45.5%;五十岁以上的老年法轮功学员有七位,占63.6%;十一位遇害者全部被迫害致死在二零零七年里。

十一个迫害致死案例分布在以下十个省、市,其中四川省二例;辽宁省、黑龙江省、河北省、吉林省、湖南省、湖北省、重庆市、浙江省、安徽省各一例。

安徽吴九平被殴打致重伤后被从四楼抛下

吴九平,男,三十岁左右,安徽省天长市人,毕业于蚌埠卫校,生前在天长市人民医院检验科工作。吴九平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因坚持修炼于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二年,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刑三年,缓刑二年。

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下午四点多钟,由天长市人民医院保卫科长夏文史和天长市公安局国保股股长(天长市“六一零”组织头子)崇斯槽和其余两名警察共四人,闯入吴九平准备结婚用的四楼居住处,其间过程不详。后来吴九平从四楼坠落,一楼住户听见响声,以为是楼上重物坠落,一看是个人,遂大呼救人。这时目击者看见四名警察从楼道里出来,对在地上尚在动弹的吴九平置之不理,匆匆离开现场。不知是谁叫来了救护车,救护车上只下来了一个人,将吴九平搬上车,送到天长市人民医院。不一会儿,来了十几名警察,将吴九平的住处封锁。吴九平未婚女友、同一医院的护士及家人均被警方监控。

当晚,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晚上八点多,吴九平离开人世。

目击者说,吴九平坠落地后还能动,当时身穿医院的白大褂,白大褂上很多血迹。据知情者说,送到医院后吴九平迷迷糊糊还能讲话;左脸青肿得很厉害,推断是打伤,左眼已被打瞎,整个后背青紫,臀部以下两腿全是青紫的;左骨盆粉碎性骨折,左腿断了。当晚医院也被警方封锁。事后,警方对外统一口径说吴九平畏罪跳楼。这是中共把法轮功学员整死后的一贯说辞,是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

但据进一步的情况调查表明:吴九平是被警察殴打至重伤后,为掩盖罪行将其从四楼抛下。

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吴月庆被迫害致死

吴月庆,男,三十多岁,黑龙江省双鸭山市人,因修炼法轮大法,屡遭邪党迫害,曾多次遭绑架、非法判刑、酷刑折磨,于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含冤去世。吴月庆的妻子已经去世,留下年仅十三岁的孩子无人照管,被放进佳木斯市孤儿院。

二零零零年六、七月份,吴月庆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绑架到长春铁北看守所。他绝食抗议无理关押,遭到长春铁北看守所警察及狱医野蛮灌食,把矿泉水瓶子硬塞到他嗓子里,嗓子被划坏,灌食的管子插到了气管里,造成吴月庆肺部严重损伤,被送医院抢救。住院期间,警察指使犯人猛打吴月庆,浇凉水冻他。吴月庆被非法关押九个多月才放回。这一年,吴月庆被四方台分局警察勒索三千元。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吴月庆在真相资料点被绑架,再次遭到残酷折磨,并于二零零二年一月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关押在黑龙江省牡丹江监狱十一监区二十三分监区。直接参与迫害吴月庆的有:“六一零”主管凌清范、凌大威、李洪波,杜占一、刘伟同等多名警察。

牡丹江监狱生活环境极差,传染病泛滥。两年多的关押迫害,使他的身心受到严重损害,染上了严重的肺结核,消瘦如柴,直到吴月庆生命出现危险,监狱方才让他所谓的住院治疗。不知医院用的什么药,致使吴月庆病情越来越严重,肺部烂了一个大洞,体重下降到只有七十多斤,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就在这种情况下,牡丹江监狱仍对吴月庆百般刁难,拖延时间,直到最后人不行了才让家人接回。

吴月庆屡遭邪党恶警迫害,身体遭严重伤害。

大约在零六年底零七年初,吴月庆回到家时生命已危在旦夕。好在吴月庆的姐姐吴月霞是位法轮功学员,在宝山中学当教师,精心照顾他,经常鼓励他。然而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八日,在邪党统一对全市法轮功学员的疯狂抓捕中,宝山区警察赵魁、方小明、李富闯入家中,谎称有情况核实,将吴月霞强行带走,直接送到佳木斯非法劳教。刚刚回到家中,姐姐是他唯一的依靠,吴月庆难以承受这巨大的打击,病情加重,不幸于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去世,才三十多岁,留下年仅十三岁的孩子无人照管,被放进佳木斯市孤儿院。

重庆市赵家芳被注射不明药物致死

赵家芳,女,六十四岁,家住重庆市綦江县松藻煤矿松南路。赵家芳九六年十月开始修炼大法,随着学法修炼,以前多种疾病都不治而愈,她倍加珍惜这万载难逢的修炼机缘。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流氓集团一夜间铺天盖地对法轮功修炼者非法抓捕、搜书等等,大有天塌之势。九九年年底,赵家芳去北京为师尊、为大法鸣冤,在京被警察绑架后,被綦江县公安局松矿派出所指导员杨明宇从北京带回,送到綦江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天。

回家后,松矿派出所杨明宇、余正明蛮横的要赵家芳交付杨明宇去北京的一切费用三千元,如交不出就在她丈夫每月微薄的养老金中扣除。

二零零一年八月,綦江县公安局一科、松矿派出所何信强带几个警察和联防队员把赵家芳从家中绑架到綦江县看守所,进行轮番逼供,最后,以所谓的“破坏法律实施罪”非法判她八年六个月,送永川劳改农场迫害。

几年来,赵家芳遭受了永川劳改农场警察毫无人性、下流的、残酷的迫害。长期超时奴役劳动,使她双目视物模糊,曾三次晕倒在地,劳改农场的警察却视而不见。

后来在众多善良人的要求下赵家芳才被送医院救治。医院方面受恶党人员的指使给她注射不明药物,使她出现严重呼吸困难。劳改农场和医院企图逃脱罪责,零七年十月一日才与綦江县安稳派出所合伙以保外就医为名,要家人接回。

接回后,被直接送进单位职工医院,仅仅两个多月,赵家芳于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凌晨三点四十分含冤离世。一位信奉“真善忍”的好人就这样被迫害致死。

在正与邪,善与恶中选择自己的未来

八年多来,中共一系列的邪恶暴行丝毫动摇不了法轮功修炼人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正信,相反的只能使越来越多的世人看清中共的邪恶真面目,唾弃中共,越来越多的世人顺应天意汇入解体中共的洪流中。

中共和江氏邪恶集团对法轮功的这场邪恶迫害必将在最可耻中收场,以江泽民为首的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元凶及其追随者必将受到天理和人间法律最严厉的惩罚。

历史上圣人,先知们留下的警示和预言,都告诉过人有关最后的大审判。迫害八年多来,世界各国的法轮功学员坚持不懈把迫害真相告诉世人,《九评》将中共恶党的邪恶本质完全曝光在世人面前,正与邪,善与恶,一次次显明的呈现在世人的面前,只看世人如何选择自己良心的位置,每个人的未来都是今天各自选择的结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