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老人储蓄所放《九评》 遭酷刑折磨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六日】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六旬老人在一个储蓄所放《九评共产党》,被录像查出后遭到中共恶警绑架,在安顺路派出所遭恶警火烧耳朵、悬吊等酷刑折磨。下面是老人叙述的受迫害经过:

我是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一名老年妇女,以前身体多病,在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健康,一心按真、善、忍做个好人。可是中共邪党自99年7月开始造谣诬陷法轮功,为了让人们认清中共邪恶本质,我向当地民众讲清法轮功遭迫害的真相。

2005年的一天,将一本《九评共产党》放在一个储蓄所内,却被所内安装的录像机录了像。当天本区安顺路片警到家敲门,门刚开,便涌入7、8个警察,所长孙忠伟问:你想看看录像吗?随后开始肆意非法抄家,致使室内一片狼藉。我说:你们将翻家的现状也录录像呗,你们这是人的行为吗?法轮大法是什么、大法学员什么样,你们不知道吗?你们做什么也得给子孙造点儿福吧。不法警察把我劫持到安顺路派出所。

在安顺路派出所,30多岁的副所长牛刚体罚我,强制“开飞机”、打耳光,逼问我《九评》哪来的。恶警打累了,就将我双手反铐,用打火机烧我的耳朵;我转头躲避,恶警就用打火机随着我的头转着烧我的耳朵,烧的耳朵直淌油。

恶警打累了,他就拿起《九评》翻看,边看边说:“啊,流氓,我就流氓,你是岁数大了,你要年轻我就强奸你”,说着他用脚蹬着我的肚子,将我的腰带抽出来,将腰带对折后便劈头盖脸的一阵暴打……

我被恶警打的头部肿大、脸部青紫变形。

半夜,所长焦守义说:给你找个好地方“休息”一会儿。我被他们带到一、二楼的缓台处,站在凳子上,将我双手吊在暖气管子上,然后将凳子撤离,我便被悬吊起来。牛刚坐在旁边看着。

我疼痛难忍的咬着牙。直到第二天早晨,他们才将我卸下来,我双臂疼痛麻木,至今我的大拇指还没有恢复知觉。

2005年夏天,所长焦守义的孩子遇害,是他迫害法轮功遭到了报应。

我奉劝还在为共产恶党充当迫害民众的工具的警察们:赶快悬崖勒马,退出恶党组织,勿做陪葬品。善恶必报。

齐齐哈尔市公安局安顺路派出所
齐齐哈尔市龙沙区安顺路61号 邮编:161005
电话:0452-28123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