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被害死——谁之罪(图)

由河北山海关法轮功学员邓文阳被迫害致死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七日】河北山海关法轮功学员邓文阳,于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六日上午九点多被山海关公安分局非法抓走后,送往保定市劳教所,仅仅十二天的时间,就于十月八日晚十点二十分被残酷迫害致死。死时,没有一个亲人在身边,没有一个亲人知道他的身体状况,当时他带着冰凉的手铐、脚镣,死后手腕、脚腕处有约五毫米深的勒痕,身上有电击后的痕迹,一侧睾丸凹陷且上有血迹。


邓文阳生前照片

他不就是炼法轮功祛病健身吗?不就是坚持信仰“真、善、忍”吗?不就是努力做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更好的人吗?为什么竟受到如此的残酷与虐杀,正值壮年就被夺走了宝贵的生命?这样草菅人命的中共还不是邪党吗?在其统治下的这样的残暴的警察还不是恶警吗?

可贵的中国同胞啊!请睁开双眼看一看吧!用我们理智的头脑想一想吧!这个统治中国、逼迫中国人信仰的中共,公然如此地迫害良善!请您跟我们一起看看事情的经过:

一、邓文阳生平简介

邓文阳,男,满族,三十七岁,原中铁山桥集团机一车间数控铣工。他是一九九零年从常州铁路机械学院毕业后,被分到山桥机一车间,当了“三零七机床”的数控铣工。一九九三年至九五年期间,由于生活的压力,他常常睡不着觉,感觉精神乏力。一九九五年底,经过学炼法轮功后,这些毛病都没有了,精神充实了,身体健康了,而且明白了做人的道理,知道了“真、善、忍”是衡量宇宙中好、坏人的唯一标准。工作中,他兢兢业业;社会上,他乐于助人;家里边,他尊老爱幼,是一个公认的真诚、善良、忍让的大好人。

九九年“七二零”之后,面对江泽民利用中共邪党强行镇压法轮功,邓文阳通过自己学真、善、忍后的切实体会,清醒的知道:做好人没有错,炼法轮功没有错;是国家的政策错了。当时面临下岗、劳教的严重打压,他不畏强暴,坚持说真话——“法轮功就是好!”,中共对法轮功的批判全部都是造谣与诬陷,那真是“好人被关进监狱,真话不许说;教人向善成罪过,编造的瞎话一大箩……”。面对这样的邪恶形势,邓文阳坦坦荡荡,浩然正气,不愧为响当当、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宪法明文规定每个公民都有信仰的自由,而九九年十一月,邓文阳仅仅因为坚持“真、善、忍”的信仰,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二年九月从劳教所出来后,山桥集团积极配合中共邪党“经济上搞垮”的政策,以其不放弃信仰及桥梁厂不合理的厂规为由,将其非法开除,断绝了其经济来源。为了养家糊口,正是干事业的好年龄的邓文阳只好四处寻找工作,未找到适合他的技术工种的工作,无奈而悲愤的他只好在家每日接送孩子上学和做饭。俗话说“三十而立”,可想而知,一个有理想、有能力的壮年男子,正是干事业的最佳年龄,竟被迫害到这种境地,他心中是怎样的苦与痛……

二、被非法抓捕,迫害致死

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五日晚上,邓文阳去安慰一位“因炼法轮功要被判刑者的母亲”,山海关公安分局竟将他非法拘留。在这期间他们抢了邓文阳身上带的家钥匙。

十六日夜里三点,在无搜查证的情况下,恶警用抢来的邓文阳的钥匙,打开邓文阳的家门非法抄家,从家中非法抄走私人物品:一本《转法轮》、一个MP3、一部电脑(电脑上没有恶人预想的任何法轮功的东西),在未出具任何手续、证明的情况下强行将这些物品全部带走。邓文阳一直被非法关押至八月三十一日,在这期间他被恶警逼的头撞墙,昏迷,由于被迫害的身体严重受损,恶警怕担责任,让家人将其接回家中。

九月二十六日上午九点多,山海关公安分局局长恶警赵然和“六一零”头子张德岳突然带警员三十余人,再次闯入邓文阳的家中,把身体尚未复原的他从床上绑架。当时邓文阳只穿背心和裤衩,没让穿外衣,就被强行抬上警车。邓文阳的老母亲看到儿子又被无理绑架,又惊又怕昏倒在地。这期间其妻去山海关南关派出所、山海关公安分局去询问邓的下落,没有一个人告诉她邓文阳的具体状况。一直到十月四日才打听到,邓文阳早已于九月二十七日被非法送往保定市劳教所。

邓文阳家属于十月九日下午接到口头通知:去保定市劳教所劝劝邓文阳,当到保定后,被突然告知:邓文阳已于十月八日晚十点二十分死亡了。家属询问死因时,劳教所人员介绍说:邓文阳到劳教所后不说话、不吃饭、不喝水,十月一号至十月四号住进保定二五二医院进行输液,十月四号转至保定六六三九三部队门诊部医院继续输液进行治疗,十月八日晚十点因“突发性心脏猝死”,没有其它异常情况。而在家属验查邓文阳的尸体时却发现:一。手、脚有戴戒具的明显痕迹;二。未发现死者身上有输液时的留下的针迹;三。死者身上有被电击后的痕迹;四。睾丸上有血迹;五。睾丸凹陷。尸体上存有的现象与劳教所所宣称的根本不一致。

明眼人都看得出:邓文阳的死是劳教所人员对邓文阳暴力殴打、毫无人性的性摧残所致。劳教所编造的谎言是为了掩盖迫害的真相。并且邓文阳一直身体非常健壮,没有任何疾病,怎么可能突发心脏猝死呢?邓文阳的尸体真实的证明,邓文阳是被残酷迫害虐杀的。

三、迫害非法,罪责难逃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江泽民个人对海外记者污蔑法轮功是“×教组织”,是他超越《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赋予国家主席应有的权限而胡乱发表言论,完全是违法的。而后《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法轮功就是×教〉的做法,更是显而易见的违法,《人民日报》仅仅是中共中央、国务院下属的中宣部之下的一个单位,谁给它权力可以超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之上给法轮功定性呢?这个非法的定性,混淆了全国大多数人的正常思维,误以为这就是法律,但事实上,这个被强加的“×教组织”的罪名完全是违法的,是根本不成立的。中共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所干的一切都是违法的。

今年八月十五日对邓文阳实施非法拘留过程中,山海关公安分局没有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中的相关规定进行办理,且未给邓文阳及家属办理任何合法手续,因此山海关公安分局办案:一,没有依据违法犯罪事实定案;二,程序违法,对邓文阳的所谓拘留应属非法拘禁、搜家属非法搜查;对此,山海关公安分局应承担其非法拘禁罪、非法搜查罪、国家赔偿责任。九月二十六日将邓文阳非法劳教,又是未给邓文阳及家属办理任何合法手续,山海关公安分局又一次严重违法,必须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邓文阳被害死在保定市劳教所,他伤痕累累的尸体真实的证明:保定市劳教所人员对邓文阳实施了暴力殴打、毫无人性的性摧残。所以,保定市劳教所应承担“虐待被监管人罪及国家赔偿责任”。

在保定处理邓文阳死亡善后时,警方以邓文阳修炼法轮功为由,对家属施以压力,强行将邓文阳尸体火化;而后又以上有老、下有小的名义,给以十四万元的照顾。亲属们对此无法接受。为何短短十二天,一个活生生的人被无罪抓走,再见时却是一具冷冰冰的尸体?为何短短十二天,人就不明不白的死了?而且在十月八日上午九点多、十一点其妻两次向保定市劳教所打电话询问邓文阳的情况时,都被告知:“邓文阳在那不说话、不吃饭、不喝水”并且明确表示不让接见不让去劝。而邓文阳又在当天晚上十点多死了,这说明了什么?家属有知情权呀!为什么不让家属见最后一面?为什么在人活着时不让去劝?

退一万步讲,就按照保定市劳教所人员说的“邓文阳在那不说话、不吃饭、不喝水”来看——邓文阳在不断遭受迫害的邪恶环境、人间地狱里面,他不说话是因为那里已经没有人去听他的真话,他不吃不喝是对非法抓捕关押的无声的否认,他抗议,他要抗议!在不公正的对待下他默默的忍受着、忍受着……他用生命实践了自己“真、善、忍”的伟大信仰!失去了宝贵的生命!是中共的迫害害死了他。这是中共邪党残害好人的又一个铁的事实又一例证。

邓文阳走的何其突然,谁替邓文阳侍奉八十多岁的双亲?谁替邓文阳关爱年仅十岁的幼女?谁替邓文阳与人到中年的妻子分担生活的重担?一个完整幸福的家就这样活活给毁了!他的亲人们悲痛欲绝。苍天为之垂泪,那几天大雾弥漫,入冬十月间,秦皇岛却是阴雨绵绵,这样的天气正常吗?!苍天在告诉人们什么?谁没有父母,谁没有子女,谁没有妻子(丈夫),设身处地想一想,到底这是为什么呀?跟此事有关的所有执法人员,扣问一下自己的良心吧:一个健壮鲜活的生命在短短十二天,在你们山海关公安分局的非法抓捕后、劳教所的监管下,就死了,你们到底对他做了什么?你们做事执行的是什么命令?什么法律?人命关天啊!你们还知道什么是善、什么是恶吗?你们还有做人的最起码的良知吗?

抓邓文阳违法,拘禁邓文阳违法,致邓文阳于死地更是违法!所有参与迫害他的相关人员都将受到良知和道义的谴责,都将受到法律与天理的严惩。对那些致邓文阳于死地的恶人无论时日长短,无论天涯海角,我们一定追查到底!绝不放弃!

四、生命为何而来

八年多来,邓文阳无论面对何种形式的不公正对待,始终以和平理性的方式对待这一切,实践着“真、善、忍”的要求。但是这持续几年的迫害,给他的家庭、亲朋好友带来了多少担心、多少痛苦,尤其是这一次邓文阳的惨死、冤死,给他的家人带来的是不尽的思念与悲伤;给世人留下的是明辨真相和选择未来的机缘:“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

受害的还远不止邓文阳的家人和他的亲朋好友,凡是参与迫害的人都犯下了罪业。“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条天理是谁也躲不过去的!不论其是否相信,也不管其身份如何,因果报应,毫厘不差。中共高官黄菊掌管金融,镇压法轮功用钱铺路,已遭恶报患癌症身亡。“六一零”总头目刘京,在癌症的痛苦中煎熬。河北涿州恶警何雪健,因强奸女法轮功学员,患阴茎癌,阴茎、睾丸被全切除,自杀三次未遂,生不如死。目前公检法人员中恶报案例已大量出现,说明中共迫害的不仅仅法轮功学员,参与迫害者自身也深受中共其害。要知道:善待他人就是善待自己啊!

再告诉有缘的人们一个事实:“天灭中共”已开始。中共统治下的恶警放着杀人、偷、抢不管,嫖、赌不问,不维护百姓的利益,专以迫害百姓为营生,以为只要跟着邪党走就有了保护伞,可是别忘了,中共邪党向来是“卸磨杀驴”的。以史为鉴,“文革”十年浩劫,制造冤假错案无数,结果一朝平反。当时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刘传新畏罪自杀,某些直接参与者被押送云南秘密枪决成了替死鬼。反观一下,行恶者是不是也是被利用和驱使的呢?上级的指使和命令决不会成为将来开脱的借口。八年来,到底有多少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恶警、恶人为此丢掉了性命?法轮大法明慧网已公布了上万例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恶人遭恶报的案例,这些人多为“六一零”机构的头目,国安、公安、监狱、劳教所的恶警。他们有的在离奇车祸中丧命、有的遭雷电击毙、有的染怪疾绝症而亡……。

自二零零四年底一本揭露中共世纪谎言的奇书——《九评共产党》发表以来,中共的欺骗、暴力、邪教和流氓本性被彻底揭穿。再看看当今的中国,道德无存,贪官横行,民不聊生,百姓无处申冤。更邪恶的是中共甚至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牟利,令全世界震惊,其残暴程度已经超过了“人”的行为。古训说:“天要使其亡,必先使其狂”。中共这一“疯了”的举动正是“亡”的前兆。中共恶党气数已尽。国际上支持法轮功的呼声日益高涨,在民间引发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精神觉醒运动。全球已有超过3000万(2007年12月20日统计)的勇士突破中共恶党的封锁,在大纪元网站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所有正义力量共同抵制中共对好人的迫害。

中共邪党为了维持自己摇摇欲坠的统治,会用怎样的方式消灭证据?文革后把一批作恶的警察秘密枪毙的事情会不会重演呢?请善良的人们与还在行恶者三思。时间不等人。是紧跟邪党给其充当陪葬品,还是选择正义,呵护善良,必须马上作出抉择。

生命到底是为谁而来呢?无论你是管教、警察、检察官、法官,那不过是你在世上谋生的职业,但是你首先是一个人。人啊,真的应该静心想一想,你为什么活在世上,生命为谁而存在?一旦参与了迫害法轮功学员,你就是在犯罪。如果那是你的职业,那你就是在执法犯法。你明知道法轮功学员是在做好人,而你只为暂时保住眼前的利益而出卖良心,为中共卖命,最终下场只能做替罪羊,当殉葬品,甚至还会祸及自己的亲人。赶快清醒吧,回头是岸!

世上所有善良的人们啊,我们请求大家关注这惨案、冤案,请在你们心中的人心法庭、道义法庭作出正义审判,辨一辨到底什么是正、什么是邪,什么是善、什么是恶。请给正义以支持,请给善良以帮助,请给邪恶以严惩!这是人生命的职责,这是人立足于世间的根本!这是人为自己开创美好未来的基础!

最后,把二零零七年全球华人新年晚会上的一首歌曲送给有缘的朋友们:

找真相
天地两茫茫,世人向何方,
迷中不知路,指南有真相;
贫富都一样,大难无处藏,
网开有一面,快快找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