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神奇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七日】我于二零零四年深秋非常幸运走進法轮大法,并成为其中的一个粒子。在这三年多的修炼路上感受到师尊的鼓励和慈悲的呵护,由于写文章的能力很差一直没有提笔,今天鼓起勇气放下面子写出来,证实大法的神奇,也请新得法的同修分享,共同精進。

一、师父给我清理身体

第一遍通读《转法轮》,我用了三四天的时间,在那几天里夜里经常盖不住被子(那年的冬季暖气不足),当时并不知道什么原因,后来和同修交流才知道那是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

我以前就有轻微的乳腺增生,在我第二遍通读《转法轮》过程中,我的左侧乳房胀痛的很厉害,工作忙也没当回事,可在某个上午,就感觉这侧乳房飕飕一直向外冒凉风,之后就不疼了,直到现在没犯过。还有一次晚上洗了很多衣服,晚上睡觉时肩周疼痛难忍,胳膊已不敢抬起,谁知早晨起来一点不疼了。

在修炼前我患严重的过敏性鼻炎很多年了,春秋两季严重,用药就缓解一点,药一停就照旧,已严重的影响呼吸,晚上睡不好觉,白天憋的头昏沉沉的,工作效率很低。修炼后有那么一周的时间鼻炎更严重了,鼻腔里每天都结一层血痂,但一周后鼻子就彻底通了,多年来第一次睡觉时闭上了嘴巴,心里甭提有多高兴了。

后来我才明白这都是“你越难受的时候说明物极必反,你整个身体要净化了,必须全部净化了。病根已经摘掉了,就剩这点黑气让它自己往出冒,让你承受那么一点难,遭一点罪,你一点不承受这是不行的。”(摘自《转法轮》第七十九页)

二、炼功感受大法的超常

我在炼功之前看过一些同修的体会文章,好多同修都写到炼动功时大汗淋漓。由同修帮忙请到了师父的教功光盘,看完动功动作后,心想这么轻盈的动作我是连汗都不会出的,别说大汗淋漓了,因为我晨练时沿四百米跑道连续八圈才刚刚要冒汗,我是一个极不爱出汗的人。谁知在我刚随师父学完“佛展千手”法时就已大汗淋漓。我深深的体验到大法的超常。

说起来很惭愧,修炼大约一年后我才炼静功。一次在我炼静功做“两手拉开,把功能打出体外,在两掌下用功力加持”这一动作时,感觉两个肩膀上各有一道光柱射来,灼热灼热的。当时禁不住泪如雨下,这么不精進的弟子师父还时时看护着。

在刚开始炼静功时总向后仰,我就靠着东西炼,后来悟到不能总那样,就离开依靠物的距离很远,可向后仰的还是很厉害,这时感觉到一条腿靠住我的后背,身体直坐起来,我以为是我家人帮我的,可睁眼一看,家人还在玩游戏呢,根本没动地方。我顿时明白是师父在帮我。只要我们精進实修,师父就在我们身边。

三、体验正念的威力

二零零五年的七月,我得法还不到一年,当时我们单位的工作很忙,我与一位同事共同承担一项任务,刚开始的第一天我就“病”了,嗓子疼的厉害,发烧,本想请假让领导安排他人替换我,但我想起师父讲过的宇宙最高法理“真、善、忍”三个字时,我放弃了由他人替换我的念头,凡事要为他人着想,这个阶段就是人手紧的阶段,换人领导也很为难。第二天中午嗓子疼的更加严重,水的下咽都要忍受剧烈的胀痛,好似整个喉咙被什么东西堵死了似的,心想下午是上医院呢?还是再忍一忍?决定:还是忍一忍吧,也许马上就好了。就在这个瞬间喉咙的堵胀、疼痛消失的无影无踪。至此我彻底明白了“神”和“奇”写在一起的理由。

二零零六年的七月,我们在礼堂听专家作报告,在距结束还有十分钟的时候,不幸在我身上发生了──以心脏为中心弥漫性的从未有过的剧痛,顿时大汗淋漓,呼吸急促简直窒息,想说话已经说不出来(头脑还清醒),我能做的只是下意识尽力向下弯曲身体缩成一团。怎么办?在这时我想起了师父的正法口诀,在心里默念口诀并求师父救我。瞬间,弥漫性的剧痛如辐射状迅速向四周散去,疼痛越来越轻直至完全消失,整个过程不过5分钟啊。

事后我向医生朋友描述了我当时的情形,朋友说是心绞痛或心梗,非常危险。如果不是师父为我承受,我也许已离开这个世界。

四、两次发资料感受神奇

第一次发资料,我只发了两本《九评》,当天夜里做了一个梦:有两个姐妹来到我家,要同我学炼法轮功。我知道这是师父点化我多做资料多救人。

第二次发资料,只是一片《风雨天地行》的光盘,乘车时放在了座位上。下车后路过一个小公园,悠扬的动功音乐好似从很远的空间传来,我原以为是大法弟子在公园里炼功,可巡视了一遭没有人,啊,原来是师父鼓励弟子。师父就在我们身边。

层次很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