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希翎:神韵带给我灵魂的洗礼

专访林希翎女士(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七日】(接上文)

* “神韵”使我悲苦的人生重现光明

对“神韵”,我最深的感动还是源于其对在迷惘彷徨中苦苦追寻人生真谛、苦难无助的生命的慈悲导引。关贵敏先生演唱的那首《我是谁》没有一丝的煽情,平和而真诚,“天地茫茫我是谁,记不清多少次轮回。苦难中无助的迷茫,期盼的心如此的累,黑夜中流出的是沧桑的泪……”那发自心底的诉说和交流,将我那禁锢在被中共迫害近半个世纪的惨痛经历里痛到麻木的心扉一扇扇的打开了。

我早年被中共打为右派,坐了十五年的黑牢,后来又被迫流亡海外,真是家破人亡,父母、儿子、我妹妹的女儿……我最爱的人都一一被中共害死,我自己也是九死一生。尤其是我那才十八岁的最心爱的儿子的惨死,还被中共大做文章栽赃给法轮功,我当时出于道义发表过一个严正声明,澄清我儿子的死与法轮功无关,并指出中共才是害死我儿子的幕后黑手,中共才是最大的邪教。这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最大人间惨剧令我的心浸泡在无边的苦痛与黑暗中,我知道法轮功在受着中共更为惨烈的迫害,但由于受中共谎言欺骗,一直有意无意的回避去了解真相,法轮功问题成为我的禁区。

好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一直在痛苦中苦苦挣扎,在用微薄之力与中共撒旦那只黑手抗争,我以前虽是个基督徒,仍感到无助,对个人、社会的前途感到无望,万念俱灰中有时痛苦的想放弃生命,却又于心不甘……。直到我看到神韵晚会。

那是怎样的晚会啊,它把天上、人间的美好与光明都呈现出来了,他把正义最终战胜邪恶的希望与未来都真切地展现出来了,把人的生命来源、归宿及回归的路都揭示出来了。它吸引我一次一次的用心去听去看,用灵去感受,那止不住流淌的热泪在抚平我心灵的创伤,冲刷着我心里的怨恨,在将生命中最美好的元素——慈悲与宽容回补进心田。神韵使我原本悲苦的人生开始重现光明。

* “神韵”展现出正义终将战胜邪恶的希望

我被迫害的经历,令我更能深切体会到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苦难,然而法轮功学员在经受了中共长达八年的惨烈深重的迫害,却一直坚守信念,不向中共妥协,在超越自身的苦难中,仍关爱着世人,他们依靠自己的力量,举办如此高水准的晚会,以如此美好的艺术形式向世人揭示真相,呼唤良知,传播希望与光明。这个创举绝非任何政治和经济利益驱使所能达到,而是出自对“真善忍”的信仰力量。

我觉得晚会最震撼人心的节目是《觉醒》,他完美的呈现了“正义终将战胜邪恶”的真理。从中,我看到越来越多的民众在觉醒,在勇敢的站出来维护正义,在追随“真善忍”真理,尤其是最后当舞台和天幕上“真善忍”的修炼者连成一片、遍布环宇——这是我看到的最美的一幕,这既是光明的前景,也是现实的写照。我不禁热泪奔涌,充满“真善忍”的社会才能是真正和谐的社会,法轮功学员对“真善忍”的坚持,给人带来新的希望与生机。

* “神韵”启迪人找寻真相与真理

当我的心绪从晚会的陶醉与激动中沉静下来,再次赏玩晚会节目册时,心中对晚会中的歌词“真相是网开一面的救度,真相是最后的希望与未来……”产生了强烈的共鸣:

我以前因为基督教的排他性,当年朋友送我《转法轮》时,我曾拒绝阅读了解;更因为中共铺天盖地的诽谤和谎言,对法轮功曾有过负面看法,甚至在不明真相中说过很多错话。可神韵晚会彻底改变了我,令我发现自己的错失。对照这面纯正的镜子,我认识到人的历史局限性和生命局限性,不懂不可装懂,不知不可胡说,更不能听信中共流氓政权的诬蔑、诽谤。我大学的专业是学法律的,也一辈子被中共诬陷、迫害,可在法轮功问题上,我自己却轻信了中共的谎言,做了错事。因此,我希望用自己的余生去了解法轮功真相,并向世人去揭示我所了解到的真相。尽管我现在正面临巨大的来自中共的威胁和不明真相的朋友的压力,但我决定坚持堂堂正正讲真话、做好人的良心选择。

我原是个爱挑剔的人,然而神韵晚会的纯真、纯善、纯美却令我感动并发自内心的赞叹;那些为能与神韵艺术团合作引以为荣的世界顶级艺术团体,那些不分种族、职业、性别、年龄的观众对晚会毫不吝惜的由衷赞美与推崇,那在中共政权史无前例的打压下更为辉煌的成功……,这一切让我深切意识到,神韵晚会绝非人之境界所能为之。从晚会大面积对人心灵的净化与善化,我更看到了神的意志。“神韵”的确来自于天,是来自天国的福音。

我很感谢法轮功通过神韵晚会带给我的真相——法轮功的真相、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人生的真相、生命的真相,启迪我去深入探索真相,追寻真理。我现在有一种想进一步认真了解法轮功的奇妙冲动。我觉得自己是神韵晚会的大大的受益者,我对慈悲的神在我暮年还留给我机会来欣赏这世上最殊胜、美好的艺术,还留给我找寻真理之机会而无比的感激。

我以前入基督教时,受过洗礼,那是用水对身体的洗礼,而神韵晚会带给我灵魂的洗礼。

* * *

人物背景

林希翎生于一九三五年,十三岁成为部队文工团文艺兵,一九五三年入读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曾任《中国青年报》特约记者。在五七年“反右”运动中,由毛亲自点名,被打成大学生中的典型“大右派”,前后坐牢十五年。一九七九年中共为右派平反时,邓小平明令林希翎、章伯钧、罗隆基、储安平和陈任炳五人不能平反。林希翎一九八三年定居法国,现暂居美国。如今,五位“大右派”中的其余四人都已去世,林希翎成为“右派活化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