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紧时间抢人 完成历史使命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八日】我想把这几年讲真相中的经验和不足与大家切磋交流,希望我们找到更多、更好的方式,能够在以后不多的时间中做的更好,抢救更多的众生,完成好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

我多数是利用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的方式来救人,一开始讲三退没有经验,讲抹兽记,可是对从小就在党文化无神论灌输下的中国人来说,对另外空间一说不好理解,众生不明白,而且我们讲三退的对象大多是一走一过的路人,抹兽记三言两语不容易说清,所以那段时间劝三退很吃力。

找到不足以后我换一种方式,我直接说“天灭中共,退党、退团、退队保命。”这种方式好多了,三退数量有所增加,但离救人更多的要求还是差的很远。我再次总结经验和不足,发现自己还是没有完全为众生着想,因为中共在中国统治了半个多世纪,一出生就在党文化中长大的世人,又在邪党营造的繁荣假相中,对天灭中共不是每个人都能一下子接受的。所以直截了当的讲天灭中共退党、退团、退队保命,往往人听了以后一愣一愣的。

怎么样才能让众生心悦诚服的接受真相呢?我开始学师父在讲真相方面的一些讲法,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说:“现在救人也很难,你得顺着他们的执著去解释,为了救他们别给他们思想中造成任何障碍。”常人执著什么呢?显而易见的就是钱,于是我顺着常人这一执著作为切入点。

比如遇到路人我先搭话,你的包真好看,多少钱买的呀?现在物价真贵,他也随着我说:“是,什么都贵。”“你知道为什么这么贵吗?我告诉你,现在当官的贪污腐败,吃喝玩乐,不管老百姓的死活。有统计:这些大贪官吃喝玩乐加上小姐吃饭一年两千个亿,坐出租玩就是五千个亿,去国外考察六千个亿,国库都掏空了,剥削老百姓,祸害老百姓,天理不容,老天要收拾这些贪官污吏。你是党团队赶快退,保平安保命,不退你就是它们一伙的,就得和它一块灭掉,聪明点马上退。要不退就没命了,用真名假名都可以,天老爷保佑你,主佛保佑你。”这么一说,大人孩子男女老少都退,人数很多。

有一次,我遇到一个蹬人力车的,我说:“你现在蹬一趟车都买不了一斤干豆腐,只能买八两,共产党腐败,物价飞涨,老百姓太苦了。”我把他说乐了,接着讲三退,他高兴的接受了。就这样常常在谈笑中讲了三退。

讲三退的同时必须讲大法真相,讲大法在世界洪传的盛况,讲自焚伪案,讲中共恶党为牟取暴利活摘大法弟子器官卖掉,讲法轮大法好,讲迫害大法遭恶报的实例。

在大街上讲真相很关键的一点是怎样找话题主动搭话,只有搭上话与人沟通上,讲真相劝三退才能开始。一开始很难,后来逐渐摸索、琢磨,不断突破,现在与路人搭话很自如了。比如看到一些女士,便问:你的衣服真好看,哪儿买的呀?你的头发在哪烫的呀?见到男士,我似曾相识的问一句,在哪里见过你。

最近我们城市里开了一家大商场叫新玛特,开业前,在宣传办会员卡,我逢人便讲:“新玛特开业了,你不去办个会员卡呀?买东西便宜呀,现在东西都涨价,便宜一点是一点。”接下来就劝三退,我发现这个办法太好了,与人搭话更便捷了,想都不用想,开口就来,真方便。只要你用心常人很多事都可以拿来在讲真相中善用正用。

在讲真相中,随着不断的总结好的经验,找出不足,再加上每天坚持不懈雷打不动出去讲,越讲越能讲明白,越讲众生越爱听,劝三退的效率越来越高,正念也越来越强。不论遇到什么人什么事都动摇不了我讲真相救人的意志。

在讲真相中不拘一种形式,方方面面都做好,发资料、发九评、贴传单、面对面讲,只要大法需要,救人需要我就去做。

在我所在的城市里,所有的学校和医院,真相资料我都发遍了。现在校园很封闭,我就赶在学生上学、放学,学生家长接送孩子时跟進去,直奔学校办公室,每个办公室都发上资料,一次我刚从门缝把资料塞進去,屋里就出来人了,我发正念:你進去不要出来,他转身就進屋了。象这样的事遇到的太多太多太多,做多了也就没有紧张,没有怕了。渐渐的就只有救人的一念了。

师父的经文一篇接一篇,篇篇都在告诫弟子要救人,我悟到救人的重要性,每天学好法,就出去救人,以前每天出去一次,现在救人紧迫,一天出去两次,中午回家发正念。只要一走出家门立即集中精力,收救要救度的众生,当然也有主动与我搭话的。我都抓住机会劝三退,救人的念非常强,不敢有一丝的松懈。

现在的时间值千金、值万金,我感到时间的宝贵,不管到妹妹家,同修家,还是开法会,去学法小组,我都把法摆在第一位,把救度众生摆在第一位,不管路途多远,我不骑自行车,为的是不浪费时间,一边走一边讲,往往一路上就劝退二十到三十多人。

讲真相、劝三退贵在坚持不懈,几年来不管刮风、下雨、下雪、不管天气多冷多热,我都出去救人,从师父的经文《向世间转轮》发表以后,我天天出去劝三退没一天落下,什么风雨也挡不住我救人的这颗心。

用真念救人就能救了人,我把遇到的人当成亲人常常讲着讲着心生慈悲,越讲越耐心,多少次遇到不接受的、转身就走的我就追上去再劝再给他一次机会,这样劝退的人也很多。当然也常遇到白眼和难听的话。我从不当回事,我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市场上有几个卖货的很难讲,我就一次不行两次、三次、四次最后实在不行,我也不管家里需不需要就买他一些东西,再符合他一下,终于劝退了。这样劝退的也有十几例呢。

有一次一同修问我,你现在劝退多少人了,我说我没统计,其中有一位帮我上网声明的同修说:“我给你记着呢,有八千多人,我再加上给别的同修三退上网声明的名单有三千多人。一共有一万多人。”这个数字让我看到了法的威力,也增强了我救人的信心。

“目前大家就是怎么样做的更好、效率更高、影响更大、救人更多。”(《美国首都讲法》)我想如果所有大法弟子都能出来讲,才能效率更高、影响更大、救人更多。我悟到带动同修更重要,现在我一般不是自己出去讲,而是与三两个同修一同出去讲。我与同修们互相帮助、互相鼓励、互相提醒,我们整体提高,整体升华救度更多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