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七年宁夏恶党徒迫害法轮功的罪行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八日】二零零七年,宁夏公、检、法、司、政法委、“六一零”中的恶徒在宁夏邪党书记陈建国、前任“六一零”头目苏德良(后调宁夏政法委)、现任头目姚迎利的操控、指挥下,对宁夏法轮功学员继续实施迫害,致使宁夏法轮功学员一人被迫害致死;九人被非法判重刑;一人被非法劳教(监外执行);八人被绑架至洗脑班;数百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关押、抄家、骚扰。

现将他们的罪恶行径简述如下:

法轮功学员钞志明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二日宁夏法轮功学员钞志明被迫害致死。

钞志明原为宁夏国营灵武农场飞龙企业联合公司经理;朱秀英原为灵武农场飞龙公司下属酒厂职工。他们夫妇俩均因患多种疾病提前退休。九七年修炼法轮功后,老俩口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多种疾病不翼而飞。更为神奇的是,原本一字不识的朱秀英后来竟能通读《转法轮》,还曾作为宁夏唯一的学员在兰州几千人的法会上发言交流。这一切坚定了老俩口修炼大法的决心。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钞志明、朱秀英不畏邪恶的压力,坚持自己的信仰,结果屡遭迫害。在八年多时间里,先后被恶警抄家近二十次;绑架、取保候审、非法关押、拘留、到家骚扰几十次。夫妇俩因遭受迫害所花医疗费和被抄物品价值总计约十二万元。银川市“六一零”恶警吴昊在一次非法抄家时,冲入厨房,拉倒了正在做饭的朱秀英,并强行拖拽数米当场将她的胳膊扭断。在残酷迫害下,原本修炼后身体完全健康的朱秀英患糖尿病及并发症,持续恶化,被恶警扭断的胳膊伤口不能愈合,后病歪歪的她又摔倒造成腿部骨折,瘫痪在床,最终于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

朱秀英八十多岁的老母亲,承受不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打击,也在二零零六年八月满怀哀伤去世。

钞志明因长期遭受迫害,又痛失亲人,患半身不遂,言语受限,生活几乎不能自理,孤苦伶仃,境况十分凄惨。即使这样,恶党警察还没有放过他。零六年六月,灵武市政保大队指导员杨玉强,大队长杨玉风指使灵武市城镇派出所两名警察闯入钞志明住处,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将钞志明按倒在沙发上,口出恶言,并准备将钞志明儿子的电脑劫走,钞志明竭力抵制,警察借机偷走两块移动硬盘。

二零零七年六月,银川市“六一零”李某、银川市公安局、永宁县公安局、灵武市公安局、灵武农场派出所的恶警伙同灵武农场保卫科的恶人三十多个非法闯入钞志明家骚扰。

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八日,钞志明因脑血栓复发,家人送往医院治疗无果,于二十二日下午一点多含冤离世。

迫害钞志明的相关责任人:李存、靳春花、张安忠、吴昊、马应龙、李明、张占林、杨玉风 、杨玉强、马跃林

非法对法轮功学员判刑与劳教

1,二零零七年二月七日王建国等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重刑。

二零零六年九月十四日,银川市法轮功学员王建国、司玉蓉夫妇,陈雪英、韩瑞仙夫妇四人外出讲真相,被内蒙古鄂尔多斯市鄂托克前旗国保大队非法抓捕。恶警使用了铁椅子、长时间不准睡觉等酷刑进行逼供。公安恶警对以上两家住宅进行非法搜查,劫走台式电脑、打印机、电子书、mp3等物。后宁夏“六一零”、宁夏公安厅及银川市公安局恶警又将四名法轮功学员劫持回宁夏,分别秘密关押,并使用连续数日不准睡觉等酷刑进行折磨。二零零七年二月七日宁夏同心县伪法院非法开庭审判四名法轮功学员。在伪法庭上,四名法轮功学员列举了修炼大法给自己身心带来的好处,陈述了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的非法性,当庭揭露恶警使用酷刑逼供的事实,并拒绝了伪法庭强加的罪名。伪法院践踏法律、歪曲事实,非法给法轮功学员判重刑,王建国八年、陈学英八年、韩瑞仙五年、司玉蓉判刑三年缓刑五年。

2,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一日赵玉虎等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秘密判重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七日晚,在宁夏“六一零”、公安厅的操纵指挥下,银川市“六一零”、公安局一处、兴庆区分局国保大队的恶警采用跟踪、蹲坑、窃听电话、安放定位跟踪装置等卑鄙手段在银川市西夏区先后绑架了银川市法轮功学员赵玉虎、蔡国军、蒋红英、张晓萍和石嘴山市法轮功学员穆志宏五人。五名法轮功学员一直被非法关押在银川市看守所,他们遭受了各种酷刑折磨。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九日,银川市西夏区伪法院在宁夏自治区邪党政府和“六一零”逼迫、操控下开庭,被赵玉虎等四人正念抵制,法院随后非法秘密宣判,四名法轮功学员提出上诉。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一日,银川市伪中级法院第六法庭仍对法轮功学员赵玉虎等秘密非法判重刑,赵玉虎七年、蔡国军五年、张晓萍五年半、蒋红英四年。

3,二零零零年七月左右石嘴山市伪法院对穆志宏非法判刑三年。

4,二零零七年十月宁夏银川市金凤区银川六中退休英语教师,女法轮功学员顾静洁被非法处以劳教一年半(所外执行)。

绑架法轮功学员至洗脑班迫害

1,二零零七年元月,银川供电段法轮功学员孙建峰,在工作地点被恶警劫持到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

2,中共邪党十七大前夕,宁夏“六一零”指使派出所恶警和街道居委会的恶人,将银川市女法轮功学员辛林原、司玉蓉从家中绑架至洗脑班;将银川单季宁从女子劳教所直接劫入洗脑班;将灵武市法轮功学员戴玉珍、谢小娜从宁夏银川女子监狱劫持至洗脑班。

3,宁夏铁路分局职工法轮功学员马智武,被非法劳教、判刑,在狱中遭受了八年的迫害。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七日马智武被非法羁押期满。六日半夜十二点多,宁夏“六一零”恶警伙同银川西夏区西花园派出所的恶警,竟然摸黑把马智武从吴忠监狱偷偷的劫持到洗脑班。
马智武至今仍被非法扣押在洗脑班。

4,银川法轮功学员郑永新在狱中遭受八年的迫害,妻离子散。十一月十一日郑永新被非法羁押期满,家人赶了三百多公里路,一大早守候在固原监狱的大门口等着接他回家。结果家人却眼看着“六一零”的警车劫持了郑永新从大门呼啸而出,家人与郑永新连一句话都没说上眼巴巴的看着亲人被劫走。据说为劫持郑永新,宁夏“六一零”还动用了多名武警。

至今郑永新还被拘禁在洗脑班遭受迫害。

任意关押、肆无忌惮的骚扰法轮功学员

1,二零零七年六月四日永宁县国安恶警绑架了永宁县民政局干部、法轮功学员南永生,将它关押在永宁县看守所数日。

2,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三日晚,永宁县公安局恶警强行非法抓捕灵武市法轮功学员吴彦明,将吴关押在永宁县看守所多日。

3,二零零七年六月十四日,银川市“六一零”李某 、银川市公安局、永宁县公安局、灵武市公安局、灵武农场派出所的恶警伙同灵武农场保卫科的恶人闯进法轮功学员赵守国家,给赵守国录了像,并抢劫了赵守国家中的全部贵重物品,并要抓赵守国。赵守国和老伴坚决抵制,恶警的企图没有得逞。

4,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七日,中卫文昌派出所雇佣的巡逻人员绑架宁夏中卫市法轮功学员秦万福。

5,二零零七年七月五日晚上二十二点左右,宁夏中卫市国保支队人员非法拘传宁夏中卫市两名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到市公安局,二零零七年七月六日下午十九点才回到家中。

6,二零零七年七月六日,银川市金凤区铁东派出所恶警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张桂芳、王建军母子。恶警非法搜查了张桂芳的住宅并将张桂芳关押在银川看守所数日。

7,二零零七年八月七日,吴忠国保大队恶警绑架了赴吴忠监狱探访丈夫的马智武的妻子及六名亲友,非法关押一夜,每人勒索二十元钱。

8,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八日,宁夏石嘴山大武口区公安分局警绑架、非法拘留法轮功学员李爱玲。

9,二零零七年八月三十日,宁夏永宁县“六一零”、政法委、公安、司法、街道等部门开会,打算对永宁县法轮功学员组织一次全面摸底调查,建立档案实施迫害,并安插便衣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跟踪、蹲坑、监视、监听电话手机等等非法活动,企图加重迫害,最终没有得逞。

10,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五日石嘴山市大武口区公安恶警闯入法轮功学员家中进行非法搜查,凡是发现有上网的电脑、打印机等物品,便肆意将人绑架,并在大武口区范围对法轮功学员逐个进行登记、核对笔迹。

11,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五日前后大武口区公安恶警绑架法轮功学员林爱玲、杨天云。

12,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七日石嘴山市大武口区公安分局副局长伏富魁、国保大队队长景平带领一伙恶警及其辖区居委会恶人,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李兰凤家绑架了李兰凤和宁夏中卫市法轮功学员刘小宁及李兰凤的丈夫陈保中。恶警抢走大法书籍、录音带、一张大法师父法像和一台笔记本电脑。

13,十月一日之前,石嘴山市惠农区公安恶警非法挨家挨户闯入法轮功学员家中进行非法搜查,将人绑架并非法拘禁,逐个进行盘问、登记,强行签字、按手印。被骚扰的学员超过百人。对于不配合的法轮功学员恶警便绑架至拘留所进行迫害。

14,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八日下午,银川恶警在一家宾馆绑架流离失所的新疆女法轮功学员郭金花,后又非法抄了她的临时住处,并将她关押在银川看守所数日。

15,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日,青铜峡市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恶警郭军等到青铜峡市职业中学绑架了上班中的女法轮功学员袁老师。

16,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八日,中卫市城区文昌派出所恶警假扮群众到法轮功学员杨玉兰所在的农贸市场的摊位上购买物品,当杨玉兰向其讲法轮功被迫害真相时恶警突露凶相,将杨玉兰绑架,并非法抄家。

再次警告还在对法轮功学员犯罪的恶警和恶人:为了你们自己及子孙后代,请立即悬崖勒马,停止一切迫害大法的行为,并将功补过。如再一意孤行,那是自断生路,把自己置身于万劫不复的绝境,也会殃及到自己的家人。你们不要心存侥幸。

迫害大法和法轮功学员的恶人在国际互联网站都有记录。《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将“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普天众神也都在密切关注着人间的一切,任何坏人都休想逃过恢恢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