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南京大屠杀纪念活动想到的(上)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九日】我们去纪念过去的事情,目的不只是为了记住一件事情,而是希望能够从这件事情中得到经验和教训,而使我们民族能够不重蹈覆辙,然而,我们没有做到,悲剧仍然不断的发生。我不是反对纪念南京大屠杀,可是我们总得通过纪念能够反思能够清醒,否则我们民族将不能拒绝悲剧的一再发生,那这样的纪念还有什么意义呢?

——本文作者

七十年前,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伴着长江江畔的六朝古都都成为血腥的大屠杀的历史见证者。从淞沪战场上撤下来的国军士兵,经过三个多月的血战,在没有休整之后又匆匆投入了保卫南京的战斗。然而由于装备、训练、指挥、士气等等诸多的原因,最终我们的首都南京还是失守了。而在南京失守后,日本侵略军对南京实行了为期长达八周惨绝人寰的大规模屠杀,史称“南京大屠杀”。

日本侵略者所到之处,烧杀抢掠,无恶不做!在中国的土地上留下了累累血债!地面部队进入南京之前便对南京进行了轰炸,对非军事目标的无差别轰炸造成大量平民的死亡。进入南京城后,他们又对中国军民进行了近乎疯狂的屠杀。日寇利用了所有可以使用的杀人方法,自然的非自然的,不论男女老幼,或者活埋、或者火烧、或者开膛破肚、或者剖腹取心,或者机枪扫射,或者作细菌试验的生物、或者作新兵练习刺杀的标本、或者作为杀人竞赛的对象、女人被轮奸后杀死、小孩被刺刀挑起扔进开水中或者投入火中……真是比野兽还野蛮,比魔鬼还凶残。

十二月十三日南京市各界上万人举行仪式,悼念南京大屠杀中遇难的三十多万同胞,在全国各地也有类似的纪念活动。但是,我由此想到:南京大屠杀,是否应该这样高调纪念?应该怎样去纪念,才对我们民族和国家真正有益?请愤青和持强烈爱国情结者们先别骂我无知愚蠢或者汉奸败类,请听我把话说完。

对于大屠杀,在我国历史上有很多,远的有秦将白起坑杀的四十万赵国降卒,近的有张献忠屠四川,满清入关的扬州十日、嘉定三屠等等,都是大屠杀,那些事件死的人也都比南京大屠杀死的人多,为什么我们不去纪念,反而单单纪念南京大屠杀呢?难道只是因为那些历史离我们遥远了吗?难道那些历史就可以被遗忘吗?如果说“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那么,那些我们民族的过去就可以被遗忘吗?这样的话,我们不也是背叛了自己了吗?

也许有人说,那些历史已经距离我们很遥远了,而南京大屠杀离我们很近,甚至有许多同胞的亲人就是当年的受害者,所以我们要纪念南京大屠杀。或者那些过去的事情都是本民族内部的屠杀,而南京大屠杀却是外族对我们中华民族的屠杀,所以有人会别有用心的把那些归结为人民内部矛盾。其实我并不是反对对南京大屠杀的纪念,然而除了这个,我们还有许多的需要纪念,为什么我们单单纪念南京大屠杀呢?

对于那些远去的历史,我们或者可以不用象纪念南京大屠杀这么去纪念,但是有些历史比南京大屠杀距离我们的时代还要接近,规模甚至比南京大屠杀还要大,而其残忍成度也不下于日寇,却并不为广大人民所知,就更谈不到纪念了。

根据报告文学《血红雪白》所披露,在国共内战“解放”长春的战役中,中共为了消耗国军粮食,不许出城求生的长春老百姓离开,最终使得这些老百姓无处可去,只能在长春城外的环城公路(长春人叫它“卡空”)上冻饿而死。其实城里也饿死了许多的老百姓,最终经过长达半年的围城,中共军队“兵不血刃”的占领了长春。长春围困前有居民约五十万,经过五个月的无情围困,至长春被“解放”时,城中只剩下了十七万人了。而根据中共元帅的回忆录,这种“长春模式”不止在一个城市实行过。仅仅一个长春战役所冻饿而死的人数就已经超过了南京大屠杀,那整个“解放战争”所死亡的同胞们的数量又是多少呢?

在这里我不想替国民党辩白,既然国民党发现了中共想利用老百姓消耗国军粮食的企图,并且让老百姓出城求生,因为城里没有那么多粮食可供这么多人吃,外面中共军队围城,外面的粮食也运不进来。这时候,以解放人民为己任的中共,本应该网开一面放这些老百姓离去,你要对付的是国民党军队,而不是老百姓。可是中共没有,这种缺德的战术连日寇都没有用过,可是却被中共“发明”了出来。

除了这些在战争中死亡的平民,还有许多中共的“军队”:中共利用没有经过军事训练的农民充当先锋,以此来消耗国军的弹药,而国军常常因为不忍射杀自己的同胞放弃阵地,所以这种战术也屡屡奏效,而这种“炮灰战术”恐怕也只有中共才能够想得出来。在三年“解放战争”中死去的这些同胞,他们的死还有谁会记得?还会有谁来纪念?中共对他们的“屠杀”有谁会记得?

中共建政之后,搞起人民公社、大跃进、大炼钢铁等等运动。根据张戎女士的《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披露,在我国粮食不能自给的情况下,毛泽东和中共还要大量出口粮食换取苏联的新式武器装备。为此,毛处心积虑的掏空人民手中的存粮,要求人民把家中的粮食交出来,共产主义要吃食堂,大伙儿一块吃饭;菜刀和做饭的铁锅也交出来,大炼钢铁,共产主义不能输给资本主义,要赶英超美;新种上的粮食实行统购统销,收上来的粮食全部交给“政府”,然后由“政府”再分配给个人;强迫人民给毛干活,不干活就没有饭吃。在这种粮食不能自给,还需要大量进口的情况下,毛和中共还在丧心病狂的大量出口搞军事,以便他实现自己“解放全世界”做全世界的“革命领袖”的“壮志”,饿死人的悲剧便不可避免的发生了。

据统计,在三年大饥荒(中共美其名曰“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我国共饿死三千多万人,当然这还只是保守的数字,可是即使这样,也远远超过南京大屠杀的数字了。对于的这些被毛和中共的政策所屠杀的同胞们,又有谁来纪念呢?

一九八九年六四针对学生的大屠杀,因为中共的歪曲和掩盖,现在很难得到死亡学生的确切数字。中共对于向政府进行和平请愿活动的学生而大打出手,不惜动用坦克大炮,最后造成大量伤亡,我们后人可曾对死难的同胞们有过纪念?

一九九九年,中共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大法实行了疯狂的镇压,一面是媒体的造谣歪曲,一面是酷刑的迫害。截止到现在已经有超过三千一百多名法轮大法学员被中共迫害致死,全国各地的看守所、劳教所和监狱中还在关押着数十万名信仰“真、善、忍”,与人为善的善良的大法学员。而中共对他们的迫害比起当年日寇的所作所为有过之而无不及:首先是对大法弟子和家庭的恐吓,然后是拘留、罚款、劳教、判刑。对于大法弟子的折磨手段花样之多、之残忍恐怕连日本鬼子都感到汗颜:强迫不停的看诬蔑法轮大法的录象;连续数天不许睡觉;不许上厕所;在冬天脱掉所有衣物被铐到室外;将人双手铐住吊在房梁上;坐老虎凳;灌辣椒水;在地上洒满图钉或者碎玻璃然后强迫大法弟子光脚踩上去;用燃烧的烟头烫大法弟子的身体,甚至用电烙铁烫;用电棍电击大法弟子的身体,包括生殖器;顺着指甲往手指里面钉竹签;强奸、轮奸女学员;将女学员脱光衣服放入男犯人的牢房任由犯人强奸;将大法弟子迫害致死以后焚尸灭迹;活体解剖大法弟子盗取人体器官牟取暴利……

善良的同胞们,也许你们看到这里像日本人民听到南京大屠杀一样感到震惊和无法相信、不可思议吧,然而这些事件确确实实的发生着,就如当年日寇的南京大屠杀一样真实,真实的让人感到窒息。对于这些在我们民族曾经发生过的和正在发生的大屠杀,我们可曾有过纪念?中共可曾让我们纪念?中共对南京大屠杀的纪念,是对日本侵略军的邪恶和罪恶鞭挞,但是另一边中共自己却一直在对中国人民凶残行恶。一个自己都不爱惜自己同胞的生命的政府,又怎么能让别的政府来爱惜我们同胞的生命呢?

在这样的环境下,纪念南京大屠杀有什么意义呢?如果我们民族不能从中得到什么经验和教训,那这纪念就将失去意义。而这势必导致我们民族的重蹈覆辙,使类似的大屠杀不断地上演。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