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带小弟子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一日】最近有很多关于小弟子的文章,因为自己有个快四岁的孩子,就比较关心此类文章。我想提出一些想法、体会和同修交流。

一、修炼中没有偶然的事情

我自己的经验是,小孩身上发生的事情,几乎都是反映自己的情况。我如果向内找找到自己的问题了,他的情况就会立刻改变,就象是演一出戏给我看一样。比如今年五月的时候,他一直流鼻涕,我半开玩笑问他:「你向内找找,为什么一直流鼻涕。」他漫不经心的回答:「因为妈妈没有带我念《转法轮》。」我马上说:「让你向内找,你倒往外推推到我身上来了?妈妈不是常常问你要不要念《转法轮》吗?你自己都说不要,现在还怪到我头上来了?」一讲完,我马上悟到向外推的是我。他还只是个三岁半的小孩,所有的生活习惯都还在形成中,很多生活常规也是这个时候学习建立的。让他养成固定时间学法,让学法成为生活中的一部份,是妈妈的责任。怎么能说:「让你学了,你自己不学,我也没办法」?之后要求他跟着我念《转法轮》,流鼻涕马上就好了。

从那时候他每天念五、六页,大约一个星期可以念完一讲。但念到第五讲的时候,我因为比较忙,又有些关没过去,没有继续带他念。现在已经过了两个多月,从新叫他跟我一起念书。让他念两页,他就拒绝,坚决表示:「太多了,我不可能念的完。」「太多了,不可能,我做不到。」连尝试念一下都不肯。我就觉的很奇怪:你以前每天念五页,最多还可念到七页,现在为什么念二页就那么「艰巨」?我突然悟到,我原本做的一项证实法工作,因为受到一些挫折和打击,停了一段时间后,虽然悟到要从新做好,却突破不了,无法从新开始做。以前可以做的那么多,现在却一点都做不了,情况不是跟儿子一样吗?其实就只是需要跨出那一步而已,就象我明明知道念二页对我儿子来说并不象他想的那么困难。

我悟到了,跨出那一步,从新开始做以前做到一半的项目。第二天,儿子坐在我腿上,看着书,很快的就跟我读完了两页(平常他只跟读,不看书,而且拖拖拉拉)。我告诉他:「很容易吧?只要专心就可以读很快。」他说是,不再埋怨要读很久、读不完。我知道那也是对我自己说的:只要专心和用心就可以做好。

二、我们自己未修去的观念

小弟子的很多观念,其实很可能就是我们隐蔽很深、尚未觉察的观念。比如我们曾经交流过:修炼要吃苦,很多小弟子上学后会跟同学比,觉的常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没有那么多约束,多快乐!我也有想过这个问题:我常常告诉孩子这个不行,那个不能做。他问:「为什么不行?那别人为什么可以做?」我说:「因为你是小弟子,要高标准要求自己。」他回答:「那我也要当常人。」我用很简单的话跟他说:常人很可怜,他们什么都不懂,自己在造业都不知道,还要生老病死的。他们什么都害怕,你看一个肠病毒就那么害怕,因为常人很弱,常人都要业力轮报。我们有师父,是全宇宙最幸福的生命。常人想要有师父都没办法有,不是每个人想要就能有的……「那你还想当常人吗?」「不想。」

事实上,现代人没有一天快乐、没有一时快乐的,他们随时随地都在害怕,害怕生病、害怕利益受到损失,勾心斗角,吃不好睡不好……常人是不是真的想要享乐就能享乐呢?没有一个人能自己说了算。修炼人吃苦后得到的升华是真正的快乐;常人享乐后造下的业力和带来的空虚感,那只是现代人观念上的假快乐。

这些如果大人在法理上不是很清楚,也没有把自己隐蔽很深的观念找出来,就无法真正引导孩子。其实孩子所有的行为都是我们对法理认识的考验,他们时时刻刻都在出考题,我们都得马上做出答案,分数也同时就出来了。不够精進的时候,连自己不及格都觉察不到。

小弟子都是有缘份的,得法也早,这都不是偶然的。并不是父母「逼迫」出来的,或「顺便」带着一起修上来的。他们很单纯、观念少,很多时候比我们还明白。他们不是「下士」,随便就能在大染缸中随波逐流。但如果修炼很长时间的父母觉的他们就是这样,他们又怎能不这样呢?我们要想一下,这是不是也是自己的心招来的?

另外,青少年小弟子因为父母被迫害而放弃修炼,跟大法弟子被抓去劳教所迫害有什么差别呢?旧势力最终目地就是让大法弟子放弃修炼。这是不能认可、不能承认的。父母很执著小弟子的时候,也会加大小弟子的魔难。我看到几篇谈到家中小弟子放弃修炼的文章,有一种「无可奈何」的感觉。我体悟到无可奈何、消沉是旧势力惯用的干扰伎俩,在我们有尚未觉察的执著时,这个东西就会钻進来。有消沉或懊悔情况出现时,一定要当下立即严肃否定,坚定不要它,堂堂正正走师父安排的路。

三、小弟子证实法、讲清真相

我带小弟子的体会是他们也有他们要救度的众生、讲清真相的方式,但需要父母的协助。比如我小孩三岁时,有一天坚持要把真相图片集带去学校看。因为里面有很多大陆同修被迫害致死、被酷刑折磨的照片,所以我一早就把全部老师请过来,说明为避免其他小朋友或家长看到了不理解,先把情况跟老师讲一下;同时一边翻着图片集,一边把迫害真相从自焚到活摘器官都讲一次。

后来我孩子转到了另一家托儿所,他又坚持让我放学后在托儿所院子炼功,让他能留在院子玩游乐设施。这样,我又借征求园方同意我在院子炼功的机会,跟老师讲了真相。每天托儿所都有很多小孩跑来看我炼功,他们很好奇,我就把洪法书签送给他们;可以聊的比较多的大孩子,就给他们真相资料,让他们带回家给父母看。

以上一点体会,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