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我寻找已久的大法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一日】(明慧记者郑语焉台湾采访报导)她有自己的工作室,是幼儿园、安亲班以及课辅补习班的美术老师,年纪虽轻,但身体状况不好,许久来,鼻窦炎、肝和胃等毛病一直困扰着她,医药罔效。她感慨命运总是不如愿,很想修佛改变宿命,但一直寻找不到自己想要的法门。

二零零零年某天,她在一家美容院做头发,听到“普度”“济世”的音乐,触动不已,询问老板娘:“这是什么音乐?怎么这么好听!我这辈子从来没听过这么好听、这么祥和的音乐。”老板娘向她介绍法轮功,并且送她一本《转法轮》,她捧读后如获至宝,和她当时的男朋友彭先生一起拜读,惟因生活事务忙碌,并未真正走入法轮大法修炼

深为金刚不动的眼神所触动

但想要修佛的念头始终未曾消减,不觉时光匆匆已到二零零二年二月,她说:“那个月真是奇妙,每每我晚上睡不着,打开电视随意选台,必定选到播放法轮功的节目。有次看到被中共严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照片,流露出来的眼神竟是那么‘金刚不动’的感觉,当时内心触动,想到是什么样的法,能够让这个被迫害的这么严重的人还能这么金刚不动,这个法真的是很不一样。”于是找到九天班开始真正学炼法轮功,走進大法中来。

自己觉的很好的东西总想让关心的人也同样受益,她把在九天班学会的炼功动作教给了彭先生,她说:“当时炼第三套功法,在做冲灌动作时见他(彭先生)脸色发白,事后他打电话告诉我说他回家隔天,头晕异常并且吐了一大桶,过后感觉全身无比轻松愉快。我们俩人都知道这是师尊在为他清理身体。”由是,彭先生也很自然的成为法轮大法中的一员。

至于她自己则是在九天班后的炼功中显现出净化状态,整个头发烫,好象有二、三十根针在她头上刺来刺去,她说:“非常难受,但心知肚明是师父在帮我净化身体,所以内心坦然,那个星期我就是休息睡觉,过后感觉通体舒畅。小侄女惊喜的说,‘法轮功怎么那么神奇’。”当年夏天,得法不到半年的她,参加大台北地区学员在剑潭举行的学法交流,听到会场播放的歌曲和音乐,更加笃定深信:这就是我寻找已久的大法。

小顽童对家长说:这个班里有真善忍,真好

二零零四年,她和彭先生共同经营补习班,学生四十位左右,年龄从学前班五、六岁小朋友到国中生都有。俩人包办补习班课辅教学、行政事务以及打扫清洁等工作。她说从开始合作到现在,真是磨合矛盾和向内找协调的修炼过程,之前俩人小至电风扇的放置地点,也能各持己见而甚至吵到不可开交,大小事情经常会计较:“你做,还是我做”,以维护自我利益为出发点。她说:“现在就不一样了,经过每次不断的向内找修正,现在我们都会互相体谅对方,为对方设想。教小朋友的态度也是一样,以前我脾气不好,工作繁忙加上小朋友调皮吵闹,往往发脾气大骂,现在我们夫妻俩人都是在法理上,以体谅、包容和善解的方式去对待,相对的也会有很好的回应与效果。”家长也更放心把小孩托付给他们照顾,有的毕业后还会抽空回补习班来看他们。她和彭先生是在去年结婚的,自此,俩人既是夫妻、事业伙伴,同时也是同修,相互激励共同精進比学比修。

她分享一件事情,去年补习班来了一位国小一年级的学生,因为调皮捣蛋,功课以及行为都不好,在之前另一个补习班挨打,家长打听过后把他送来这里。彭太太说:“刚来时,这位小朋友真的很教人头痛,真的就象他母亲告知的那样,有时会欺负老师,把班里的东西放進书包,说是他自己买的,而且还会作弊。”她和彭先生面对这小朋友的表现一面向内找自己是否有该去的执著,一面耐心的开导,还不时讲些真善忍的小故事给他听。一次,彭先生把真善忍美展中一幅描绘老太太在寒天雪地被迫害的图片拿给他看(《风雪中》这幅画,描绘大法弟子陈子秀被迫害致死的情形),跟他叙说图片内容的故事,小朋友印象深刻颇受感动,言行与功课就在这样的过程中日渐好转。事后他母亲向彭先生夫妻表示感激时透露,小朋友都会把在补习班听到的故事带回家里分享,还跟他妈妈说:“这个补习班有真善忍,真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