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应该再执着同修的执着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十日】二零零七年初冬,同修的父亲(也是同修)突然离世,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按照常人的做法定期烧纸,针对这些事情,和同修交流过,我当时认为对于已过世的常人,家里给烧纸是应该的,可对于几乎全是修炼人的家庭来说,没有必要。同修淡淡的说:符合常人状态。当时我用“放下常人心 得法即是神 跳出三界外 登天乘佛身”(《洪吟》〈广度众生〉)为自己辩护,同时在脑子里想:要是我遇到这种情况,决不这样做(当时并未意识到这一念相当危险,好象在求类似情况发生)。

带着这种忿忿不平的心,回家与父母亲(也都是同修)交流,父亲同意我的观点,而母亲却说家人想烧就烧吧。由于上述不正的心态,招来了麻烦。母亲在来我这里过冬前身体状况不太好,但到我这里以后,学法、炼功比较精進,身体恢复很快。我带着这种不好的心态和父母交流过这事不久,学校开始放寒假,母亲身体突然不行了,这时我还未意识到是由于自己的念不正给母亲带来的干扰,只是从法理上和母亲交流怎样放下有病的想法,给母亲专门找同修如何过病业关的交流文章,母亲的身体未见好转,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反思自己为什么母亲的身体已经好好的了,突然出现这么严重的病状?在师父的点悟下,我悟到自己太执着于同修的执着了,以至于产生不好的思想——要是我遇到这种情况,如何如何。母亲现在的状态,不正是自己求来的吗?在这期间由于服侍母亲,不仅浪费了大量的时间,而母亲的痛苦承受完全是由于我不正的思想造成的,悟到这些,母亲的身体渐渐恢复,脱离了病危状态。随着天气转暖,父母亲回到了自己家中。

弟弟是医生,看到母亲的状态,坚持要给母亲输液,母亲在正念不强的情况下接受了输液。等我回家时,父亲和我说了这种情况,我和父母亲一起学习相关讲法,看同修过病业关的交流文章,母亲的正念渐渐起来了,不再输液。时间一天天过去,一天我打电话询问母亲的身体状况,弟弟说妈现在这种情况应该输液,我问妈的态度,弟弟说妈同意。此时我对母亲的怨恨心起来了,认为母亲正念太不足了(思想何等的偏激,作为修炼人的善心一点不见了,想想八十来岁的母亲在承受痛苦,作为女儿不以同修的身份从法理上帮助,而是一味埋怨)。半个月之后学校放暑假,来到母亲家,母亲不停的对我说:“我要走了,我不敢睡觉,一睡就醒不来了。”我对母亲说: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还有许多众生等着你救度,不走。我说出《洪吟》中的题目,母亲背,在那种难受的状态下,母亲不断的背法,到了晚上,弟弟说给妈输液吧,母亲同意了,这时我人心上来了,只是不停的埋怨母亲,抱着母亲同修的执着不放,修炼人的善心荡然无存,这一切导致了母亲在人这一层永远的离开了我……。

同修啊,看到同修有执着是应该指出来,但过于执着同修的执着,只能使情况变的更严重,正如师父所说:“可是你要过于执着他的问题,那也会通过这件事暴露出了你的问题,也会让你通过这件事情叫你看到自己的问题,就使他的问题可能因为你的心不去暂时先不解决。那更多人都带动起来参与这件事情,好,那就通过这件事情,把所有的问题全暴露出来,叫你们看到。会有这样的事情,不是不解决问题,不是师父法身不管。”(《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

写出来,希望与我同样这么强烈执着同修执着的同修,放下人心,放下这执着,从我这里吸取这沉痛的教训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