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呵护我走过十二个年头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一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一路在磕磕绊绊、风风雨雨中走过了十二个年头。

祈盼

我自幼体弱多病,祖父常常为我烧香拜佛,不久身体便好了,因此我从小就敬重神佛。从小学到大学,从部队到机关,从结婚到生儿育女,几十年来在名利情中挣扎,觉得活着太苦太累,还弄的一身毛病。九十年代初,我与老同学等二十多人出访东南亚,无论到哪一个国家,到处都有寺庙、道观。我们这些人,不管是厂长经理,还是机关领导,在国内个个讲无神论,可是到了国外,也个个烧香拜佛。大家议论:究竟有没有摆脱生老病死、离苦得乐的修炼法门?这时,我家乡正盛传气功热,我与老伴也练起了各种气功,还看起了儒释道书籍。一个称见过许多活佛的老和尚曾对我说:“中国东方将出现一个下世度人的活佛。”我和老伴一直在祈盼着。

了愿

一九九六年五月我患早期肝硬化,医生说至少住院三个月,我这种年龄得了这个要命的病,真是痛苦万分。正在这时,老伴突然带来了一本《转法轮》书和李洪志师父的经文,看着师父照片那慈祥的面容,我一下子感到似曾相识,高兴万分。我如饥似渴的看了《转法轮》与师父经文。师父说:“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我们这套功法,是真正属于性命双修功法”,“我们是按照宇宙的最高特性--真、善、忍的标准指导我们修炼。”(《转法轮》)看着看着,我泪流满面,啊,这正是我有生以来寻寻觅觅一直要找的高德大法。

消业

九六年五月,我躺在病床上挂盐水,老伴给我读《转法轮》,我聚精会神的听着,感觉非常舒服,一会儿便睡着了。醒来后,老伴告诉我:“你以前有过神经衰弱,师父在给你调理脑子呢。”几天后,老伴对我说要到外地参加大法学习班,我说:“你去吧,好比去西天取经,回来后教我。”以后的日子里,我认真的看《转法轮》,没几天就开始腹泻,一天好几次去厕所,拉出来的都是黑色的脓水,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有一天,我正在看书,突然感觉肚子剧烈疼痛,在床上来回翻滚,实在熬不住了,心里默默的对师父说:“谢谢您给我消业,可我现在实在吃不消了,您给我消慢点吧”,这样一想,一会儿就不疼了。住院不到一个月,化验肝功能,一切正常,光看看大法书,肝病就好了,大法真是太神奇了!于是我就主动要求出了院。回家后,我不打针,不吃药,一心修炼法轮大法

灭附体

有一天,我正在看书,突然感觉身体里头动,脑中闪现出一条大蛇,吓的我心里大喊:“师父救我!炸死大蛇!”只听见“嘭”的一声,如雷贯耳,立刻把大蛇炸的粉身碎骨,灰飞烟灭,立即感觉一身轻松。我的眼泪夺眶而出,对师父的感激之情难以言表。我马上打电话给得法早、学法好的姨妹,她说:“不要怕,这是师父给你清除附体,你过去练过乱七八糟的气功,还求这求那,以后要听师父的话,要无所求而自得”。后来,我和老伴把各种气功书统统烧掉,邻居劝我把书卖掉,我知道这些书卖给人也是害人,就毫不犹豫的烧掉了,一大堆书烧了大半天。

信师

我刚将气功书烧掉,就感觉嘴里有点腥味,一照镜子,看见牙齿里冒出黑血,吓的我目瞪口呆。由于得法不久,学法肤浅,不知道牙齿出血也是消业,只听医生说过肝病重了才出血,于是想:是否肝炎还没好又严重了?想去医院看看。老伴说:“修炼是个人的事,信不信由你,去不去医院你自己决定。”这时,我一个人跑出去,坐在马路边,想想我修炼一个多月,肝功能正常了,附体消灭了,身体轻松了,这不是大法给的吗?这不是师父救了我的命吗?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我回家对老伴说:“都是我心性不好,悟性差,牙齿出血是消业,没有事的。”一个月后我准备去上班,单位领导要我去医院化验,肝功能一切正常,我就上班工作了。

通过这件事情,我真正理解了师父的教导:“关于新学员在一开始学功时,和身体已经调理过的老学员,为什么会在修炼中出现身体不舒服,象得了重病一样哪?而且每过一段时间会出现一次呢?我在讲法中告诉你们那是在消业,消去你生生世世所欠下的业力的同时也是提高一个人的悟性,而且也在考验着学员对大法是否坚定,一直到走出世间法的修炼,这是概括的讲。”(《病业》)

开天目

知道老伴从外地参加大法培训班回来,我便派了一辆小车前去迎接,上午还下着雷雨,回来时已经阳光普照,空气清新,天地一片光明。原来是老伴请回了许多师父的法像、宝书等大法资料,这是我们全家的幸福,也是家乡人民的福份。我与老伴一起将师父的法像、论语、法轮挂图、炼功图解分别贴在宿舍、客厅里,一起听、看师父的讲法、炼功录音、录像,老伴按照师父的炼功录像教会了我五套功法。

有一天清晨,我闭着眼在家炼抱轮,突然看见对面墙上映出一排排整整齐齐的影,一米见方的影中出现一个“福”字,“福”字放射出一片耀眼的金光,突然“唰”一下,“福”字象一条金色的光带飞向贴在左边墙上的“论语”挂图里,一会儿便消失了。我立刻明白,这是师父给我开了天目,告诉我修大法是有福份的。师父点化我,要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的去修炼,才能到达幸福的彼岸。

学法

修炼以后,我始终把学法放在第一位。除了工作之外,我把时间尽量用在看书学法上。《转法轮》基本上天天看,师父在《新加坡佛学会成立典礼讲法》中说:“我把佛法中的威力,把我诸多的能力,都溶到那本书里面去了,溶到这个法里去了。”同时把师父的各种讲法、经文等大法资料反复阅读。不仅自学,还参加小组、集体、外地学习,还与修的比我好的家人,一起切磋,共同提高。尽量背出《洪吟》与一些经文,把自己的思想溶于法中,以法为师,以法来指导自己的一思一念、一举一动。日常生活中尽量不看电视,不打扑克,注意修口。

炼功

一天晚上,老伴起来打坐叫我,我偷懒躺在床上没动,突然两腿抽筋,剧烈疼痛,我立刻醒悟是师父敲打我,马上翻身起来打坐,腿立刻就不抽筋了。又有一次,老伴炼功,我还躺着,突然两只耳朵疼痛起来,我立即喊:“我起来!我起来!”一炼功,耳朵就不疼了。哎,这是师父看见我懒,不争气,揪我耳朵呢,我知道自己的心性不好。有惰性,有时炼功,老伴催我才起来;困魔缠住我,打坐中有时会迷糊。我体会到:炼功中首先要提高心性,修去各种执著心,劳其筋骨,苦其心志,才能修的成。从此以后,我认真参加集体炼功,直至现在,每天清晨三点五十,参加全球集体炼功,感觉能量场很大,炼完后真是轻松极了。十二年来,曾经有过的心脏病、肝炎、肾炎、腰椎间盘突出、多年的脚癣等疾病不翼而飞,我是将近古稀之人,可人家说我挺年轻的,腰直颈正,精神饱满,看起来神清气爽的。

修心

从九九年七二零开始,中共邪党铺天盖地的造谣、污蔑、打压法轮功。为了替师父、大法和大法弟子讨一个公道,创造一个宽松的修炼环境,我与同修去市、北京上访,被公安、六一零多次送看守所、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由于学法不深,存有怕心,说了违心话,做了违心事,真是悔恨万分。一天晚上在家打坐,天目中显现出:看守所里两个警察盯着“保证书”看,这是师父在点化我,写这保证书是错的。我马上给单位写了一封信,公开声明我的“保证书”作废。为此,组织、监察部门的领导找我谈话,责令我收回信件,回单位公开检查,保证不炼。我平静的对他们讲:“我们单位已经死了三个干部,两个是得肝炎死的。我修炼了法轮功,无病一身轻,身体强健了,思想提高了,大法救了我的命,师父是来普度众生的,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法轮大法我是要坚修到底的,媒体报导的都是假的,是造谣。”领导看到我讲的有道理,态度又坚决,就握着我的手说:“回家里去好好休息吧,当心身体”。

二零零零年夏天,我们二十多人开了遭受迫害以来的第一次法会,大家久未见面,交流体会,互相鼓励,纷纷表示要坚修到底。不久有人举报,因我不配合邪恶,公安把我关進了看守所,被迫做了一个月奴工,出所后被监居审查,我拒绝写“保证书”,七天后被无条件释放。

今年春末,那天下着蒙蒙细雨,我骑自行车刚刚拐弯,一辆摩托车飞驰而来,直撞我的前轮,我立即飞出去,摔趴在地上,有点喘不过气来,我当时就想,我是修炼人,没有事的。我爬起来,走了两步,对骑摩托车的大汉说,我没事,你们走吧。回家一看,车子变形了不说,衣服破裂了,左腿出血青肿了,浑身疼痛。后来炼炼功,几天就好了。我体会到,作为修炼人,碰到什么事,不管是好事坏事,都是好事。只要以法为师,正念正行,去了怕心等执著,就会有奇迹出现。

讲真相

遵照师父的教导,我在各种场合、向各种人讲真相,救度众生。

在看守所里,牢头狱霸喜欢欺负人,一看不顺眼,就给你修理一顿。一个长的象鲁智深式的重刑犯戴了手铐脚镣,瞪着眼睛,大声喝问刚進监室的我:“啥事進来的?”我说:“为炼法轮功”,又问:“这里的人,是好人还是坏人?”,答:“这里的人不一定是坏人,外面的人也不一定是好人。”一个小伙子喊::“说的对!”又问:“我是好人还是坏人?”答::“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符合真、善、忍的是好人。如果过去没做好,今后按照真、善、忍去做,还是个好人。”还问:“你干什么工作的?”答:“某某单位负责人。”他说:“好!”

我同他们讲,法轮功是什么,邪党如何造谣,我们修炼了如何身心健康,常念“真、善、忍好”会有福报,他们都听進去了。这些人开始为我打抱不平,说:“你们是好人,现在是虎落平阳被狗欺”,“现在的世道真是黑白颠倒,好坏不分,关押你们这样的好人,真是天地不容”,“要是我早一点也炼法轮功,就不会象今天这样了”。有好几个人说:“出来以后要炼法轮功”,他们还主动帮我干奴工活,牢头狱霸也对我刮目相看,说只有炼法轮功的人才敢讲真话。

我去劳教所里探望被非法关押的亲人,找到了家乡的警察,讲法轮功如何好,修炼人如何好,为什么去北京,邪党如何欺骗民众等。他们开始很害怕,听了以后,明白了真相,就对我说:“请你放心,我们会善待她们的,你知道好就在家好好炼就行了。”后来,她们明白了真相,不忍心伤害这么好的修炼人,申请调离了专门为迫害法轮功而成立的大队。

在邻居中,我与老伴给他们讲过真相,多数人待我们比较好。有一个人为了小利,居然到我家里四处查看。有一次,我送东西给亲人,她拦着我的车,问我去哪里,我不理她。回来后看见她,她对我说:“你离开后,我发高热,双唇都是水泡,挂了好几天盐水呢。”我给她讲真相,讲善恶有报的道理,从此以后,不仅是她,其他人也不管我的事了。

有一次十几个警察包围了我家,几个人把我抬進了警车,绑架到洗脑班。那一次,我的家人为传资料被非法劳教。包夹是一个邻居,我便给他详详细细的讲了真相,要他默念“真、善、忍好”会有福报。当我回家时,十几个邻居,还有那个包夹,一起站在那里,默默的友善的看着我。一个人说:“你知道好就在家炼吧。”还有一个人讲:“想开点,有什么缝缝补补的,说一声,我来帮你弄”,我知道,邻居们明白了真相,都发出了善念,故而他们都在同情我家的被非法迫害,我顿时心中感到很安慰,想:只要众生能明白真相,我们吃一点苦算不了什么。

劝三退

劝三退救众生,先易后难,我先从亲人做起。兄弟们看过大法,听过真相,一劝就退。妹妹知道大法好,但对三退有顾虑,认为是搞政治,多次讲都不愿意听。今年夏天我住在她家里,一个晚上都在不断的发正念,清理她背后的邪恶因素,第二天上午与她讲,她愿意听了,也同意退了。就这样,一家一家的劝,全家上上下下、老老少少六十多人都退了。

一个老邻居,曾是机关部门负责人,反右派中被迫害过。我与老伴给他讲真相,他大骂邪党,说:“中共好话说尽,坏事做绝,气数已尽,我已经一年多没交党费了。”我们给他讲“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的道理,他一口同意“退”。

一个老领导,曾是部队团职干部,我给他讲过真相,一次路上看见,他对我说:“我有一个謎,为什么中国有好几个名人都要出家修行?”我说:“他们想修佛修道,但能不能修成还是个问题。”接着我给他谈起了贵州“藏字石”、“圣经启示录”,告诉他:“天灭中共,只有三退,才能保平安”,他高兴的同意退了,还主动告诉我他家的电话号码,叫我有时间去他家中,专门讨教有关修炼的事情,但愿他能有缘得法。

一对老夫妇,都是教师,我们讲真相,老俩口提出了一系列问题,我们一一作了解答,他们不但同意三退,还开出了十二个名单,表示子女的工作由他们自己做,并保证做好。我们又教他们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福报,他们连说:“谢谢”。

今年夏天,突然路上遇到我表妹,第二天我与老伴去了她家里。俩表妹正好都在,我们谈到了当前天灭中共、只有三退才能保平安的紧迫形势,她们立即同意三退。小表妹说:“我同事的丈夫是公安头目,专干迫害法轮功的事,前几年被撤职了,这是恶有恶报。”

一个老同学,曾是某省委部门的一位处长,我们遭难时,他曾专门回老家来看望过我,我也因此向他讲过邪恶迫害的真相,我常想怎么能让他知道三退保平安呢?有好几年没见面了,今年春天,突然在公园附近意外的见到了他,大家都分外高兴。这真是佛法无边,心想事成。我明白这是师父将有缘人推到了我的面前,我马上给他讲真相,当他明白了三退保平安的道理后,欣然同意三退,并再三告诫我说:“一定要小心,中共太邪恶了”。

最难的是我的老父亲,他是一个离休老干部,当九六年我们开始修炼时,就向他洪法,希望他有缘得法,可他说是迷信,听也不要听,讲多了还大骂不止,甚至将我们赶走。后来他生病了,经常躺在床上,我们就悄悄的把邪党的书、照片、资料统统处理掉了,并经常向他发正念,不断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我们不嫌其烦的给他讲,并告诉他,师父是来救人的,修炼后,我们全家身体健康了,思想提高了,在事实面前,他渐渐相信了。当《九评》发表后,我们一直向父亲揭露邪党的罪恶,恶党接连不断的搞各种运动,害死了八千多万中国人,它们一直在搞假、恶、斗,反腐败越反越腐,贫富悬殊越来越大。终于有一天,老父亲当着我们兄弟的面喊:“我要退党!共产党是杀人党!流氓党!”老父亲也终于有救了。

坚定

我能得大法,真是三生有幸,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将我从地狱里捞起来,洗干净,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使我明白了人生的目地就是返本归真。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是我们每个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虽然七二零以后,我学法不深,存有怕心,走了一段令人遗憾的弯路,但是,在师父的呵护下,我还是在风风雨雨中一路走了过来。我一定要紧跟师父正法的進程,做好三件事,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修到底,完成史前的大愿。

为了证实大法,向明慧网投稿,我在同修的帮助下,半个月内学会了在电脑上打字,用心写出了这篇体会文章,如果有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指正。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