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五常市恶警战志刚对大法学员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三日】二零零八年六月末,黑龙江五常市国保恶警大队长战志刚,以欺骗手段将一名女大法弟子绑架到哈尔滨北边的一秘密黑窝“张九连屯”迫害。在恐吓大法弟子的过程中,战志刚与另一名恶警付彦春,亲口承认他们就是参与谋害大法弟子张延超的凶手。这名女大法弟子后在大法呵护下,从黑窝走脱。以下是该大法弟子自述遭迫害经过。

这些年,恶警战志刚在对当地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常年干着绑架、威逼、恐吓,诈骗钱财的勾当,给无数家庭带来巨大灾难。

今年六月二十八日半夜一点钟,我接到电话,说某司机遭车祸昏迷不醒。我急忙赶到司机家,发现被骗了,屋里都是不明身份的人,并无司机,更不存在昏迷不醒。我立即往出走,被在场的人挡住。不一会,五常市公安局副局长冯志民、五常市国保大队长战志刚等几个人进来了,说要我去公安局问点事。我坚决不去,拒绝上车,冯、战二恶警命手下警察将我强行抬上车。战志刚开车,半夜二点左右,将我绑架到五常市拘留所。战说明天核实点事就让我回家。

第二天下午,市国保队金某某和李某某对我非法提审。战志刚进来了,我要求回家。战对我说:“你是网逃,我们在哪儿都可以抓你,现在你配合履行一下手续,我们给你撤网,这是好事。”我被战志刚的伪善所欺骗,在笔录上签了字。之后,他们让我上门外停着的警车,并不放我回家,而是要将我劫持到看守所。我质问战志刚,斥责他的欺骗手段。战去了另一房间请示了冯志民后,命令四个犯人强行把我抬上警车,战志刚又亲自开车到市第一看守所,勾结看守,匆匆忙忙中私自填写了拘留证,强行将我非法关入女监室。

六月三十日,看守所的人告诉我可以找律师,可以申诉。我委托家人找律师,我当天写了申诉状,并交给了看守所的梁某某。

下午三点多,梁某某通知我收拾东西说放我回家,我再三问是真的吗,梁每次都说是真的。我走出监号,走到门口,看到战志刚等人也来了。战说:你家人求我给你办保外就医,需要检查身体,当地做不了,要去外地公安医院。我信以为真,随他们上了车,并让梁某某帮我退行李。后来我才知道我的行李和随身物品也随我一起上了车。

这场迫害就在战志刚的指使下,在一系列人员的欺骗下进行着,更大的迫害随着欺骗紧跟而来。车里除了司机和战志刚外,还有两名女警和两名男便衣。我问战志刚今天能否回来,坐在我左边自称是防暴大队的姓李的抢着说:能回来,检查完就回来。坐在我右边的据说是巡警、老家在拉林民风。

一路上我一直晕车。过了公路大桥不知多远,战志刚回头一示意,我左右两边的人迅速掏出我的一件衣服蒙住我的头,并从背后给我戴上手铐。我瞬间明白了我被蒙骗了,战志刚要下狠手了!我大声说道:“战志刚,你一骗再骗!我今天要是被害死,你们在座的给做个证,战志刚是元凶!”

由于蒙面,我不知道被拉到什么地方,下车后他们把我拖到一个房间,摘下蒙在头上的衣服。付彦春、荆棘相继出现,这两人也是出了名的恶人,手上沾满大法弟子的鲜血,付彦春见到我,先是一通拳打脚踢。还有两个人,好象是哈市的,其中一个好象叫常红的,恶狠狠的对我说:“我是哈尔滨市公安局的,对五常工作很不满意,不都说付彦春邪恶吗?我比付彦春还邪恶!”我明白了这是战志刚精心策划的阴谋,他们上下串通,要对我实施更大的迫害。

战志刚这时也撕下欺骗伪善的面具,露出狞狰面目叫嚣着:“你想回去?没有你讲条件的份!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是荒郊野外,你听这狗叫,这蛤蟆叫,这离火葬场近,离大河近。整死你往火葬场一送,往大河一扔,没人知道,没人给你收尸,死了也得在材料上按手印!”“活埋你!”是从战志刚恶狠狠的嘴里说出来的。

他们又毫无顾忌的说出杀害大法学员张延超的过程。付彦春说:“我在张延超隔壁的房间,在监控器中亲眼看到花钱雇来的地痞,用避孕套往遍体鳞伤的张延超脖子上一套,张就完了。”战志刚也说,迫害张延超的整个过程他都参与了,那时他还不是大队长。他们之所以告诉我这些,就是警告我,如不配合他们,别想活着回去。

前半夜,我被扣着蹲在地上。付彦春不断恐吓:三书你写也得写,不写也得写。楼上什么都有,锁地环、上大挂、灌芥末油、辣椒水,没人受得了。他又用手机给我拍照,扬言拿着照片去我孩子学校,使孩子辍学,再把孩子叫这里来,看着我受折磨;还说要给我打药,让我家人花钱,还要再次给我停发工资等等。

看着他们轮番出场丑态百出的表演,我渐渐冷静下来。师父的法理不断在我脑中涌现,我坚定了正念:“恶人说了不算,去留由师父安排!”

后半夜,他们把我锁在铁椅子上。平日爱犯困的我,此时没有一丝困意,我抓紧分分秒秒的时间,认真向内找,为什么遭迫害,漏在哪里,并不断背法、发正念。夜间几次上厕所,观察路线,伺机走脱,虽没能如愿,但不灰心,更加坚定的选择师父的安排,走师父安排的路。

第二天,战志刚和付彦春又重复表演昨天的把戏。我不为所动,心里的一念更坚定了:“你们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

从他们几个进进出出的议论中,我知道昨天夜里听到的惨叫声是他们酷刑折磨呼兰区的一个女大法弟子,三十一岁的女学员被折磨的惨不忍睹,只剩一口气。我也听到,今天他们几个白天轮班睡觉,是等到晚上对我下手。我不被这一切所带动,继续寻找机会走脱。

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于中午十一点多钟,我退下手铐,走下铁椅子,迅速换上衣服,穿过一个走廊,经过一个院子,耳中听着战志刚和付彦春在讨论钓鱼,我神奇的离开了这个黑窝。

在离开这个黑窝的路上,询问当地人,知道这地方叫“张九连屯”,位于哈尔滨江北。从恶人的言谈中,以及同修的惨叫中,可以想象这个黑窝的隐秘和它的邪恶程度。不知这里迫害了多少大法弟子,望大法弟子关注此地,发出强大的正念,彻底解体这个邪恶之处。

后记:听说战志刚现在正在“戴罪立功”,到处疯狂骚扰、迫害大法弟子。在此送给他一句真心的劝告:赶快悬崖勒马,停止作恶,不要做被邪党利用的工具。看看那些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恶人遭恶报的悲惨下场,足以令人震惊和清醒。请了解真相,善待大法,将功补过,赎回自己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