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学好法才能彻底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三日】我是九五年九月得法的老弟子,由于不重视学法,把做大法事情的多少视为修炼精進与否的标准,带着常人心做大法的事情,整天感觉很忙,却不注重心性的提高,在做三件事的过程中受到的干扰也比较大。学法也静不下来,发正念迷糊,自己空间场的邪恶清除不了。这样的状态持续到今年八月份。一天,我在给路人讲真相时被恶告,被恶警绑架到派出所,并于当晚被非法抄家抢劫,之后被转到看守所和劳教所,造成了很大损失,给同修带来好多麻烦,影响了救度众生。回想起来自己非常痛心,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同修,也对不起家人。

这次摔了跟头,多亏师父的呵护。在魔窟中每一步怎么走,师父都点化的非常清楚!我深深感到了师父就在身边,就看自己信师信法的成度。在师父的看护下,当地和国外同修的紧急营救及家人的配合去要人,自己也正念坚定地不配合邪恶,在绝食抗议十几天后返回了家中。

通过静心学法,反复向内找,找出了这次被绑架的原因、执著,找出了自己在被绑架期间做的不符合大法的地方,也认识到了修炼的严肃性,要把握好自己的一思一念。原来可以说自己不知道怎么修,关键就是没用心学好法。

在我绝食已好多天、身心非常虚弱的情况下,当地恶警又把我送到了劳教所,我当时没有全盘否定劳教。在劳教所的几天时间里,所警安排了几个邪悟和违心“转化”的人员,劝我吃饭。通过与她们交谈,我了解到这个劳教所非法关押了好多大法学员,有部份因受不了劳教所的酷刑及法理不明等原因违心的妥协了;就是没妥协的也大多处于消极承受状态,没有做到全盘否定不配合邪恶。听了这些我很难过,也很震惊。我想通过这次教训,谈一下个人在否定旧势力安排的点滴体会。不符合大法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一、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行为上要做到。

一進看守所,我想到了师父的话“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看守所不是我们大法弟子应该待的地方,邪恶强加给我的迫害,师父不承认,我也决不能承认。看守所里的一切要求我都不能配合,包括穿囚服,点名,报告,下蹲,坐姿,提审等等。看守所里的饭不吃,水也不喝。可是,在真正的做起来时,却被常人心所干扰。如所警要我穿囚服时,我说我是无罪强行绑架来的,我不是犯人,我不穿,又给他们讲真相,最后他们也没让我穿。结果走進监室后,两个在押犯罪嫌疑人非让我穿,我就给她们讲真相,她们说你要不穿我们监室所有人员就要罚站。当时因为自己动了人心,心想别让他们犯人对法轮功有一个不好的印象,别连累他们,正念不足,就被邪恶钻了空子,很勉强的穿上了……自己后悔:在面对所警时做到不配合,可面对犯罪嫌疑人就不清楚怎么做了?还是法学的不牢。

第二天出监室点名,开始我不出去,她们同样以集体要被罚站的借口,把我拖出去了,这又等于配合了他们。在这个问题上,回家以后通过学法和同修交流,才知道应该怎么做。师父说:“所以在任何情况下,别被常人行为带动,别被常人心带动,也别被世上的情带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配合他们就等于和他们是一伙的,那就是承认了迫害,也害了他们。

在我绝食的第五天,看守所用“十字架”迫害我。所警把我拖出去铐在用钢筋、铁管做的“十字架”上(专门用来迫害大法弟子的刑具)挂吊瓶。我连续躺了二十几个小时,当时硌的腰、背都很难坚持,每一分钟都很难过。我当时就求师父帮我,并反复背师父的《洪吟二》〈神路难〉:“悠悠万世缘 大法一线牵 难中炼金体 何故步姗姗”;〈正念正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无存〉:“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还有《转法轮》的《论语》。按照师父的讲法《正念制止行恶》经文“无论恶警用电棍或是坏人用药物注射迫害,都可以用正念使电流与药物转到施暴者身上去”。我想着把恶警给自己造成的痛苦和药物全转到施暴者身体上,就这样他们就把我放下来了。

有时间我就背法。我想起了师父的一段话“抓来了我就没有想到过回去,到这儿来了我就是来证实法来了,那邪恶它就害怕。”(《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当时我想我们不应该关在这里,但是既然来了,不管几天,我就要达到证实大法、讲真相、彻底解体看守所这个黑窝的目地。前三天给监室的所有犯人都讲了真相,还认真找出这次被绑架的执著心。

对待是否绝食的问题我想了很多,我想我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迫害,不应该吃看守所的饭,不喝他们的水。所警问我为什么不吃饭?我说我没有犯罪,非法把我关到这里,我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反迫害,证实我们没有罪。他们说给我反映一下。在我绝食的前几天,他们好多犯人和所警都说,不吃饭不要紧,他们有的是办法,明天就给你灌食。我就想彻底否定他,谁说了也不算,我们师父说了算,师父不承认的就是犯罪。我用强大的正念不承认灌食、挂吊瓶这种迫害,他们一直都没给我灌食。其实每一件事都是自己做出的选择。为什么灌食、挂吊瓶同时否定的,而仍然给我挂吊瓶呢?回到家以后,通过静心学法,才悟到还是法理不明,正念不足,不光是心里否定它,行为上还要做到,不能让邪恶得逞,让邪恶针头打不進去,正念对待一切,一思一念都不能放松。其实当时自己在挂吊瓶这个问题上,还是有漏,感觉无能为力了,把自己又当作人了,实际上已经是消极承受。当你放下生死的时候,生死就远离了你,那就是神的状态。在我绝食期间,我没有感到饿或渴,身体没有不舒服的感觉,不会影响你证实大法,讲真相。当然这是我个人的感受,不能效仿。

拒绝提审,当时我有一个想法。一个被淘汰的生命,还要提审一个神,你想这个生命得犯多大的罪,不能配合他们。公安提审我的时候,我正在挂吊瓶。他问我好多事情,我说:“我不会配合你做坏事,一个字也不会告诉你。你非法绑架我,非法抄了我的家,你这是知法犯法,我要再配合你,你罪加一等。我告诉你我所做的都是最好的事情,我是在救人。你们不迫害法轮功,也用不着我们讲真相救人。”公安说:“好了,你别说了,就这样吧。”我说:“你也不用再来了,没什么可说的。”就这样没再找我。

二、只有学好法,才能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师父在《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中解答弟子的问题时讲过这样一段法:“问:大陆被判刑被劳改的学员,邪恶不许他们学法炼功,也就是没有修炼条件。他们如何圆满?”“师:我也经常看到这样的学员,你不叫我炼我就炼,你不叫我学我就学,我就不听你邪恶的,你不就是拿生死来威胁我吗?……我告诉你的就是你真正能放下生死的时候你什么都能做的到!”师父在《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中也告诉我们“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

这次在劳教所,师父安排我见到了一位我们当地的大法学员,在当地大家都公认的修的很好,但后来却妥协了。她跟我说,到劳教所坚持了两个月,因受不了劳教所的酷刑(罚站,腿肿的不能走路;不能睡觉;长期坐板凳;关禁闭等),才违心的写了不炼功的保证,心里非常痛苦,很想归正自己,但又怕承受不了再次转化。我跟她们谈了一个下午,我看到了她们转化的主要原因,其实就是法理不明,没有静心学法,不知道应该怎么做,心里没有法,靠人的力量是坚持不了几天。再就是怎样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她们不清楚。其实师父在《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讲的很清楚:“如果你真能放下生死、什么执著都不存在了,它还存在越来越不行吗?还存在让你转化吗?还存在让你这样那样吗?如果那劳教所几百人、上千人大家都能做到这样,我看那劳教所它敢搁你们吗?!”

我记的去年我们学法小组有一个同修,也是在路上给一个路人讲真相,被公安非法绑架。这位同修年近六十岁,她法学的好,正念很强,法理很明。在被非法关押期间,不管在看守所、劳教所,她就是按照师父的要求做,放下生死,基点摆的很正,在哪里也是证实法,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指示,一点一滴一思一念全盘否定看守所、劳教所的一切所谓的规定,正念正行,结果半个月,劳教所就将其放回。如果我们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都象这位同修一样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按师父的要求做,劳教所早就关不住大法弟子了,也就不存在转化的问题了。

遇到问题不知道怎么去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想关键是学法用心不够,这次造成我被非法劳教,就是没完全否定它。在这方面我也是从迷惑到逐渐清醒起来。

我之所以谈这些,并不是自己做的如何。只是觉的正法到了今天,还有被洗脑转化了的,感到很难过,才把自己的教训体会谈出来,使同修在这方面能有所借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