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邪恶绑架 得恩师佑护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十四日】我在今年五月份被国保大队警察绑架迫害,后来在师父佑护下正念闯出。下面将自己在邪恶黑窝被迫害一个半月的经历及我的感悟写出来,请同修指正。

五月下旬的一天中午刚吃完饭,有人敲门,我以为是儿子回家来了,不假思索的把门打开,来的却是国保大队警察,一下子涌進七、八个人,向我出示搜查证,强行搜查。事出突然,当时是请师父加持除恶了,但心态不稳,控制不了场面,被警察抢走了师父的法像和大法书籍,还抢去了电脑和打印机等工具。最后又出示拘留证要拘留我(他们事前就谋划好了,即使搜查不出什么东西也要拘留)。我当然不配合,被四个大块头警察强行从家中抬出,在此过程中我尽力抗争,并高喊“法轮大法好”,喊师父帮助,把他们累的够呛,到楼下后他们把我压在地上,四个人使劲扭我的手臂和腿(造成我右臂肘、碗关节和左膝关节的较重瘀伤),然后把我往警车上一扔绑架到国保大队。在国保大队我向他们说,你们这是迫害,至今为止,中国现行有效法律也没有认定法轮功是×教。他们询问记录的重点是我传给一个人的九评光盘,我就说《九评共产党》没有错,共产党难道不能评说吗?不受监督,没有制约,是共产党黑暗、腐败的根源,《九评》是根据历史事实揭露它的本质,错在哪里呢?记录完让我查看签名时,我发现了一句我根本就没有说过的话,凭那句话他们就可以陷害我(恶警迫害大法弟子是不择手段的),纠正后我想这些话基本上是我说的,就签了名,在他们要我按手印时,当我伸手去按印盒时,印盒一下就碰掉到地上,我一下明白了,我不应该签名、按印,这不配合邪恶的要求了吗?就没有按印(过后想到,不仅不要在他们的记录上签名、按手印,他们为搜集所谓的“证据”的问话,也不要理睬)。过后被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到看守所迫害。

在看守所被迫害的一个月期间,我按照师父讲的:“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不配合邪恶,不穿囚服,不报名,不背监规,也不照相和取手印,在他们强迫给我剃头时(四个在押人强行把我按压在地上),我坚决不服从,呼喊“法轮大法好”,喊师父帮助,以至于手肘和膝关节皮肤都被磨破出血,最终他们没有得逞。过后管室警察说:看你年纪大了,这个事就算了。我没有理他们,我知道是师父在帮我,是大法的威力,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弟子这次一定要守住心性,不给师父丢脸,不给大法抹黑。在看守所的一个月中,我一方面找机会给那些在押人讲真相、劝退,一方面向内找自己有什么漏被邪恶抓住迫害,静下来一思索,发现不仅有很多的执著心,有的还很重。除了有争斗心、钱财执著心、亲情执著心之外,还有好幻想之心,幻想常人中的好事,用幻想来满足自己在现实中得不到的东西或做不到的事情,这个心对我的干扰很大,从根源上来看,还在想过常人的好日子,还抓住常人的东西不放,自己以前意识到了,但没有重视,一头抓住神、一头又抓住人的东西不放,这是修吗?我想,今后必须得在一思一念中正视它,根除它。

除此之外,还有色心,这个色心是我在修炼过程中一直在去的心。在常人世风日下的大洪流中,自己的色心原来就比较重,修炼中虽然在消弱它,但没有去净,有时在睡梦中过不了这一关,最近一年多来也少有这种干扰了,我以为这一方面可能修的差不多了。但是在看守所这样一个污浊的环境中,那些在押人成天污言秽语,一些人就津津乐道、绘声绘色的描述自己过去的“情史”,以显示自己,这些不好的东西就往耳朵里灌,你不想听都不行,表面上自己不动心,但竟然有四次睡梦中守不住心性,过不去色关,实际上潜在的色心已经被带动了,这立即引起了我的警觉,我就加强背法,让自己溶于法中,祛除那些不好的东西,同时发正念清除看守所空间场的邪恶,特别当在押人谈论这些事情的时候,清除操控他们的那些淫邪因素,过后这种现象就少多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让你放下。所有的执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种环境中把它磨掉。让你摔跟头,从中悟道,就是这样修炼过来”。在监狱这个特殊的环境中也在去我的色心。

在看守所被关押迫害的一个月中,我每天用大量的时间来背法和发正念。国保大队警察曾经三次作所谓的“问案”,并威胁说:如不配合就加重处罚,不管他们怎么说,我也没有动心,也不在他们的记录上签名(从那以后,他们就不再给我看迫害我的法律文书,也不让我签名了)。

一个月后,国保大队警察把我绑架到拘留所暂押,我得知被非法劳教一年。在此期间我有了炼功的机会,每天整点发正念和炼功都恢复了。在拘留所一个星期后,再转送往劳教所,途中我一直加强发正念清除邪恶。到达劳教所去医院检查身体前,我在心中对师父说:师父,劳教所不是弟子呆的地方,弟子要在常人中去做三件事,要去救众生,弟子要去弥补以前没有做好的地方,求师父加持、帮助弟子,让他们检查出问题,不接收。劳教所医院所谓的检查也只是走过场,就给我测量血压,查出是“原发性高血压”,我一下子就感受到了是师父在身边保护着我,不让邪恶再继续迫害我,心中的激动无以言表,但表面还得做到不动声色,同时更加大了发正念的力度。测量血压的医生说:你们送去吧,会收的。同车去的拘留所长在去央求劳教所收留不准后,只好带着我返回了拘留所。

又一个星期后,国保大队警察通知我的儿子把我接回家中。他们将所谓“监外执行一年”的决定书交给我儿子(未修炼法轮功)送去当地派出所,儿子回来说:派出所让我一个月去他们那儿报到一次,我当即从心中予以否定,但那个“决定书”仍然留在了家中。回来一个多月后,我想:我还保留那个东西干什么?我这不是承认邪恶迫害我们的那个所谓的“法律”了吗?更進一步查下去,原来思想深处还存在对邪恶迫害的怕心,想到这儿我从内心感到惭愧,师父呵护我,为弟子操不尽的心,是邪恶大还是法的威德大,自己不有切身的体会吗?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为什么要怕邪恶呢?想到这儿,我就断然的把那个“决定书”烧掉了。

回顾我被绑架迫害的过程,使我最真实的感受到了大法的威德和殊胜,修炼大法是我今生的荣幸,珍惜大法,珍惜机缘,更坚定了我修大法的这颗心。同时我也认识到了修炼大法的严肃性,正法已经到了最后,任何一颗人心都带不走,抓紧做好三件事,抓紧修炼,正确对待修炼中遇到的魔难。师父在《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特别是在迫害以后这些年,你们所做的这些证实法的事中,无论碰到了什么样的具体事情,我告诉过你们,那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无论你认为再大的魔难,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魔难中能消去业力,魔难中能去掉人心,魔难中能够使你提高上来。”今后出现矛盾之后,都把它当作是修炼的机遇,向内找,再也不能动摇对大法的正信,正念正行,才能在修炼中闯过各种各样的关难,才能跟上正法的進程。

看过很多同修的文章,此文形成之后一衡量,感觉到自己与很多同修在修炼上还存在着相当大的距离,在遇到问题时的认识和处理上,常与法的要求不符。整理出此次的经历和思考,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