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回路转步大道(图)

一位博士班研究生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五日】(明慧记者郑语焉台湾采访报导)经常有人说“人不轻狂枉少年”,面对五光十色的花花世界,不经事的惨绿年少所抱持的人生态度,有的尽情享受青春年华,有的埋首课业努力不懈,有的“为赋新词强说愁”,也有少数象黄启裕一样,对世界充满好奇,对人生充满疑惑。好在他于博士班修业期间幸运得法,在法轮大法中找到百思不解的答案,真善忍的法理引领他在人生十字路口抉择正确方向,步上坦途大道。

高精度图片
黄启裕参加晨炼(右一)情形

现代科学与宗教都解不开的迷惑

早在国中求学阶段,年方十四、五岁的黄启裕就经常在想:“人活在世上到底是在干嘛?这个世界是什么?我们这样来去人间一趟究竟是为什么?”他说:“我想这也是后来选择物理系的原因之一,小时候的这些问题一直萦绕不去,我寄望从现代科学中寻求答案。”他以第一志愿考上高中,顺利进入国立大学物理系,获得物理硕士学位后转进电机系研究所医工组攻读博士学位。但是对于人生何为,以及人世间存在的所有疑惑依然如故。

既然现代科学解答不了,黄启裕转而探索宗教世界意图解开迷团,他说:“我看佛经和其它宗教的书,路遇传教士也会停下脚步与他们谈一谈,但无论是课业上的现代科学或者是形而上的宗教哲学,都让我越发糊涂,人为什么活在世上的困惑越结越深。”

大学二年级,黄启裕在踢足球运动中右脚撞伤,送医途中又发生小车祸,使的右腿伤势更加严重,经过医疗诊治的脚外伤似乎痊愈了,可却留下越来酸痛越严重的后遗症,非但如此,腰部酸疼的几乎没法坐着,二十四小时都在酸疼的痛苦中挣扎。着急的母亲到处寻求良方,并且带他看遍全台名医但未见效。后来听从邻居建议学练气功,身体感觉好象有点舒缓,思想上越引发更多的疑点:“这是现代科学所没有的,那么到底气功是什么东西?”于是,举凡民间流传的佛、道和各种偏门小术等气功,都是他好奇探索的对象。

因为中共无理打压而知道法轮功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后某天,学妹问他“有没有听说过法轮功?”启裕回答没有,这位学妹说:“学长,那个新闻讲那么大,你都不知道呀,全世界现在有一亿人在学法轮功。”启裕自此对法轮功有了初步印象,同时也想:“全世界有一亿人在学,那一定是个很简单易学的功法,有机会应该可以去学。”而这位学妹也是从新闻报导中第一次听闻法轮功。

二零零零年初寒假期间,黄启裕和朋友结伴到美国旧金山伯克利游学,在一家中餐馆用餐时,远从中国大陆来美定居的老板自我介绍说他是法轮功学员,因为看了《明慧网》而得法,临别之际递给启裕一张带有明慧网址的名片。

返回台湾一段时间的某天,女友静婵在台湾大学对面的书店看到法轮功并带回简介资料,俩人决心修炼大法,打电话找到法轮功学员洪先生,获悉九天班地址,并且听从洪先生建议,跑去书店购买《转法轮》先行阅读。黄启裕说:“回家打开《转法轮》第一页,才读几行,我整个人就被震撼住了,尤其看到‘往高层次上带人、提高心性’,觉的以前所有疑问的答案都在里面了,越往下读触动越深,才看几页而已,就觉的这一辈子就是在等这个法,我找到了,心也安了。”

全神贯注 学法爱不释手

黄启裕说:“九天班听师父录像讲法,我全神贯注,十分认真的在听,生怕漏掉一个字没听到,越听触动越深,震撼越大,心中不禁自怨:这个世界已经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了,我怎么不知道,我怎么迟延到现在才得法啊。终究发现了宇宙的真理了。”当获知还有《精進要旨》和各地讲法,他立刻冲到益群书店一口气全买齐,抓紧所有能挤出来的时间和机会一本一本的读,他说:“我很会应付考试,每每都是临时抱佛脚就能考的很不错。其实我从小不爱读书,我很少有一本书可以从头读到尾,几乎没有,就算是同侪很着迷的小说也是一样,从头看到尾,我觉的太困难了。”“可是大法的书,我就一本接一本的一直这样读下去,每天就这样子爱不释手。”

令人惊叹的转变

随后的时光就在学法炼功中度过,整个人生也跟着起了极大变化。折磨他坐立难安的酸疼痛楚不知不觉被忽略了,生活起居正常了;以往找不着人生方向因而喜欢飙车的刺激不再感到兴趣;骑摩托车喜欢争先抢道的坏习惯不见了,争斗心逐渐淡化,被汽车司机按喇叭催促也不感到刺耳和生气了;原本二百多度近视和散光的视力日渐好转,在应征物理系助教做视力测验时,测出视力已经恢复到两眼都是一点零的理想状态;以往精神萎靡,黯沉的脸色有了光彩,亲友邻居都惊奇的称道他变的容光焕发,神清气爽。黄启裕身心舒畅,感到前所未有的祥和与平静。

可是练附体气功的指导教授却越来越焦躁不安,开始无理的挑剔渐至经常莫名的暴怒,黄启裕只好离开研究室,办理休学二年。他说:“那时刚得法不久,不知如何讲真相,只是逆来顺受,尽管如此并未感到委屈怨怼。休学期间我回到物理系担任助教,有了薪水收入,便买了很多《转法轮》送给系里学生和同事,也给那位指导教授和研究室同学寄去,希望他们也能受益。”

真善忍法理引领 走出迷雾区

复学的第一年,黄启裕找到第二位指导教授从事研究,获得国家型计划的丰厚经费,黄启裕以他物理领域的背景参与研究,做出了一些成果,并且申请专利,但离实体产出尚有一段距离。每一季都需提出研究成果报告的强大压力,促使教授对外发表的内容越来越夸大,有时近乎吹牛造假。启裕和学弟感到进退两难,尤其背离大法原则的冲击让他感到痛苦,一方面心想这已是第二位指导教授,离开他恐怕让人笑话,徘徊在正负两端的杠杆挣扎一段时间后,黄启裕选择离开,同时语重心长的给这位教授写了一封信。

很快的,系里一位元老级教授成为启裕的指导教授。启裕想要透过研究达到证实大法的作用,适巧二零零四年“未来科学与文化国际研讨会”于五月十五、十六两日在台湾大学凝聚态科学研究中心举行,来自美国、日本、澳洲及台湾等地的专家及大学教授参与,其中有十几位法轮功修炼者应邀参加专题演讲及论文发表。黄启裕找到同属医工领域的法轮功学员凯雄担任他研究实务上的合作伙伴及指导教授,俩人几经研议后订下“幻觉肢体”的研究题目与方向。主要针对截肢患者对其已截肢体仍有疼痛麻痒感觉进行探讨与研究。

把握及时讲真相 智慧源源不绝

在研究工作中,患者由于行动不便,大都雇用看护照料,黄启裕在研究之余把握机会讲清法轮功真相。他分享一则经验。有位来自中国大陆的截肢患者,夫妻俩从中国山东或湖南请来看护照顾,第一位看护照顾他数年,启裕一边做截肢研究,一边慢慢向看护讲真相劝三退,后看护因返乡辞工。第二位看护来没多久突然因事请辞,隔天就要离开,启裕措手不及,赶紧匆匆讲真相,恨不得一股脑的把真相全塞进看护的脑袋瓜里。他记取这次没抓紧时间的教训,第三位一来隔天,启裕就开始找机会讲真相。他说:“接下来几位都是一明白真相就离开,有的一、二个月,有的二至三个星期就离开,换下一位来听真相。病患夫妻俩人感到不解,但我很清楚他们都是为听真相而来,我态度转为积极,不再消极,生怕耽误他们得救的机会。”

心思到位,大法赋予的智慧自然源源不绝,启裕分享他的体验。先前许多同修参与纽约曼哈顿讲清真相工作,部份同修体贴的整理出一些英文真相材料备用,启裕的英文听写程度都不错,但是开口讲则有许多心理障碍。一次,他特地读记同修整理的英文材料,到纽约参加游行时负责拉横幅,一位当地广播电台的洋人记者跑来访问他,启裕说:“当时没有多想,就把记得的真相说出来,俩人用英文交谈,我竟然越说越顺越流利,最后居然是我自己在讲,而不是只有转述材料上的记载,这在以前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这次经验让我体验大法的威德,只要心念纯正,智慧就会源源不绝的跑出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