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志信遭折磨致残,奥运期间被迫害离世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七日】山东省潍坊安丘市法轮功学员马志信,遭中共邪党迫害致残后生活不能自理,全靠妻子和七十五岁的父母老人的精心护理。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奥运之际,妻子被恶党警察绑架关进看守所,马志信病情恶化,于八月二十一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九岁。

马志信,山东潍坊安丘市赵戈镇(原担山镇,已撤销)北院庄村人,原担山镇农修厂副厂长兼业务科长,原来身高一点八米、体重近二百斤。一九九八年马志信、张振芳夫妻开始修炼法轮功,自从修炼大法后身心受益巨大。

自九九年“七•二零”恶党非法镇压法轮功九年来,马志信为了坚持信仰法轮大法“真、善、忍”做好人,二次进京为法轮功说明真相,多次被非法绑架、四次被关进安丘市看守所,二零零二年四月在流离失所中被非法绑架、关进安丘市看守所遭迫害致残,妻子被非法判刑五年,家人及亲戚遭株连迫害。先后被刘江、张进孝、李升华等恶徒非法勒索人民币共计六万九千八百四十二元,这些钱大部份都是马志信的亲戚朋友给借的。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马志信和妻子张振芳被担山镇恶党政法书记刘江等不法人员非法绑架、关押在镇洗脑班迫害。同年十月,马志信、张振芳夫妻进京为法轮功说明真相,在天安门广场被刘江和镇派出所恶警凌兆全非法绑架、劫持到安丘驻京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黑窝,将马志信身上五千七百一十元现金全部洗劫,又把他和妻子分房间进行迫害,第二天,把他们夫妻绑架到安丘看守所。

马志信被非法关押在安丘市看守所三十天后,又被担山镇恶党邪恶之徒劫持到担山镇关押、洗脑迫害。妻子张振芳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从拘留所直接劫持到看守所关押了三十天后,被担山镇恶徒从安丘市看守所直接劫持到担山镇关押、洗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担山镇恶徒刘江从马志信内弟身上敲诈勒索了二千元。

马志信、张振芳夫妻此次进京上访期间,恶警们非法洗劫了家里的放像机一部,摩托车两辆,其中一辆光阳一二五,价值一万三千元,被原担山镇派出所恶警宋××骑够后,又给他老婆骑着上班;一辆重庆八零,被原担山镇派出所司机小高骑着,二零零五年才要回,已是废车一辆。

马志信、张振芳夫妻被担山镇恶党不法人员非法关押在该镇期间,受尽了邪恶之徒的非人折磨。寒冬腊月,零下十五度左右,马志信被迫睡在一间屋里的胶合板上,妻子睡在另一间屋里的破席上,恶人们不给被子盖,恶徒周松山到最冷的时候晚上还故意把窗子打开,李颜伍把马志信的水杯打碎了。每天只给吃一个他妹夫送来的火烧(烧饼)。恶徒刘江还对马志信的两个妹夫进行威胁恐吓,逼迫他的两个妹夫和其他十余人进行轮流迫害,恶徒们见他们夫妻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以后大小便也不让出屋。刘建昌还隔三差五的打骂。马志信夫妻被担山镇恶党非法关押了很长时间,临近过年了还在遭受迫害,最后连看管的不法人员都要回家过年时,刘江向家人非法勒索四万零一百三十二元才放马志信、张振芳夫妻回家。

二零零零年六月,马志信夫妻再次进京为法轮功说明真相,在北京被安丘市恶警非法绑架到安丘市驻京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黑窝,马志信拒不配合邪恶,恶警张金涛和凌兆全抬着马志信从六楼到四楼,拳打脚踢,一脚踢在他的头部,只觉得一阵头晕,眼都黑青了。途经山东省博兴县某镇派出所时,恶警们停车喝酒,把马志信夫妻反铐在水泥柱上,又打又骂,直到恶警们喝完酒后,又把马志信夫妻劫持到安丘看守所。马志信被关进安丘市看守所后,绝食、绝水反迫害,奄奄一息时,恶人才放他们夫妻回家。回家后,原担山镇恶人刘江就在他家门口非法搭建了一间小屋,派十多人轮流值班,非法看管,不准离家半步。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八日,马志信夫妻正在农田锄地,恶徒刘江带着二辆车,派出所的全部恶警和其它部门的恶徒,共计二十多恶徒,到他们农田的玉米地里,再次绑架了马志信夫妻,把他们劫持到了安丘市拘留所,在安丘市拘留所被非法关押了十五天。

出来后,马志信夫妻被迫流离失所。家由七十多岁的父母给看管着,女儿在安丘市一中上学,全靠父母及孩子的姑姑们照顾。

二零零二年四月份,马志信夫妻在潍坊被恶警绑架,后转至安丘看守所关押,妻子被关进臭名昭著的山东王村劳教所劳教。马志信绝食反迫害,被恶徒们铐在铁椅子上,戴着手铐脚镣叫外执犯强行灌食,灌完后管子也不拔出来。之后被非法送到昌乐劳教所劳教三年,由于身体被迫害致多种病症,劳教所拒收。

恶警们又把马志信拉回看守所继续关押迫害,一个月后马志信被迫害致突然出现脑血栓症状、半身失去了控制、手脚不能动、完全失去了自理能力,话也说不出来,眼也看不见事了。马志信被恶警从看守所拉到安丘市人民医院,在医院里,恶人张进校给马志信的姐夫、妹夫打电话,欺骗他们说:不要马志信了,来办手续吧。

马志信的姐夫、妹夫、妹妹们到了人民医院后,也没有见到马志信本人,就被恶警张进孝欺骗着说:先办完了手续后再告诉马志信的病房。

当马志信的姐夫、妹夫、妹妹们来到马志信的病床前时,他们被眼前的惨境惊呆了:他们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这就是原来身高一米八、体重近二百斤的非常健康正常的马志信吗?现在却成了一个神智不清、四肢不灵的残疾人。

马志信被迫害致残回家后,安丘市残疾协会给马志信办理了残疾证书。恶警的魔爪又伸向了他的妻子张振芳,把他的妻子从王村劳教所拉回安丘市看守所关押,图谋对她进行非法判刑并勒索。中共恶徒们利用马志信身体须有人照顾为由再次进行勒索,李升华让交上五万元放马志信妻子回家,马志信说没有钱。过了几天,李升华又说交三万元也行。为了妻子能回家照顾马志信,亲朋好友借了三万元,马志信内弟交给了李升华。张进校、李升华拿到钱后说:办不成,钱全部退回。结果,张振芳被非法判刑五年,关进了济南女子监狱。

得知妻子被非法判刑后,马志信的亲戚就去找张进校、李升华要钱,要了几回都不给,并且还威胁马志信说:要钱可以,把你关起来,再给你妻子加刑。以后马志信又去要了几次,七个月后只退回了八千元,至今还欠二万二千元。

二零零五年张振芳从监狱回家后,邪党恶人不断非法骚扰。二零零七年七月起,马志信身体被摧残的极度虚弱,生命危急,昼夜需要张振芳和母亲二人的服侍,才能坐起来,处理大小便等。地里的农活已无力顾及,任其荒置,一家人的生活极度艰难,令人心酸。

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安丘恶党以奥运为借口,竟然非法绑架了张振芳等二十多名安丘市大法弟子,致使全靠妻子精心服侍的马志信在极度恐吓和精神压力下,病情恶化,于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一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九岁。


附恶人录
刘江,男,原安丘市担山镇政法书记,手机:13606473168,宅电:0536-4252918
宋云清,男,1961年8月生,安丘市公安局副局长,九年多来,一直专管镇压法轮功,罪大恶极。宅:0536-4262329 办:0536-4383905 13706469258
李升华,男,1963年生,安丘景芝镇大石榴村人,安丘市公安局邪恶大队恶警,九年多来,积极迫害大法弟子、无恶不做、人面狼心,为了私利要活埋大法弟子。办公室电话:0536-4383927手机:13153632267
张元亭,安丘市看守所管教,九年来,经常给大法学员强行灌食。宅电:0536-4261032
王继怀,安丘市委书记,传真:0536-4936408 办:0536-4936407 13605369399
程淑平,男,1963年1月生,安丘市公安局副政委,在迫害进京证实大法的法轮功学员时,曾咆哮说:江泽民无能,不能代表本人无能,我就不信治不了几个法轮功。办0536-4383912 宅0536-4262329手机13805362668
张进校,男,原安丘市邪教大队大队长,在迫害不转化的大法弟子时,曾咆哮说:不转化就火化。办公室电话:0536-4368610 家电:0536-4370288 手机:13805362626
张星辰,安丘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办公室电话:0536-4383927
聂作坤,男,1965年出生,原安丘市公安局局长,任职期间,积极迫害大法弟子。办公室电话:0536-4383901 手机:13963630388
盛万波,男,1959年9月出生,寿光市人,二零零七年一月任安丘市公安局局长,任职以来,积极迫害大法弟子。宅:0536-5228226 手机: 13806362866
窦金光,男,1962年6月生,诸城市人,安丘市公安局政委,办,0536-4383902家0536-4262658 手机:13706461968
王子清,安丘市六一零主任 宅:0536-4228659 办:0536-4396617 13963631535
马希彦,安丘市看守所副所长 宅:0536-4261799
董树林,男,原安丘市公安局政保科副科长,任职期间,积极迫害大法弟子。
刘金来,男,原安丘市公安局政保科副科长,任职期间,积极迫害大法弟子。
凌兆全, 原安丘市担山镇派出所恶警,迫害马志信责任人之一。
张金涛,原安丘市担山镇派出所恶警,迫害马志信责任人之一。
高××,原安丘市担山镇派出所恶警,迫害马志信责任人之一。
宋××, 原安丘市担山镇派出所恶警,迫害马志信责任人之一。
葛江:安丘市公安局反××大队恶警,老家安丘市贾戈镇。
刘存亮,安丘市看守所大队长,看守所电话:0536-4262953
安丘市邪恶的610办公室电话:0536-4396609
安丘市看守所电话:0536-4262953
安丘市赵戈镇派出所电话:0536-4710011
安丘市赵戈镇邮编:262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