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精神病院暴力注射药物的贺祥姑向外界求助(录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十八日】这里是辗转传出的长沙法轮功学员、湖南省妇幼保健院门诊手术室护士贺祥姑本人的讲话录音,与录音的记录文稿。贺祥姑目前被非法关押在湖南省脑科医院(即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原来的湖南省精神病院)四病室已三个多月,并于十月十日起遭脑科医院暴力注射损害神经的药针。


长沙法轮功学员贺祥姑

贺祥姑强烈希望向国际社会公布此录音,曝光湖南省610 及湖南省妇幼保健院不法人员这一无人性的恶行。九九年以来,中共将数千名法轮功学员强制送入精神病院,以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进行摧残。精神病院这一医疗机构已成为中共折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工具。呼吁正义的人们给贺祥姑和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支持与帮助,结束中共的迫害。

·录音(3分36秒,MP3)

贺祥姑录音的记录文稿

我是贺祥姑,我是炼法轮功的,在省妇幼保健院门诊手术室做事。我在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三号被伍家岭派出所绑架以后,就把我非法关在看守所。我在看守所绝食十七天以后,把我定了劳教两年,送到白马垅劳教所。

白马垅劳教所当时不收我,因为检查有冠心病,但是经过六一零和我们单位一番口舌以后,还是收下了我。我在劳教所一直绝食两个月,最后,面目皆非,把我“所外就医”,是我二哥签的字。但是我们单位和六一零啊,把我抢到,抢出来送到湖南省脑科医院(现在就是省二人民医院)四病室精神科。

当时到了精神科以后,我呷(注:呷是长沙方言,指吃的意思)了饭,我希望,能够啊,大家都是一个平民百姓,希望得到大家的理解,能够啊,和平地放我出院。三个月以后,(这个)科室的罗主任,叫罗昭平,向我们单位申请,要他们接我出院,可是反复交涉以后呢,他们不接我。

最后,罗主任请示医院(精神病院)的那个院长,决定啊,把我当精神病治。他们跟我强制地注射了叫做利培酮注射液,说是美国进口的,一千多块钱一支,说是治疗什么巫术精神病的,他们几个人哪,四、五个人压着我在床上,跟我打了这个针。我当时问罗主任这个药名,他不说,主治医生叫陈子珍,她也不说,她说“我为什么什么都要你知道?”,她说“我们必须这么做,因为我们不这么做的话,我面临下岗,罗主任面临免职。”。

很多那些清白的病人看到以后也愤愤不平,那些护士也说我们也不愿意为你这样做,但是他们都做了。我对于他们这些象流氓一样的行为、(这个)无理的做法,我不能听之任之,任他们摆布,所以我绝食抗议。但是他们在给我打吊针,还扬言说他们专门给我进口那个什么营养液,绝对不会出现任何问题,两百多块钱一天。

所以呢,我把这些话说出来呢,希望啊,得到世人的理解,能够为我伸张正义。

谢谢大家。




贺祥姑写给湖南省妇幼保健院、省脑科医院人员的一封信

湖南省妇幼保健院院长、书记:
湖南省脑科医院院长、书记及四病室罗昭平主任:

我,贺祥姑,今天把心里的想法全部写出来,希望你们权衡。

我从劳教所“保外就医”出来,是我二哥(贺桂荣)签的字,就应该我二哥负责我的死活。可省妇幼保健院和“610”不同意我家人接我回家,还欺骗他们说在长沙为我治疗,并安排我工作等,就把我直接绑架到湖南省脑科医院四病室精神科关押。说实在的,当时我并无怨恨。无论遭遇什么,我都不会忘记作为一名法轮功修炼者,师父教导的宽容、善良、忍耐……我想,毕竟脑科医院不是劳教所,我可以牺牲自我,给大家一个理解和退让的台阶。

我也谢谢罗主任没有把我当成真正的精神病人对待;胡慧主任及其他同事来看我,我也给予谢意和礼貌。我希望通过这种平和的方式,大家能够理解我为什么要绝食抵制对我的不公,因为法轮功修炼者都是最善良的好人,我没有罪!我想,每个人都能理性的分辨是与非,对与错。

罗主任答应残奥会结束放我出去,后来又说“十一”过后放我,我都认可了,甚至我知道他话里有推辞,我都忍耐,没有怨恨,甚至有一次实在忍不住,流下了很多眼泪,罗主任看到,也只拍了拍我的肩膀,无奈地走了,我都还是忍过去了……

我被非法囚禁在脑科医院已经三个月,省妇幼、脑科医院对我的种种“放人承诺”全部没有兑现。不但如此,从十月十日开始,我被四、五个人强行按在床上,他们给我注射所谓“治疗巫术”的抗精神病药物,省妇幼也再没有来人……

因为我坚持修炼法轮功,在2000年,我曾被省妇幼绑架到脑科医院,也被强行注射摧残大脑的药物,导致我身体极度不适。八年后,这种毫无人性的犯罪行径再次上演!在当今世风日下、道德沉沦的社会,法轮功修炼者秉持的“真、善、忍”是人心回升的希望。而对信奉“真善忍”的民众虐杀与残害,就是对仅剩的这点道义良知的扼杀与摧毁。面对这一切罪恶,我决定不再听之任之,但作为一名修炼者,我也不会用任何暴力与恶的行为:从给我强行打药的那天开始,我决定绝食,直到我重获自由!

纸包不住火。我也相信我的遭遇会在社会上广泛传播,乃至国际社会,我坚信,迫害一天不停止,大众正义的谴责与呼声就一天不会停止!迫害法轮功的罪魁江泽民、罗干等都已在国际法庭被起诉,薄熙来等高官因参与迫害法轮功已被国际法庭定罪。邪终不压正!

虽然经历这些,我仍无怨恨。但我知道,任何人都逃不出善恶有报的因果轮回,施暴者最终将吞咽自己造下的一切恶果!为了你们自己的将来,请三思权衡:停止罪恶,为自己赎回罪孽吧!

我贺祥姑不是罪犯,信仰“真善忍”无罪,省妇幼、省脑科医院也没有任何权力剥夺残害他人的自由与生命!我要求如下:

立即无条件放我,我仍是省妇幼的在编职工,安排我一份轻松一点的工作,因为我的身体无法承受较重的工作。

贺祥姑
二零零八年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