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不是师父给我安排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九日】在我刚得法初期,各种疾病不翼而飞,性格也开朗了,生活和工作愉快,我丈夫非常支持我炼功。可是在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后,他便忧心忡忡,不赞成我出去和同修接触,讲真相的事就更反对。丈夫是一位知名学者,平时非常忙。我除了工作和家务,心里想的就是做好三件事。我认为,他忙他的事业,而我有我的追求,我们互不干涉,相安无事。可是修炼的路不是一帆风顺的,家庭中风波不断。

第一次风波

当中共活摘大法学员器官的罪行揭露后,我讲真相的事更投入,根本没有心思过常人的幸福生活。家务活儿尽量减少。每当他出差回来时,我并不高兴,因为他在家我的行动就受到限制。一个偶尔的机会,我发现他的电脑里储存了一些不雅的照片,是从网上下载的。当我谴责他时,他反而责怪我,说我把这个家弄的没有温暖他才如此。最后他竟然提出离婚。我心想,明明是他的错,他还占理了,还要离婚,这是什么世道?!

按照大法的要求,我是个修炼人,不应该和常人计较,应该宽容。可是一方面我放不下面子, 为了所谓的尊严和人格,不愿委屈自己主动跟他和好。另一方面我放不下情,三十年来,我为了他的事业和孩子的成长牺牲了自己的事业,耗尽一生的精力和心血。他如此无情无义,我既感到伤心欲绝,又怨恨气愤。我在矛盾的痛苦中,一夜无法入睡。最后我决定了,他要离,就离,我决不低声下气。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有人因为炼功,俩口子干的都要离婚了。”可是师父并没有讲真的可以离婚呀,而是要求我们: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应该高姿态,不能象常人一样。不能用常人那个理来要求自己,得用高层次的理来要求自己, 因为这牵扯一个还业和业力转化的问题。法理明白了,真要做到,又觉得难上难。我反复的读《转法轮》的第四讲中“失与得”和“业力的转化”,背诵《真修》。读着这段法,我内心都非常感动和自惭。我对师父说我不要这些肮脏的东西。请师父帮帮我。我要按照大法去做,去修。终于我鼓起勇气对他说:也许是我没做好,我太专注自己要做的事情。没有考虑你的感受。第一次矛盾似乎就这样化解了。

第二次风波

因我的执著,做真相的心不纯净,被邪恶钻了空子,被非法带到邪恶的派出所,要非法拘留我。在师父的点化,呵护下,放下生死和怕受迫害的心;在同修们长时间的发正念后,邪恶没有得逞。回到家,家里的亲人们当着丈夫的面埋怨,说我影响他的事业和儿子的前途。我丈夫也推波助澜,还讽刺我,你真是视死如归,要当圣女吗?我对他说,你也是知书达理的人,你的家人在文化大革命中也被迫害死了,今天在中共采用残暴的手段迫害这么多法轮功学员时,我们坚守道义、揭露迫害错在何处?哪知他拍桌子大发脾气,还对师父出言不逊。

我觉的我做的没错,可是难又来了。

师父说在矛盾出现时,要向内找,怨不怨你都要向内找。我静下心来找自己的漏。发现在潜意识中,真的有当常人式的英雄的思想。我父亲过去是地下党的,当年为了追求所谓的真理,生死抛在脑后(他后来已觉悟)。我很佩服他不怕死的精神,崇尚“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那种大无畏的气节和境界。这个理符合正常的人状态。作为大法造就的大法徒,放下生死在法的某一层次来看肯定也没有错。但是放下生死不等于承认旧势力的迫害,更不等于我们承认旧势力把我们迫害死。按照更高的和正法时期的法理,作为大法弟子是肩负着救度众生的使命,关监狱和“壮烈就义”根本不是师父给我们的安排的路,是旧势力强加给我们的。我们的存在是为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实现史前大愿。所以要超越那个常人的认识,要在法上认识法,用大法来衡量我们的行为。

另外,我找到另一颗隐藏的心,我嘴上说是为了救度人,内心深处把自己圆满,修炼放在第一位,而且是放在家庭和亲人之上的。虽然我认为我修不好,也救不了亲人。但这都不能开脱我没有蜕去为私为我的本性的这一事实。向内找,我发现自己确实不太考虑别人,在家里经常说话伤人,居高临下的样子。认为丈夫这个学者再有知识,还是个常人,离我们知道的法差远去了。对他的成就没有应有的肯定和尊重,有强烈的争斗心,凡是不符合我的看法和意见,就不屑一顾,一概否定。还有妒嫉心、显示心等等。根本没有做到师父的教诲:“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转法轮》)这一句话看上去简单,却体现了无私无我的大觉者的崇高境界,是我们修炼的最高要求。要做到这点,还要在艰苦的去人心的修炼中一步一步的去达到。

接下来,丈夫要求我表态,不要再出去做真相,否则就离婚。在威逼之下,我没有屈服。面对丈夫,我没有、也不能向他做背离真善忍的承诺。我只是说,我会为这个家庭负责的。并心怀一念:否认旧势力的迫害,大法弟子证实法,讲真相救众生是宇宙中最正,最神圣的。我不应该受到迫害,亲人不应该受到“株连”,不应该离婚,家庭应该正常维系。

当然,这之前我也考虑过真的离婚了的事。但最终我否定了离婚。因为离婚会造成对大法的负面影响;其次,失去家庭的环境,会给我证实法带来许多困难;另外会使他做出对大法弟子不善的行为。所以我要以坚强的意志,怀大忍之心,为证实大法,除了向内找自己的执著外,要忍辱负重。每当家里矛盾出现,我就默念:忍辱负重,难忍能忍。

丈夫没有再逼我表态,于是日子又照样过。

第三次风波

我继续做好三件事,只是有些事不能让他知道。

可是我心里不稳,担心他将来又闹离婚,特别是万一他发现我的事后。于是私下盘算财产的问题。因我有这个不好的心,我姐姐提议可用她的名义存一笔钱,至少把自己工资存上。这是大多的常人的做法。有一天,丈夫突然表态,要改变购买大房子的方案。我们可以买单位的福利房,不离婚就选大房子,否则要小房子,已经签约付款了。我一听就忍不住,气愤起来:这个人怎么如此言而无信,不讲信誉,他的人品变的太出格了!

当我静下心来学法时,我意识到,问题就出在自己身上,是我自己招来的,我的不正确的思想在这个空间中的反映。我应该把心放下,特别是去掉对利益,对钱财的贪心。离婚不离婚不是主要的,将来的路怎么走,一切听师父的安排,堂堂正正的按照修炼人的标准去做才是关键,否则我这十多年的修炼怎么体现?

说也真灵了,过了一天,丈夫撤回了他的否定,维持原来的方案。

第四次风波

奥运前,邪恶加紧迫害,当地派出所连连给丈夫打电话询问我在家否,并给他施加压力。丈夫又紧张又担心,他冲我喊,因为你,弄的我生活不下去了。不能安心工作,我的科研也完成不了。离婚!我问他,我做了什么损害了家庭?带来了什么实质的损害?他无话可答。

我克制自己没做任何劝说,一切都是多余的。回到自己的屋坐在书桌前,久久望着师父的法像,真的要走离婚这条路吗?那就随其自然吧。我稍稍平静,便走出去对他说: 好,为了你的工作,我搬走,但我需要一周的时间做准备。说完我出门去同修家。在路上我不由的想到:迫害发生这么多年,他确实受到许多压力 ,成天提心吊胆,担惊受怕。如果分开能够使他得到解脱,我会替他高兴的。我有坚定的信念,心中有法,有师父牵着我的手走在神的路上,什么难都能顶住。而他,还有他们,那些没有得法的人们才是可怜可悲的呀。此时心中没有痛苦,没有怨恨和委屈,而对他生起了慈悲的心。

感谢师父!我终于开始为他人着想了,终于跳出这个情了。回想修炼初期对去掉情的狭隘认为:如果对他没有情,我和他一天也待不下去,那是不可能的。现在我才真的理解,只有生出慈悲,情才会去掉,慈悲是那么高尚和美好,一种大自在,无拘无束的境界。从前,我老是“为私,为气、自谓不公”。而现在我开始转变为“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精進要旨》〈境界〉)。

第二天,我写了纸条和师父的经文一并放在他书桌上--请他写一个正式的离婚协议书,并说以前顾虑他不看师父的法,现在是时候了。离婚不离婚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要排斥大法。

几天过去了,没有动静。我照样照顾他的生活。一直到今天,他再没提离婚的事情。渐渐的,他对我用以前的昵称,出差在外天天打电话。我们是学真善忍的,我会用行为去证明我的承诺“我会对家庭负责”,为他,他们将来得法负责。(我丈夫已表态退出恶党)

学好法,修好自己,才能真正使家庭受益,离婚不是师父给我安排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