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人神一念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九日】二零零四年的一天早上,我突然头晕目眩趴在床上呕吐不止,妻子(也是同修)给我念师父的《论语》。虽然我趴在床上,我能听清妻子念《论语》,但是我感觉声音越来越远,而且非常遥远。我心里想:我也听不清啊,我得回去呀,还有许多大法的事要做哪。这样一想,我又听的清楚了。我想我得起来听呀,可是左侧手、脚、身体都没有知觉。右手一支撑身体,就要吐。

这时,邻居(同修)進屋看到这种情况,说:“你起来呀。”我说:“起不来了。”她又说:“那你是不是炼功人哪?你是炼功人,就起来别趴着。”我想对呀,我是炼功人,任何邪恶都不配迫害我,我起来。我用右手支撑了五、六下,就坐起来了。坐起来之后我开始打坐,过了五、六分钟,感觉全身非常舒服,天清体透,一切不好的状态完全消失。

试想如果同修的第一念是不能让我趴着,我得把他扶起来,那魔难可能加大,以后也许不扶就起不来了。同修用正念激励我,那一瞬间,我用神念而没用人念,否定了旧势力对我的迫害。我神起来了。写出此文与同修交流,希望我们做的更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