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株连家属看中共迫害之邪恶(图)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九日】《华尔街日报》在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日以《直到她生命的最后一天,陈女士说,修炼法轮功是一种权利》为题,头版长篇报导了山东省潍坊法轮功学员陈子秀被中共折磨致死的遭遇,引起国际广泛关注,记者伊安•约翰逊因这报导而获得该年度新闻普利策奖。该文提到:“暴怒的地方官让陈女士赤脚在雪地里跑。据其他目击这一事件的监狱中的人说,两天的折磨使她的腿严重淤伤,她的短短的黑发上粘着脓和血。她在外面爬,呕吐并因虚脱而昏倒。她再也没有恢复知觉,并于二月二十一日去世”。

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的这场迫害,中共动用整部国家机器编造了弥天谎言,在江氏集团铺天盖地的造谣诬陷下,许多西方人士被欺骗与蒙蔽。《华尔街日报》这项获奖的精辟报导,揭露了中共迫害和虐杀法轮功学员的事实真相,帮助了欧美社会关注这场迫害的新视野,许多西方人士这才知道中共如何对付善良无辜的修炼人,以及施用暴力镇压法轮功、迫害人权的恶行。

但九年多来的迫害,其真正的邪恶本质,却在中共精心掩盖下始终隐晦不彰。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七日的一篇报导陈子秀的亲人仍在遭受迫害,颇能让未知真相的世人一窥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邪恶与残酷。

《陈子秀的亲人仍在遭受迫害》一文详述陈子秀虽含冤离世多年,其家人及亲属这些年来却一直遭受中共的迫害。陈子秀的女儿张学玲在未经审判的情况下被非法劳教三年;陈子秀的妹妹与妹夫经历了多次被非法抄家与绑架、劳教等迫害后,于北京奥运前夕再一次被绑架,非法关押至今;陈子秀的外甥李建刚在经受了三年残酷的劳教苦难后,又一次被抓捕,现被非法关押在潍坊看守所已长达三个月之久,李建刚的未婚妻孔茜被捆绑在木制十字架上承受七天七夜的酷刑,现已经生命垂危。中共对这个家族的迫害,不因陈子秀冤死而松手,至今仍在继续着。

笔者由此想到今年八月中旬的一则消息,辽宁省沈阳市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高蓉蓉的母亲,从北京回沈阳修房子,房子修好要返回北京时,这七十六岁的老人却不能通过沈阳火车、长途大客车的“奥运检查”,被拦截在沈阳。老人无法回到常年居住的北京。

二零零四年五月七日,高蓉蓉被龙山劳教所警察唐玉宝、姜兆华电击七小时,脸部严重毁容,面目皆非,肿大变形,满是水泡,烧焦的皮肤与头发脓血粘在一起,面部肿胀后眼睛只剩一条缝,嘴肿得变形,连朝夕相处的犯人都认不出她来了。迫害的图片显示的是水泡干后和烧焦煳的自然状态。有的地方焦煳结痂很厚,可以看出电伤的严重程度。因为许多处是被反复电击,所以水泡、焦煳处多是重叠的。“高蓉蓉毁容案”再次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这场迫害的惨无人道与血腥暴力,又一次呈现在世人眼前。


高蓉蓉被龙山劳教所警察唐玉宝、姜兆华电击七小时,脸部严重毁容。

二零零四年十月五日,在善良人士的救助下高蓉蓉脱离了非法监禁,从医院逃出。二零零五年三月高蓉蓉再遭中共当局绑架,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六日遭虐杀离世时,年仅三十七岁。暴徒连高蓉蓉饱受摧残伤痕累累的遗体也藏匿起来,声称高蓉蓉的父母要看高蓉蓉遗体必须有沈阳市司法局的人在场,令年迈双亲在高蓉蓉惨死后,无法祭奠爱女。

此后一年多,高蓉蓉父母、姐姐到多个部门上访申冤,至今未得昭雪,中共恶徒仍然逍遥法外。公检法沆瀣一气,各部门互相推诿。年近八十的高父承受不住这种悲惨的事实,身患重病,高母无力照顾病重的高父,老俩口只好去北京的女儿家,几乎不回沈阳。沈阳高家所在地的派出所、“六一零”办公室完全知道,却还要将高蓉蓉家人的名字及相关信息存入电脑,以监控高蓉蓉家人。中共迫害的黑手,连孩子都不放过。高蓉蓉姐姐的女儿在已得到加拿大大使馆的留学签证,却因被中共国安列入“黑名单”而无法出境。

江氏与中共发动的迫害政策,“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彻底释放了恶人毫无底线的兽性,给了警察随心所欲施暴的许可;这样的恶毒指令,制造了那么多身着警服、以所谓“执行公务”为名的暴徒。因为中共政策性的放纵,才使此类令人发指的罪恶大面积存在;因为中共有组织的包庇,才使这些恶行得不到有效的制止,罪犯依然逍遥法外。株连九族的迫害,使法轮功学员的亲朋遭受中共的荼毒。陈子秀与高蓉蓉家人的悲惨遭遇,不过是广大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缩影,见证了中共的泯灭人性与残暴本质。

天理昭昭,善恶必报。终有一天,那些参与迫害的中共官员与警察,都将面对人间法律、道德法庭的终极审判。随着法轮功真相的广泛传播和人们日益了解中共的邪恶本性,这个彰显正义的日期已渐近不远。令人鼓舞的是,《九评共产党》问世近四年来,已有四千四百万人声明退出共产党,中共解体覆亡已是指日可待。还对中共抱持幻想的人,应该早日觉醒,摆脱邪灵的桎梏,以免当了中共的陪葬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