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襄樊成孝宝遭迫害纪实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二日】九年来长期遭受迫害的成孝宝现在艰难度日,他妻子也因长期受惊,身体虚弱,儿子正上高中,借钱度日一年有余。2006年10月24日,2007年3月16日,2007年4月26日,2007年6月15日,2007年6月19日,2007年9月3日,2007年……,成孝宝带着对家庭的责任,一次又一次找到段长张军,党办高主任,人事科王某某,段办主任夏学贵,讲述一家人遭受的苦难,并告诉他们大法真相。他一次次被拒绝,一次次遭到保卫科吴平、徐老二、刘有元等人威胁、谩骂、甚至强行拖走。这些人扬言,供电段已判刑四十几人。

成孝宝,现年50岁,为湖北省襄樊铁路分局水电段职工,祖籍四川中江县。1986年,成孝宝患急性黄疸型肝炎,身体一直疲惫,吃东西不香,吃油炸东西、鸡蛋都会肝疼。1997年又患肺结核到武汉住院三个月,检查身体发现有乙肝、胆囊炎、腰椎骨质增生。懂医学的人都知道,治肺必须保肝,保肝影响治肺,二者都是人身最重要的器官。医生说:吃药将来还要吃成药物性肝炎。二者在治疗上相互矛盾,对病人来说犹如癌症一般,比癌症还痛苦,至今医学上没能解决二者治疗上所带来的巨大副作用。吃药多了,邻居嫂子说:你怎么象土里挖出来的人一样。成孝宝疾病缠身,天天捧着药罐子,给家庭造成沉重的经济负担。病痛折磨得他夜不能寐,四肢无力,上班无精打采,真是生不如死!

1998年,成孝宝在绝望中幸得大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不到十天所有的病不翼而飞,干活走路一身轻,活脱脱换了一个人。单位同事、领导、亲朋邻里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1999年7月,江氏邪恶集团发动了对真、善、忍法轮大法修炼人的迫害,一时乌云翻滚,全国上下一片恐怖。早在一个月前,襄樊市中原路派出所恶警李富怀就开始对成孝宝所在炼功点非法盘查,每天到点上监视、骚扰。在大法中身心受益的成孝宝再也坐不住了,同千千万万大法修炼者一样,决心为大法洗清不白之冤。7月21日早,他踏上去省城武汉的列车,当天返回。

7月22日早上炼功时,中原派出所有6个警察监视骚扰他。当天上午,水电段襄樊车间书记王东方就对成孝宝恶言呵斥。10点左右,水电段党委书记就在单位宣读了江氏之流迫害法轮功的诬陷之辞,一场文革式的诬蔑批斗直逼而来。在文革中身心受害的老同事都为成孝宝捏了一把汗。至此,王东方每天上班就逼他“学习”诬蔑、构陷法轮功的报刊资料;逼他写诋毁大法的所谓认识,星期天也不放过。连日威逼下,成孝宝意识到不对:我们修的是真、善、忍,为人有目共睹,怎么让坏人整好人呢?他坚决不写。

成孝宝原来在业务组换家用水表,交往广。他们怕成接触人多,明真相的人多,就把他调到水道班,把他封闭起来。派出所警察也不时到他家和单位骚扰。其中一姓王警察伙同一姓张的女警抢走了他炼功用的录音带、收录机及大法书。其间,襄樊铁路公安处政保科王湘和谭丽,来水电段抢走他仅存的炼功带、法轮徽章及大法书。为邀功请赏,公安处还拍了录像。

水电段党委书记张兆斌为捞取政治资本,积极参与对法轮功学员成孝宝的迫害,不分白天黑夜,派人监视跟踪,逼迫成孝宝的家人时时汇报行踪。12月份单位发放的综合治理奖200元;领工区年终奖;业务组工资与效益挂钩奖700多元等全被扣罚,水电段年终奖也拿不全。据知情人初步统计,从99年到2000年初,非法扣款2000多元。原本一个困难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

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大法真相,抹去对大法的误解,揭露中共对法轮功的丑化宣传。2000年4月,成孝宝不顾个人安危进京上访。上访无门,被劫持回襄樊,非法拘留15天,回单位后又非法关押一星期。宪法赋予公民的上访权力被剥夺,可见中共法制之虚伪。

2000年6月,为澄清中共妖魔化的宣传,他再次进京,在襄樊火车站被襄樊铁路公安处杨宣劫持,非法抢走他和同修的进京车票,把同行的多人非法扣留在中原派出所一宿。第二天他被关押进铁路看守所,成孝宝拒绝看守所非法搜身,值班的姓丁恶警竟用手钳猛砸成的腕关节,三个犯人受唆使配合。

7月中旬,襄樊铁路公安处副处长田广富赤膊上阵,亲自指挥对成孝宝的迫害,恶行是:叫一姓罗的警察关掉监控器(怕恶行暴露),田在监室外猫眼,唆使在押犯人对成孝宝施以“打夯”、“火腿肠”等酷刑,直到田满意为止。酷刑后,成孝宝大小腿肿胀发亮,浑身青紫,举步艰难。期间,王湘和张兆斌多次唆使在押犯李广志对成孝宝进行肉体摧残和精神折磨。

在这两个多月的迫害期间,强加在他身上的酷刑有10多种。如:猪蹄子、红烧排骨、上滑条、面壁、架飞机、打夯、火腿肠、消音、弹蹦子、头撞墙、背宝剑、反铐等等。七月底,张兆斌密谋把成孝宝送往洗脑班迫害,看着成孝宝满身的伤痕,张竟无一丝怜悯之情!而是告诉在押犯人不能再打了,否则他们的罪行就暴露了。

2000年8月,成孝宝被绑架到襄樊市七里店洗脑班继续迫害。此地已关押了襄樊各地70~80名法轮功学员。当天晚上,成孝宝就遭到派出所姓王恶警的拳打脚踢,当时本单位一职工看后心寒。两个月后,成孝宝最为痛心的是:一时糊涂,受迷惑,答应放弃了大法。回到家后,成孝宝反思自己学法前后的变化,明白真、善、忍是真正的高德大法,教人向善,他悔恨的流下了眼泪。痛定后,他写信给市政法委书记姚仁安,声明自己被转化是错误的,做好人往哪转呀!?

同年11月,成孝宝被列入第二期洗脑班的黑名单。11月的一天,成孝宝正在樊东工地干活,被张兆斌叫去并扣押下来。当时成的儿子正上小学,学校离家三公里多,每天要人接送。张既不通知家人,也不准成回家,还指派两名不明真相的职工把守。下午,张伙同公安处来人对成孝宝和另一同修进行文革式的批斗,直至晚上。

2000年12月9日,车间书记罗建修伙同段长蔡连喜强行推他上车,成孝宝的手在车门处挤破出血。虽然蔡一再催逼在场职工帮忙,可无一人上前。成孝宝被洗脑班折磨一个月,没能改变成孝宝的信仰。

2001年1月12日,成孝宝又被关进铁路看守所。他们唆使在押犯李家兵(陕西白河县人)将成的下门牙打掉。成孝宝向公安处田处长反映,田幸灾乐祸地说:他给你“消业”。田的流氓嘴脸,暴露无遗。成孝宝3月份刚刚从看守所出来,事后再次遭公安处绑架,关进看守所。过程中,襄樊铁路公安处恶警高原把他带到办公室,反铐在椅子上毒打。苦难直至五月,骨瘦如柴的成孝宝才从看守所出来,呼吸到自由的空气。上班后工资扣罚一半。

2001年6月21日,成孝宝为救度众生,再次被绑架。为抵制迫害,他绝食抗议。一姓周的狱医(外号周伍)买来开口器,四五个犯人压住成,野蛮灌食。一个多月后,他全身浮肿,长满疥疮。

2002年8月,饱经苦难的成孝宝被樊城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水电段、610、派出所相互勾结,不通知家人,于8月21日,秘密将成劫持到臭名昭著的沙洋范家台监狱。从此,漫长的牢狱岁月折磨向他袭来。

当天晚上,成孝宝就遭到以监区长肖天波为首的几个狱警盘查,并指使刑事犯马家元(孝感应城人)、李玉兴(武汉人)两人监视挟持。第二天,马家元将成叫到四监区一楼三监室,威逼他看诬蔑大法的书,成孝宝不从,即遭毒手。当时,一姓段队长路过看见,他才住手。段假惺惺地说:马家元有气管炎,我们批评他,不让他打人。段走后,马凶相毕露:“你别看他这样说,我们对你们法轮功做的一切,他们都是认可的,我们是经过培训的”。第三天就开始折磨他,夜里12点睡早5点起床。第四天半夜2点睡早5点起床。而这些爪牙们轮换休息。

几天以后,肖天波看无法动摇成孝宝的信念,就密谋送监狱医院迫害,并撒谎说成孝宝有肺结核。成孝宝自修炼至今,百病全无,何来肺结核?这只不过是又一轮迫害的借口。就象中共迫害法轮功制造的借口:“天安门自焚”。中共上下狼狈为奸,卑鄙手段如出一辙。暗地里他们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残酷折磨,表面上又要装出伪善的面孔。高墙内作秀,高墙外谁也不知。真是一墙之隔两重天啊!

成孝宝送进医院后,又是打针又是吊瓶,过了几天还拍录像,一切演的那么逼真。如果这录像拿到电视台一放,保证不少人要为政府的关心感动的落泪。天安门自焚有人到今天还信以为真!据证人证实,为了表现党和政府的关心,要演的十分动人才行。录像时,一个相当有经验的老狱医打针不进,院长亲自为法轮功学员注射,多动人!一切准备就绪,开拍。一切看起来那么自然。录像完毕,马上就换了场景。监视成的狱警说:“你看监狱对你多关心,你要尽快转化”,话中透着恐吓。成坚定地说:“我们修炼真、善、忍没错!”。该狱警立即把犯人马家元叫出去密谋。马回来后态度骤变,威逼说:“限你几天必须转化”。监区教导员熊祖勇也经常到医院与马家元密谋迫害。

随后几个月里,犯人马家元、李玉兴经常对成孝宝打骂不断,甚至抓住头发恶狠狠地往墙上撞。马家元,就是这样一个没有人性的变态狂,年终被评为监狱积极改造分子,减刑一年。监狱就是利用利益诱惑这些没有人性的社会渣子,折磨法轮功学员。在监狱劳教所,这些人渣是恶警的黑手。恶警美其名曰:“他们代表政府执法”。肖天波经常把这句话挂在嘴上。针对马家元的减刑,成孝宝直面熊祖勇,熊无言以对。在监狱,恶警重赏这些凶手以达到他们的目的。仅举一例:有一犯人徐剑,经常迫害法轮功学员陈松,陈松被折磨的骨瘦如柴,年终徐剑减刑两年。

2004年8月21日,成孝宝遭凶犯范耀平毒打。当时同室法轮功学员朱大华见状大喊,肖天波不但不制止,反而叫来帮凶操文斌、田向阳、朱圣文、范耀平及卫生员周自千等凶手,将成孝宝拖往范家台监狱五、八队砖坯场。砖坯场很大,一圈1000米,肖天波在起点乘凉。朱圣文等几个恶犯一边拖一边打,一圈下来成孝宝已站立不稳。肖天波得意洋洋地说:“怎么样?”,鳄鱼的嘴脸尽现。至中午,他们把成孝宝拖到砖窑里冲洗,怕别人看见成遍体伤痕。中午不让他吃饭,下午3点多,沙洋天气40多度,又把成孝宝拖去毒打。他们使用了更恶毒的手段,由恶警张胖子队长带队,将成拖到窑砖里烤。

火辣辣的八月天又加上长期火烤是什么滋味!成孝宝精疲力竭,几乎昏死过去。烤一阵又沿砖场拖圈,边拖边打。再送进去烤,如此反复,几个凶犯直到累倒在地。记不清多少次了,最后一次成孝宝被丢在拉砖坯的路上,奄奄一息,过路重载板车把他的踝关节碾得血肉模糊……。拉砖车的刑事犯看后心惊肉跳,几个做案的凶犯也感到后怕,没人性的张胖子却无动于衷。张胖子、肖天波怕恶行暴露,将成孝宝隔离起来,不让他放风。

在范家台监狱这个黑窝内,有多少法轮功学员遭受非人的迫害,只有苍天知道!2004年9月,在沙洋农管局医院,成孝宝将此遭遇告知监狱政委刘沫扬,刘佯装不知地说:“不可能吧”。这就是对外宣称人性化管理的范家台监狱。法轮功学员在这里身处牢中之牢,遭受巨难。

2005年新年后,成孝宝对身受的折磨绝食抗议。同时,要求收回自己在理智不清时写下的所谓“五书”。肖天波指使恶人将成孝宝铐在铁床上成“大”字型五天五夜。肖还邪恶地说:“打你是为了教育你”。多么冠冕堂皇的狼!

2005年6月,九死一生的成孝宝终于挣脱牢笼回到亲人身边。几年来,每个法轮功学员的历史都是一部血泪史!回家后等待他的又是什么呢?善良的人们多么希望他能有一个安修身心的家啊!

6年来,成孝宝家一贫如洗,身为父亲的他要养家糊口。带着身心的伤痛,他找到供电段段长张军,要求恢复工作。他受迫害的这几年,原所在水电段解体,他的工作关系留在供电段。张不但不答应,还叫来保卫科长刘有元。刘气势汹汹地恐吓:“单位对法轮功的政策性很强,不能安排工作”。保卫科职责与人事安排毫不相干,插手人事,真是奇怪。成严肃地对他们说:“对我的一切迫害都是非法的。”

2006年1月12日上午,成孝宝再次找到张军。陈述:“我修炼真、善、忍做好人谁都知道,没有错!不应该这样对待我。我又是50岁的人了,到外面找事不容易。家里这几年搞光了,我要供养孩子上学,请求恢复工作。这一切没能打动张军,张再次叫来刘有元。2006年1月17日,成孝宝再次找到供电段,讲明真相,并要求恢复工作。刘有元叫来公安处谭丽,阻止成正常反映情况。刘动手将成强行拖出张军办公室,张军看着这一幕无动于衷。老百姓真是有苦无处诉!成孝宝转身找到书记陈进办公室,讲述受迫害真相,遭到吴平阻止,并栽赃说:“你干扰书记办公”。书记是干什么的?不就是管老百姓的这些事情吗?反映情况怎么成了干扰办公?恶人的诬陷张口既来,好似听起来还有理。

2006年7月18日,成孝宝又一次找到张军,张军叫来段办主任夏学贵,夏粗暴地把成推出,叫嚣说:“公安说你有错就有错,公安说你犯法就犯法”。看来在中国土地上,给人定罪的是公安而不是法律。记得有一段顺口溜说得贴切:“它是党的一条狗,守在党的大门口,党叫咬谁就咬谁,叫咬几口咬几口”。人民警察,变成了党的作案工具!这些警察,你们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人民养育了你们,可不是邪党养育了你们。共产党不种地不做工何来收入,它是附在中国人民身上的吸血虫!

2006年9月26日,成孝宝再次找到张军,他反映:由于几年的经济迫害,我家无分文。长期恐惧,妻子身心受到很大打击,根本无力外出打工,家庭生活极度困难。张毫无同情之心,打电话叫来公安处国保大队高平、王××两人。高不由分说,抓住成往外拖,威胁说:“我请示了法制科,再不行给你搞两年劳教”。在当今的中国,老百姓有冤无处说。随便以法治的名义,给你扣上帽子送进监狱。难怪有人说:“豺狼当道走”。中国上空处处有冤魂!可悲!中华子孙!

2006年10月24日;2007年3月16日;2007年4月26日;2007年6月15日;2007年6月19日;2007年9月3日;2007年……,成孝宝一次又一次找到段长张军,党办高主任,人事科王××,段办主任夏学贵,讲述一家人的苦难,并告诉他们大法真相。一次次被拒绝,一次次遭到保卫科吴平、徐老二、刘有元等恶人威胁、谩骂、甚至强行拖走。

2007年9月24日下午五点,中原派出所警察李文华伙同江××,还有一不报姓名的女警,突然闯入成孝宝家,未出示任何证件,翻箱倒柜,抢走大法书及一些真相资料。李文华、江××在众目睽睽之下,拧起成孝宝胳膊绑架走了。这是一群持证土匪。在派出所,恶警李富怀在电脑旁用皮鞋底,使劲抽打成孝宝脸部二十几下。几天后,成孝宝再次遭两年劳教迫害。苍天有眼,体检不合格,劳教所拒收。

历史记载成孝宝的苦难!神佛将惩罚一切恶人!邪恶疯狂的日子就要过去了,那些助纣为虐的单位领导、干事、公安警察,如果人性尚存,你们要问问自己的良心!“善恶有报是天理,只争来早与来迟”。文革期间不也有人闹得很凶吗?十年一过就开始清算。佛法慈悲,这篇文章就是你们最后的机会,何去何从该清醒了!时机一过,你们后悔不及!要为自己留条后路啊!我们不愿看到你们的惨景,衷心祝福你们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