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日】我叫光翠,生于一九六五年,四川广汉市连山镇人,我曾有一段特别的人生经历,要与更多的人交流,所以我把它写出来。

话还得从二零零六年说起,就在八月中旬的一天,我感到腹痛难忍,就去医疗站拿了点药,连吃了几天,都没效果,但还坚持东寻医西找药,又过了几天,也没见任何好转。

后来听说金堂县有一家叫火彭山医院的,说是成都市一个医院在那里设立的,医术很好,我就去了此医院,医生诊断为肠粘连,要住医院治疗,在那里住了八天院,花去了近两千。可是回家的第二天肚子又开始痛了,到了晚上更加厉害,我丈夫只好连夜把我送进广汉市一乡镇医院,吃药打针输液五天,也未见好转,反而更糟,到了喝水喝不进去的程度了,靠插胃管维持着,医生看实在不行了,才叫我们转到了德阳市人民医院去。

那天是九月二十日,到了医院后,经过各方面的检查,还是确诊为肠粘连,要手术,作了腹腔手术把粘连在一起的肠子理开,然后把肠子塞进去缝好,手术结束后,我并没有感到腹痛的消减,反而还增加了伤口痛,两痛相加,真是疼痛难忍,好似要了人的命。处于这种情况下,医生们大会诊,又作检查,说有一节肠子坏死了而没有割掉,是它在起作用,需要二次手术,重新把肠子翻出来,把坏死的肠子处理了,但是却发现了更可怕的直肠癌,医生说两种手术要一起做,会有生命危险,要恢复一段时间再去接通那节被割断的坏死肠,处在这种情况下大便改了道。

随后拆了药线,我们要求出院回家休息,院方不允许。因为我们是农民,没有更多的资金来支付这昂贵的医药费,在我们多次的请求下,院方同意了出院,在仅仅的二十天内,花去了现金一万九千多元,那时不能吃饭食,只能吃粥一类的东西,我一个体重五十多公斤的人,变成不足三十五公斤的人了。

二零零七年三月底,我又去了德阳人民医院,做了接肠和割直肠的手术,在手术的当晚,情况发生了巨变,高烧不退,心跳加快,直至生命垂危,医生拿着病危通知书,一次一次的叫我丈夫在上面签字,我丈夫拒签,医生和他都吵起来了,医生说等天亮你收尸吧!

这是我突然想起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叫丈夫把衣兜里的法轮功护身符给我挂在脖子上,我心里想着李老师的像,不停的向他求救,心里说李老师你帮帮我吧,我不能就这样走了,上有八旬的双亲,下还有上初中的孩子,你救救我吧,我不能撒手不管他们啊。

没过多久,心里觉得没那么难受了,听到我丈夫说:心跳下降了。赶忙去叫医生。我听到医生连声说对了对了,到早上五六点钟时,心跳正常了,高烧也退了,住院十天,东拼西凑够了一万三千多元的医疗费,我才得出院。

我还要说明一点,这都是法轮功帮了我,是李老师救了我的命,因为我上次出院后,在家休息的那段时间,有法轮功学员跟我讲过法轮功受迫害被诬陷的真相,还给我看了法轮功真相资料,给了我法轮功护身符,她还告诉我,只要心里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一定会好起来的。

我现在真的好起来了,体重恢复到了四十多公斤,身体感到很舒服,哪儿也不痛了,为了感谢李洪志大师的救命之恩,感谢法轮功救了我一家,因此我也炼起了法轮功,亲戚们来看我的时候,我把医院里的那段处在生死边缘上的经历和当时的感受说给他们听,他们都赞叹说:法轮大法简直太神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