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当天放我回家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一日】二零零八年六月的一天下午三点,我把小册子装進提包里,拿掉了有可能暴露自己身份的证件和其它物品,也没带电话,并在师父的法像前合十请师父加持后,就出去发资料了。发出不到一半,不知是被人告了密还是被摄像头监控了。当我走到一画店门口时,一辆警车停靠在店门口,随即下来两个警察,问我提包里装的是什么?我不让他们查我的包,他俩凶神恶煞般的大吼,随即一左一右的夹住我,手脚并用的使我失去重心,我被他们按倒在地上。当时大街上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一个人按着我,一个人铐我的手。我就大喊“我是大法弟子,他们在抓好人。大家记住;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我不停使劲大声的喊。他俩赶忙驱使围观的人,我被背铐着推進了警车。

在车里我对他们说;“你们抓我是大错特错了,大法弟子都是好人,我们做的任何事对国家和人民都是好事。”

到派出所后,我被带到值班室。其中一警察B叫我蹲下,我对他说;“我们大法弟子都是好人,我不蹲。”他没办法就让我在凳子上坐。当时我身边坐着一妇女,我对她说;“现在警察放着坏人不抓,竟把我们做好人的大法弟子抓到这里来。”

我的右手被铐得太紧开始发麻,我慈悲的对B说;“快把手铐打开,我的右手铐得太紧了。”B说;“别要求太多。”另一警察進来,知道又抓到一法轮功学员,就去翻我的包里面的小册子,我立即对他说;“我们的小册子里讲的全部都是事实,你们都应该好好看看。”抓我的另一警察A从外面進来,把我的手铐打开,由背手铐改为正面铐,并带我到办公室去。他们询问我姓名,地址。并把纸笔递过来。我只说我是广东的,什么都不写。其中一青年凶巴巴的对我说;“我们有权力调查你。”我说“大法弟子都是好人,没什么好调查的。”我坚决不写。

又進来一领导模样的中年便衣警察C,我一看见他就对他说;“你一定明白大法弟子是怎么回事?大法弟子做的是最正的事。(我不知道他就是在这个地区管迫害法轮功的头目)。A对C说要找个空调房去问话,我们就去了一小房间,真有空调。C在我旁边,A坐对面。

下面是我们的对话过程;

C:快说出姓名。你们的师父都敢公开姓名,你怎么不敢?
我说:没必要。
A:我们要调查你。
我说:我们都是好人,没必要调查。
C:怎么不敢说姓名?
我说:做好事不留名。
C:你们是违法的。
我说:我们做的资料都是叫世人明白真相,都是救人的。叫世人不要被邪党毒害,欺骗。你们警察应该为人民、为自己着想,要明白真相。不应站在恶党一边助纣为虐,迫害好人。你们知道吗?贵州有个亿万年的藏字石,写着“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说明共产党就要灭亡了,你们还在帮恶党迫害好人。

他们不出声了。

C出去打电话(讲方言,我听不懂)。我对着A警察发正念,两眼正视他,他也想看我,但是他看到我就把眼睛移开,有气无力的说;“叫你说姓名也不说。””

C打完电话進来,拿着我没发完的小册子一边数一边说;“怎么样?敢不敢说出自己的名字?”我仍旧说做好人不留名。

就这样僵持了大概半个小时,我对A说;“快点把手铐打开,我不是坏人,我要回家,你们这样做是非法的。”A不说话。

又过了一会,他们说送我去公安局,我说不去。A连拉带推的押着我走出了派出所。C见我不肯上车就说;“送你去公安局只是聊聊而已,怎么不敢跟我去吗?”我说我愿意与正直的人聊,你对大法还有什么不了解的可以问我。”就这样,我上了C的专车,车上只有我和C,车刚一转弯我对C说:“现在没人看得见了,你快点放我下车,你们抓我真的是错了。”过了几分钟C突然说;“我可以放你回家,但是得晚一点,你相信我吗?”我说;“我相信,我们拉勾。”C和我就象小孩一样拉起勾来。我对他说;“我有家庭,有老婆孩子,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抓我一个等于害了我一家,你放我回家就太对了,你会有好报的。”他说;“我知道,一到公安局我就会把你的手铐打开,然后再聊。”

到了公安局,他把我的手铐打开,然后说;“要放你也不能在派出所放,是有人举报才去抓你的。在派出所就把你放了会打消他们抓人的积极性。”我说:“现在做好人都很难的,人多口杂,特别是政府部门内部关系太复杂了。”他听后很开心。我接下来就继续给他讲真相。他听得很认真。当他出去打电话时,我就加强发正念,解体操控他后面的邪恶因素。我心里对师父说,他是我救的人,我要救他。他打完电话回来后,我继续给他讲真相。他经常往外看,希望天快点黑下来,好快点放我回家。他问我炼功有什么体会。我就把我以前患过很多病,到医院看不好,通过修炼法轮功把病都修炼好的体会告诉他。他说你们在家炼他们不管,但发小册子之类的就不行。我告诉他,我们不忍心看到同胞们受难于各种天灾人祸中,才出去发资料的。我们真是在救人。他说:“可是政府不允许啊!等你们平反才做也可以啊。”我说:“这是我要面对的最大的困难,等平反了就太迟了,今天我们尚未平反,你善待炼功人你会有好报的。你拿去的资料中有几张护身符,你可以放在车上可逢凶化吉。”

天终于暗下来了,他说:“走,我送你出去。”他送我到大门口时,我对他说:“你可别派人跟踪我啊。”他笑笑的说:“我怎么会呢。”以防有尾巴,我在街上转了一个钟头左右,当我到家时快八点了。妻子等我回家时说了一句,真把我吓着了。我马上到师父法像前合十。

以上讲述了我一次“被抓”和“被放”的真实经历,此事给我两点启迪:

一、凡事正念要足。我散发资料被抓当天就能放回家,是因为我散发资料时想的是救度众生,虽然被抓,正念十足,还向抓我的警察讲真相,所以,师父就帮我。

二、遇事要向内找。师父多次告诫我们遇事要向内找。我反思为什么“被抓”?那是因为我“有漏”。出事前,师父曾在梦里点化我,我梦见看到丝网上有很多孔,暗示我有漏洞。那时公司生意差收入减少,我把精力全放在生意上,而且还想着老板怎样解雇我,解雇后怎样多补些钱,如果不能满足要求,就要让他难堪……。就是这些常人的执着,给邪恶钻了空子,找到了迫害的机会。如果在修炼中时时向内找,不断去掉执着,邪恶也就没有迫害的理由了。

以上是自己修炼中的一点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