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正念闯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一日】北京奥运前后,邪恶在我地区疯狂绑架迫害大法弟子,各地的协调人和资料点被破坏的很严重。一天早上,派出所的几个公安人员上我家敲门,只有孩子在家,我没在,孩子从猫眼看到了他们,就打电话告诉我,让我别回家,孩子一直没给他们开门。孩子把家里的大法书籍资料收拾了一下,等他们走了后,出来和我一块去了外地亲戚家。

在亲戚家,我冷静下来,想我哪里做的不好被邪恶抓了把柄迫害我呢?师父叫我们遇事往内找自己。这一阶段,我对自己有些放松,求安逸心,同时自从去年我家被邪恶抄家,抢劫了电脑、打印机、卫星锅和大法书籍等物品,丈夫再次被绑架劳教,自己的怕心越来越重。干什么事时,经常想自己太有名,得注意点。表面上还冠冕堂皇,认为自己有孩子和老人需要抚养,实质是保护自己不受迫害的私心。

这时要稳住心,学法,向内找,去怕心,重视发正念。向班上请了几天假,静心学法,想想,自己为什么怕心这么重,是因为放不下情,挂念丈夫在里边受迫害;放不下对老人和孩子的情,特别是孩子。我和丈夫曾被双双劳教过,孩子幼小,寄养在亲戚家,孩子虽然也学过法,但想爸想妈,不守着亲戚哭,怕他们难过,也怕他们不理解说爸妈,自己晚上经常哭着睡觉,不长时间,眼睛就近视的看不清东西了。是邪恶迫害的我们骨肉分离,但邪恶还耍流氓,说我们不管老人、不抚养孩子了。

想起这些,我心里还愤愤不平,恨不得让那些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恶警立即遭恶报,这不是争斗心和报复心吗?把这当成了人对人的迫害,没把自己当修炼人,慈悲他们,他们是被邪恶操纵着,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了罪,如不悔改赎罪,他们将被淘汰,他们是多么可怜啊!

想到师父讲法里说遇到困难不要绕开走,这正是讲清真相的好机会。心想,不能躲,既然邪恶找到了我,那我就做好。心中对法坚如磐石不动心,环境是大法弟子自己开创的,正念清除邪恶,绝不认同邪恶迫害的借口。

师父在《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说:“你们可以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的生活方式去修炼。只要师父说它是可以的,你们就尽管去按照常人的生活方式去做,因为你们的路就是这样走的,人就得用这样的方式得度。”我悟到被抓、被迫害、流离失所都是不正常的修炼状态,一定是旧势力的安排!旧势力就是以我们个人修炼为重为借口,钻我们心性的空子,以恶的方式对待人,不断制造迫害,制造矛盾,干扰正法,破坏大法弟子所特有的与过去一切修炼方式都不同的修炼状态,目地是破坏性的检验大法弟子和毁灭众生。

我们是师父的弟子,我们有更大的使命在,那就是: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坚定的发出一念:邪恶不配考验大法弟子,我们有师父管着,不断学法,在法中归正;我们也不是和邪恶争斗来了,大法弟子就是在扫除障碍和否定迫害中救度众生!

再有与同修配合上太强调自我,老觉的自己悟的对,别人都得听自己的,一不随心愿,就不高兴。这也与自己的个性有关,自己固执任性,还觉的自己有主见。学大法后,有些改变,但跟法的各个层次的要求相比差的很远。嫌弃不精進学员,对三件事做的好的大法弟子又嫉妒,觉的自己又要上班,还有孩子和老人要照顾,还要做好三件事,心里累,看有些学员,退了休,领着工资,孩子都成家了,多轻松!师父在(《精進要旨》)中说:“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在《转法轮》中师父说:“妒嫉心这个问题很严重,因为它直接牵扯到我们能不能够修圆满的问题。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炼的一切心都变的很脆弱。”认识到了,我就要彻底去掉。又找到自己还有名利心、显示心、色心等等,这些我都不要,都去掉它,我要纯纯净净的跟师父回家。

这样我感到轻松了很多。我想回家,亲戚怕我回去受迫害,想叫我请长假。我打电话一问,他们已经到单位找我好几次了,我决定回去,叫亲戚放心,我全盘否定迫害。

我回去后,先到了个同修家,跟她交流了一下,她看我心态不是很稳,说了句:“听师父的,不管到哪里都要证实法。”我想师父可能让同修点化我,我也加强了正念,把心一放到底,去留由师父安排。

我到了班上,不长时间,派出所的公安就把我带过去了。在派出所,我想起师父的法“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洪吟》〈威德〉)“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去向邪恶保证什么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恶妥协,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为,神绝对不会干这种事。”(《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我一直发正念,解体操控他们的一切邪恶因素,并请师父加持弟子,我一定要过好这一关,证实好法。

他们想搜家,我坚决不配合,不给他们钥匙,我没带,也不说在哪,并警告他们搜家违法。他们骗我说如果我交出钥匙,还给我留下几本书。我说大法比我的生命更珍贵,拿我的命可以(后来悟到命也不能给它),不准拿我的大法。就是因为这一念,师父保护了我,他们找人开了锁,搜了两个多小时,我四十多本大法书,他们一本书也没找到,找到了一套师父在《广州讲法》碟子,也没拿。

派出所所长问我和谁联系,材料是哪来的?认识某某人吗?我说:“你别问这些,我什么也不说,这也是为你好,也不让你造业,”同时正视着他,发出强大的一念,解体一切邪恶,他再不问了。后来我在那里一直跟他们讲真相,讲法轮功是高德大法,使人道德升华,身心健康;讲大法洪传八十多个国家,只有中共迫害法轮功,为什么迫害?因为中共是假、恶、斗,和真、善、忍对立;讲中共是反华势力;讲九评;讲天安门自焚伪案;讲藏字石;讲现在的天灾人祸和天灭中共、退党保命,自己在讲的过程中心态越来越好,师父给我智慧,气氛很祥和,他们有些听進去了,问了我些问题,我一一作了解答。

一开始所长还说凭我的态度不配合就送我到看守所或劳教,我不为所动,心想,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后来通过我讲真相,他改变了很多,他还一再说,他们那些搜家的怎么还不回来,等他们回来后也没搜到他们所谓的“证据”,很快就让我走了。

这次被迫害,是自己有漏洞,让邪恶钻了空子。但只要我们信师信法,向内找,正念正行,就会柳暗花明。

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希望对同修有所借鉴,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