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农村大法弟子修炼体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四日】我是一名农村大法弟子,性格非常内向。总感觉自己修的不好,没有什么可写的,愧对师父的慈悲救度。现在我把自己在正法修炼救度众生中所走的路向师父和同修汇报一下。

我九八年得法。由于自己带着人心而学法,在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大法时,我被绑架到看守所,写了不修不炼的保证书。后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与同修的帮助下,零四年我与妻子从新走入大法中来。

此时正法進程在急速推進,救度众生迫在眉睫。我和妻子与同村同修晚上一起骑摩托车到二十几里没有去过的村庄去散发真相资料,到公路两旁的电线杆上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随后大纪元登出《九评共产党》,这是师父的正法最后时期救度众生的安排。可我当时产生了怕心。随着加强学法和读师父的《精進要旨》,坚信师父坚信法,这种心态越来越少。这是师父的慈悲呵护帮弟子去掉不好的物质。“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在向世人讲三退时,我开始被人的观念和执著挡着,不知如何开口,后来多学法和看同修的切磋文章,加强了正念,开始给身边的亲朋好友讲,把好友利用各种方式请到家中讲。这是师父的呵护让我在法中升华,救度有缘人。以后就在田间地头讲,在乡里乡亲修盖房屋时讲,使很多世人三退得到救度,这都来源于在大法中熔炼和师父的慈悲呵护。但对于不听真相的和你争执的就容易被常人心带动,产生争斗心,气恨心和自卑心。当静心学法时,心中又充满了正念,心想只要有机会,我就讲就救,救一个是一个,解体一切邪恶,把自己溶于法中,把不好的物质去掉,在法中升华,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救度更多的世人。

在散发真相资料时,我就同本村同修分开散发,女同修晚上不方便骑自行车,她们就在近边村庄散发,我自己就骑自行车在比较远的一些村子散发。每次散发真相资料时,我就一路发正念,到村庄时随散发随发正念,清除正法道路上的黑手烂鬼与共产邪灵的一切因素对救度众生的一切干扰,请师父与正神帮助让每一份真相资料都能顺利送到千家万户,让更多的世人明白真相,回归善念,退出邪党的一切组织,让生命得救。当资料少时,我就一个胡同一个胡同的隔几户放上一份真相或放到砖垛上,草垛上,心中发出一念:每一份资料都是法器,是解体邪恶的法器,是让生命回归善念与得救的法器,他放射着慈悲与正念之场,都是有灵性的,他会你传我,我传你,让更多的有缘人得救。每次散发真相资料时都很顺利,有惊无险,那都是师父的慈悲呵护。

在散发资料时,有时出现分别心,农村的老房都是些老年人住的多,老年人识字的不多,眼睛不好使,怕他们不看,把资料给扔了,其实都是人心与观念。我在学法中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在法中升华,让每一个生命都得救,不落下一个生命。

奥运期间,乡政府来了八个人来看着我们,收我们的身份证,不让出村。当时有人心我们没有正念否定,其实他们也是被恶党毒害最深的人,他们也是有缘人。开始我们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对众生得救的一切干扰,后来我们开始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有的生命明白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同时我就利用中午午休时把用塑料袋装好的真相光盘,用回形曲别针放到世人的棉花秆上或玉米秆上。发正念清除干扰世人得到资料的一切邪恶,请师父帮助让世人认真看资料明真相,让生命得救度,解体邪恶。

这是我五年来在学法中,在信师信法中,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与点悟下,左一脚右一脚的跌跌撞撞中走到了今天,期间走过弯路,暴露出了许多没有去掉的人心。

在正法的最后时刻,让我们以法为师,多学法,从法上认识法,无条件向内找,归正自己一思一念,发挥自己的能力,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完成史前大愿,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和众生的期盼。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