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大法弟子牟永霞被迫害经过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六日】大庆让胡路区大法弟子牟永霞9月24日被邪党非法秘密判刑四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女子监狱集训队迫害。她的家人没有接到她被判刑的任何消息,到处打听才知道人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女子监狱,但恶警不让见面,说是“严管”三个月。

牟永霞,女,1949年12月9日出生于吉林,汉族,大学学历,高中政治教师,居住大庆市让胡路区长青一区44号楼4单元202室。牟永霞是文革后的第一期考生,下乡十年的精神重压,使她疾病缠身、肾衰、胃病、心肝肺都有病,加之外伤瘫痪,几度生命垂危,久治无效。多年来她失去了生存的希望和信心,她的心里灰暗到了极点,孩子五岁时,她的小家庭解体了,她是活一天算一天了。没想到1998年10月,牟永霞绝处逢生,喜得大法,修炼没多久,就象做梦一样,一身病全好了。亲友无不喜出望外。从此,十年来她没吃过一片药,大法救了她的生命,使她身心健康,她立志终生修炼法轮功

2008年7月8日14时左右,牟永霞只身打着伞,去看望远方归来的儿子,途中被龙岗分局几个骑着自行车的国保大队便衣拦路、绑架,恶警当即抢走她两个手机和随身钱物。

这时,恶警齐春波、徐彦军(绑架孟庆英的恶警)赶来,对着牟永霞大叫:“你认识我吗,气死我了,给我上网叫恶警,你看我们恶吗。”牟永霞当时不明其意,也不知他俩是谁,后国保几个便衣互相称呼,她才知道他二人是谁。齐春波、徐彦军两人认为牟永霞是曝光他们二人恶行的人,所以到处找她。

牟永霞被绑架到龙岗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后,恶警于英斌把她背铐在铁椅子里,双手铐的很紧,一会两胳膊都肿起来了,手铐卡在肉里,手和手腕肿痛的更严重;恶警还用胶带绕头好几层把她的嘴封住,使她呼吸困难,还不给食水、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牟永霞头晕闭上眼睛时,恶警于英斌就用冷水浇她的头,还用书打她的头。

当日深夜,国保大队恶警和长青民警队齐春波一伙人,全部着便衣,乘着两辆轿车,挟持牟永霞到她租住的长青一小区37号楼2单元602室,恶警齐春波拿着抢去的钥匙,强行开门,强盗一样的入室抢劫,翻箱倒柜,搜出她仅有的三个装着个人衣物的旅行箱和一个用了十多年的价值400多元钱的带报警的高级玻璃钢的小手提箱,里边放着给孩子留下的四万元钱和个人保存的一些重要证件、物品,牟永霞制止无效。一国保恶警到厨房拿来菜刀劈碎箱子,把里面的钱抢走,还有她的生活费用近万元,那几个箱子就这样给破坏了。

恶警把牟永霞孩子小时玩的简单相机、她自己的录音机、刷墙围子用的几瓶红油漆和刷窗框子用的几瓶白油漆也抢走,说是作案用的。恶警还抢走了牟永霞仅有的三本大法书、大法师父一九九四年广州讲法录像光碟十六张,这伙恶警临走时把她的这些东西扔到一个小型格布旅行箱中,当时有人说查查多少,有恶警说“不用查了,就写五千多吧”,就没查把那只箱子一起抢走了。后来恶警在所谓判决书中说搜到“宣传单卡片共计5340张,光碟361张,法轮功书籍355册”。

午夜十二点后,恶警带着抢来的钱物,再次将牟永霞绑架到国保,仍再次铐在铁椅子里,这样迫害近两天一夜,还强行抓住她的手按手印。之后恶警把她绑架到市第一看守所。牟永霞的身心受到严重损伤,接着昏迷多日,几度生命危急,小便失禁,第一看守所警察把她送人民医院抢救两次,大约住院六、七天。在医院抢救期间,龙岗公安分局国保恶警于英斌和另一个恶警到医院监视,不让家人来护理,而当牟永霞昏迷时,俩恶警就把她拽起,用力往床上摔,把她摔醒,摔得她全身脏腑无处不痛,血压反弹,因此牟永霞又多住了一次院。

9月24日,牟永霞被邪党公检法非法判刑四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