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通过一点一滴在工作环境证实法》有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三日】读了《通过一点一滴在工作环境证实法》这篇文章后深有同感。我得法于一九九九年二月。当时我校的校长,人人都说他很善良,但缺少管理能力与魄力。在当今善恶颠倒物欲横流道德下滑的年代,“人善被人欺”这句话在我校校长身上表现的可谓淋漓尽致:开会他在上面讲话下面的声音压过他,行政领导班子开会谁都比他大,连学生都欺负他。在这种环境中我得法了。

我得法后,首先按照大法的标准来归正自己,从做一个好人开始,每天都是最早上班,打扫好办公室及周围的公共卫生,工作认真负责,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大法弟子祥和慈悲的场感化了我身边两位女同事,我们三位女员工配合的非常默契,除了干好本职工作外,学校中一些公益性、临时性的我们都能积极主动义务去做,学校领导老师无不竖起大拇指,令兄弟校领导羡慕不已。一次在初中毕业会考期间,一位兄弟校领导到我校任副主考,在闲聊中当着我们三个女员工及学校领导和外校老师的面夸我们是全县最棒的,最后说了一句听说她们都是炼法轮功的(两位未修炼,当时大法已受到迫害)。

当今人类道德败坏一个最主要原因,就是对金钱无度的索取。学校设有一些小金库,时不时都会得到一些不正当的钱,在修炼前我会心安理得把这些钱放在口袋里。得了法以后,我想我现在是大法弟子,就得用大法来归正自己,有的钱被我当面婉言拒绝了,有的会计都造册了,你不签字会计结不了账。拿了这些钱以后,我就把这些钱添置一些办公用品,如文件袋、茶叶、订书机、计算器等。一次在路上我与校长相遇,他脱口而出:“人人都象你这么好就好了”。我回敬一句:“那很简单,人人都炼法轮功”。校长说:全校一百多位教职员工除了我之外,没有一个人没有向他要补贴,不是跟他吵,就是跟他闹,搞的他疲惫不堪、焦头烂额。

这位校长退休后又换了一位校长,这一任校长与上一任校长正好相反,按常人的话说很厉害,权力看的很重。这一任校长是我的高中同学。每一年我高中同班同学都要聚会一次,头几次都是较有钱的人请客,四年前,我想我也得请一次,在餐桌上同学们说应该校长签单,我说我买单,校长坚决不让我付钱,硬是把单签上了。等大家都走后,我一个人又回到酒楼取走了单子,付上了酒钱。开酒楼的正好是我校的两位老师,他们感到很震惊,其中有一位正好是心里藏不住话那种人,第二天我想肯定会把我这种做法当成新闻第一个告诉校长和其他老师,这样既给了校长面子,又归正他的不正当行为。

在修炼前,我是一个被医生判无期徒刑的绝望病人,浑身无力,吃什么、拉什么,尤其是腰疼的我完全丧失了工作能力,不得不从讲台上改行做后勤工作。修炼后,我焕发了青春,五十三岁的我,竟然还长高了二公分,一位二十年前我曾经教过的学生,一次碰上我说:“老师我知道你炼法轮功,从你整个精神状态炼功前后判若两人我就知道你已经得道了”。一位退休老教师告诉我说:“看你腰挺的特别直,法轮功肯定是被冤枉的,你路子走对了”。更神奇的是今年高考,我校设有考场,一位外校女生因遭车祸踝关节骨折,需人背進考场,男老师推来推去不好意思背,女老师怕背不动也不敢背,我挺身而出我背,当我背着与我相当个子的女生,迈着轻盈步子路过主考室走進考场时,我感觉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我。要知道二十年前我就是因为腰椎骨质增生被迫离开讲台、在我校将要退休女教师名单中我是排在第一位。在此我感谢师父给我安排一个这么好证实法的机会。

由于我得法后,大法弟子出淤泥而不染的高尚品德在校长和老师中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大法遭到迫害后,我的环境相对来说就比较宽松,与同事学生讲真相促三退就比较容易。一次次的邪恶干扰迫害到校长处就以我本人表现很出色顶住了。记的2002年邪恶很猖狂时,市“六一零”头目专程来到我县,把校长(指前一任)叫進了政法委,说我又是党员又没写所谓的保证,校长只说了一句我表现的很好,那个“六一零”头目又拍桌子又瞪眼睛,气的把校长训了一顿,关了好几个小时不让他走,最后校长说用他的生命为我作担保才把他放了。校长出来后告诉我说:“还好你没去,我从未遇过这么凶的人”。我回答说:“恶的在善的面前会被解体”。

校长遇到师生的无理取闹表现的软弱无能与邪恶对大法弟子干扰迫害表现的大义凛然成了鲜明的对比。师父说:“就是一个常人今天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师父就要保护他了”(《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表面上是校长保护了我,实际上是师父、是宇宙中的护法神在保护着他,在给他正的能量,校长为自己在宇宙正法中摆放了一个很好的位置。当时《九评》还没出世,为了减轻校长的压力,我跟校长说我把党员退了,校长叫我马上写退党报告,当我把退党报告交给校长时,真的有一种石头落地的感觉,我告诉他退党是我多年的愿望,我终于实现了。

几年来,我与本地几位同修同样都参与了做证实法的项目,有的被邪恶非法劳教,有的被绑架到洗脑班,唯独我什么事都没有,反而引起了同修的误解。在此,我想引用一次甲同修被非法劳教后我校行政领导班子会上校长(指后一任)说的话作为答案吧!会议一结束,与会的一位老师(是我的亲戚)非常激动的来到我的办公室,说:“校长说某某人(甲同修)被绑架,她的校长说她参与政治,我为什么要为她作担保。而你就是因为工作表现好,连续两任校长都非常好,一次次为你做担保。”曾记的甲同修在一次集体切磋中说过:她的校长问她怎么做好人,她说显的很苍白。当然我并没有指责同修的意思,更没有显示我修的好,我只是想通过明慧交流在师父的慈悲点化下早日解除误会,有间隔肯定都有人心在,各自向内找,解体旧势力强加给我们之间的间隔,形成整体,共同做好师父要求大法弟子做的三件事。

走入大法已将近十年,无量慈悲的师父把业力满身的我从地狱中捞起。我深感离大法的要求还有很大的距离,特别对陌生人讲真相还没有突破,许多执著心还未修去。同修间的间隔、误会象一道无形的墙挡住了我们助师正法救人的步伐。我在工作中的点点滴滴只能代表我证实法的一部份,并不代表师父给我们安排证实法的全过程。因此写到此,我的心情依然是那么沉重,只有走出为私的自我,冲出旧势力设的重重障碍,大法弟子形成整体的时候,才是法对我们的要求,师父才会发出欣然的微笑。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