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九江市浔阳公安分局及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

我在九江市浔阳公安分局及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三日】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五日早晨,我在街上被一名叫吴亚平的保安人员伙同另两位保安强行带到江西省九江市浔阳公安分局,恶警黎军、孙某、朱某对我非法审讯,并作记录。中午我很饿,要回家吃饭,孔江不让,有人给他们送来中餐,他们吃饱后恶警高捷竟可耻的叫我和另一位大法学员吃他们的剩饭。

下午,恶警黎军等又做了一次笔录,然后置我于不理。等到半夜一点多钟,孔江拿来一张空白表要我签名,被我拒绝;他又拿一张拘留15天的表要我签字,我问凭什么拘留我,他说:就凭你是法轮功。说着就抓住我的手腕,我挣脱他的手不肯走。孔江嘴里骂着脏话,打我一耳光,就与朱某一起架着我拖下六楼。恶警高捷连骂带吼逼我上车,我不配合,就是不上车,他扬起手想打我,我双目正视他那瞪着凶光的眼睛,他手缩回去了,然后二派出所的恶警冲上前掐着我的脖子,将我强行塞进车里。

在拘留所里,我绝食抗议迫害,几天后浔阳分局副局长王小军来了,问了情况说回去研究,第二天浔阳分局法制科的胡科长来,说案子已调到法制科,只要你吃饭过,两天就答复你。

等到六月十日(拘留期满),拘留所通知家属接人,可是孔江、黎军却拦在门口把我推上车,我发现车子直奔马家垅劳教所,就高呼要起诉他们非法关押,此时黎军得意洋洋的说:共产党不会理你的,你是要上诉吗?,谁理你啦。此时我才明白,什么公安局长、法制科长原来都是一帮骗子。

零四年六月,我被非法关入人间地狱的九江马家垅劳教所,在女子大队那栋楼里,每间都关着大法学员,其余都是吸毒犯及其他违法人员,干部利用这些人中最坏的人包夹,监控大法学员。刚进去,我很想看一眼多年不见的功友,可是窗户都糊着纸看不清,就这么望一眼都遭到包夹的谩骂:再看就抠掉你的眼睛。

恶警强迫我们每天早晨六点起床做奴工,一直做到晚上九点,有时更晚,还要刷洗所有厕所,因轻声背经文被加期15天,每天下午洗澡洗衣只限十分钟,早上洗漱上厕所轮流出去,为了限制大法学员碰面,要等包夹大声问清别的房间大法学员回房了,其它房间的大法学员才能上厕所,不管大法学员怎么内急都要强憋忍受。很多大法学员由于长期不能及时大、小便,有的都憋出结肠了,有位60多岁的老人,因此长期解不出大便,肚子胀的很大,可包夹每餐都给装满满一碗饭硬要她吃下去,因我们连去打饭的权利都剥夺了,而对肚子饿、饭量大的大法学员,她给你装一点点饭让你吃不饱。这些包夹是整天想着坏主意整大法学员,后面有邪恶劳教干部撑着指使的。

有一次在恶警的指使下包夹给我的饭里拌了药,我吃后连连呕吐,包夹硬不承认拌了药,我就藏了点呕吐物说等家里来人拿去化验,这下激怒了吴姓恶警,大叫:拌了药又怎么样。我绝食抗议,恶警们轮流找我谈话,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眼皮刚搭上就叫吸毒犯拖起,来回在房间不停的走,走了三天两夜,两腿硬的象木棍随时都有倒下去的可能。恶警邪恶的说:不吃饭就不允睡觉,大热天不允洗澡。每次灌食,恶警就叫来七、八个吸毒犯把我强迫按倒,插管子插的鼻腔大量淌着鲜血,很痛苦,郭政委阴沉着脸说插不进也要插,其实灌食是迫害大法学员的一种刑罚。

绝食期间,恶警周静曾威胁说:要把我的事通知我儿子的学院,让我儿子上不了学。恶警陈卉曾邪恶的说,把你灌食的惨相拍下来寄到你儿子的学校,让你儿子抬不起头。劳教所的恶警们利用各种见不得人的流氓手段迫害大法学员。

后来恶党派来一群高级流氓,其中一姓胡的男青年,声称是中共中央党校的老师,看过法轮功所有书籍,特地来劳教所做所谓的调研工作,叫我们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他会把我们说的如实写成材料往上汇报,我信以为真。为了让我不产生任何怀疑,谈话中他不说伤害师父的话,不说抵触大法话,甚至还谈些法理,还讲会让我们很快回家等等,每天上午下午晚上找我谈话三次,长达十多个小时,称呼我为大姐,每天还带些吃的东西进来,显得非常关心,用这种伪善欺骗迷惑大法学员。这是邪党操纵的政治流氓换张嘴脸制造的又一种迫害,只是招数变了,而我还是被非法关押到期满他们才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