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四川省女子监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三日】我因为修炼法轮大法,曾被非法关押在四川省简阳市养马河镇女子监狱三年。在那里我亲身经历和亲眼目睹了恶人恶警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当时共有一百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那个黑窝。

刚去的时候,我看见余志芳等恶警指使犯人对大法弟子严格搜身,主要搜查师父的经文、讲法。乱翻随身物品,乱七八糟的全部丢在地上。然后安排两个犯人24小时包夹严管,每天寸步不离的跟着。犯人不准大法弟子之间说话和接触,不许互相之间看一眼,晚上睡觉一直开灯监视大法弟子不许学法炼功,连坐卧也不准弯腿,坐在床边犯人都要过问。

监狱为了经济利益,强迫大法弟子干奴工活。没有转化的大法弟子不准买东西,不准打电话写信,不准接见亲人等,完全失去了一切人身自由。

2002年7月我到监狱一个多月时,监狱从各个监区抽调一名迫害大法弟子最卖力的恶警到七监区办所谓的法制教育班,实际上是法西斯洗脑班,将一百多名大法弟子全部集中到七监区用各种恶毒卑鄙的手段逼迫转化,一个监室分别关押三、四个大法弟子,而对一个大法弟子,恶警安排一、二犯人24小时包夹,犯人负责严格限制一切人身自由,随时向恶警汇报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连吃饭、洗衣、洗澡、上厕所等人最基本的生活常事都有时间限制。恶警不准犯人和大法弟子之间谈论法轮功,只要发现犯人必遭惩处,并私下里用各种恶毒的谎言煽动犯人对大法弟子的仇恨,用转化大法弟子就给帮教和犯人加分减刑来引诱、纵容他们参与迫害大法弟子。恶警在整个监区悬挂诽谤师父和大法的邪恶图片和标语,强迫大法弟子听看污蔑大法的录像及书。会唱邪党歌的犯人在恶警的指使下强迫大法弟子学跳邪党舞,唱和听邪党歌曲,诱骗大法弟子学太极拳,不按恶人的要求做就会遭到犯人的打骂等折磨。恶警们指使很多帮教人员和犯人将大法弟子围住,散布各种邪说,每天轮番伪善的所谓关心谈话,逼写所谓的心得体会,写所谓的思想汇报,威胁、恐吓说不转化就加刑不能回家,逼大法弟子写所谓的“三书”。如果帮教和犯人洗脑不了大法弟子,则会被换掉。监狱中的罪恶,都是十分害怕曝光见不得人的,恶人只敢在背后偷偷摸摸的干坏事,他们威胁犯人不准向外界透露它们干的一切。

对坚持修炼的大法弟子,恶警除使用上述精神强制洗脑折磨外,还另换方式从肉体上进行非人的折磨,每天逼迫大法弟子跑步,走队列,做体操等。有的大法弟子双脚跑肿的无法行走,恶警就指使犯人拖着跑,不服从的遭拳打脚踢,强迫罚站,罚坐,晒太阳,送严管室严管等。不走队列、不穿囚服,不打罪犯报告的,就被强制脱光衣裤羞辱,拖到小间让犯人随意折磨,吃不饱饭,让蚊子咬等。有的大法弟子整天被铐被吊、饿饭、不准上厕所;有的受苏琴背剑的酷刑折磨等。

劳教所办洗脑班近五十天时间,把大法弟子折磨得没一天好日子过。大法弟子林莉因为抵制迫害,2002年4月,恶警余志芳及同伙将她双手铐住吊在大门的柱子上,吊几天放下来又铐在另外的柱子上,并对其随意打骂、饿饭、不准上厕所等,折磨1个多月,强迫她放弃信仰。大法弟子张志琴为了抵制迫害,拒穿囚服,不报数,不打罪犯报告,恶警余志芳等指使一大帮犯人抓扯她,用拳头打她的背,用脚踢,用警棍电,骂她,每天将她铐在树下或柱子下晒太阳、罚站、罚坐、饿饭,强迫倒立身体,指使犯人强行将她按住乱剪她的头发。她绝食抗议迫害,身体支持不住了,恶警还强迫她干奴工活。

恶警余志芳及其同伙迫害羞辱大法弟子的手段,比流氓还邪恶,如遇到所谓的敏感日或所谓关心大法弟子的上级领导、政府官员来检查,怕干的坏事别人知道,他们便指使犯人强行扒光大法弟子张志琴的衣裤,有一次竟被武警看见,然后将她丢在厕所附近垃圾上,那上面爬满蚊子、苍蝇、臭虫等。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都知道此恶行简直不是人干的事。

大法弟子叶顺英为抵制迫害,拒穿囚服,恶警便指使犯人强行将她拖到车间干奴工活,在车间内当着老板的面脱光她的衣裤羞辱。大法弟子张群芳因抵制迫害不报数,恶警指使犯人对她拳打脚踢,用膝盖顶她的腰部,辱骂。大法弟子吕燕飞因为坚持不放弃对大法的信仰,讲真相,恶警刘红、简某某等将她整天铐起,饿饭。有一次她正在上厕所,恶警刘红、简某某指使陈利君等几个犯人将她强行按住,把来例假的卫生巾塞进口里,此恶行被揭穿后,恶警拒不承认干过此坏事。

四川省简阳市养马河镇女子监狱完全是座人间地狱,自1999年7月以来先后非法关押无数的大法弟子。在这座人间地狱里,恶人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极其伪善与凶残,在这里仅举出这些。在此奉劝那些至今仍在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停止作恶,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你们自己所做的一切将会偿还。

害人的恶警:
余志芳   原七监区监区长
刘红    原八监区监区长
简某某   原八监区队长
周会    原八监区副监区长
付某某   原四监区监区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