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一定能堂堂正正的回家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三十日】近年来,成都一些大法弟子被邪党绑架、判刑,甚至劳教,有的还被反复关押、长期关押到洗脑班迫害,能堂堂正正的走出黑窝的大法弟子甚少。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呢?我们到底能不能破除旧势力给我们成都大法弟子设的这一死关?我们能否不辱使命,象个大法弟子的样,解体邪恶的所谓考验,更好的救度众生?

一、两个原因

大法弟子不能堂堂正正的走出来,我总结有两个原因:

1、执著想出来的心驱使

这是最普遍的大法弟子的想法,很多大法弟子被绑架后,大部份都遭到非法刑事拘留半月至一月,而后再转入类似新津洗脑班等地迫害──违心转化,这已有逐渐走向邪恶的固定模式的趋向。

在洗脑班中,邪恶人员用伪善和欺骗、恐吓等多种手段,迫使大法弟子违心的表态,长期以来给在那里受迫害的大法弟子造成假相──不屈服、不写保证,就得一直被关押在洗脑班中,别想出来,如大法弟子刘晖,已被关押两年多,据出来的同修讲,她已经精神不正常了;还有某单位夫妻俩,因为一直不“转化”、不写保证,就一直关在那里,被安排扫地,迫害夫妻俩所属“六一零”也一直拒不去接他们回家,宁愿自己掏钱支付洗脑费(现在洗脑班费用已从拨款转向主要由当地派出所、街道办支付,即原则上由谁送去的人由谁承担洗脑费用,包括包夹人员工钱等)。凡此种种,都让所有到那里去的大法弟子认为,与其在那种地方学不了法、炼不了功,也救度不了众生,不能完成大法弟子的使命,耽误比黄金还宝贵的时间,还不如先假装写一个骗人的保证,先回来再声明所谓保证全部作废,好继续做大法弟子的三件事。

2、长期混事不想付出 只想捞取好处的心驱使

这种长期在大法中混事,不想为大法付出的同修只占大法弟子总体的很少一部份,因害怕跟不上正法進程,圆满不了,也做一点讲真相之事,却被邪恶钻了空子進行迫害,一旦因修炼大法而被非法抓捕,就会从内心和大法算计常人中的得失,没有真正从正理上认识为什么学大法,为什么要修炼。这些同修虽也在学大法,却没有真正走進大法,这种人一旦被迫害,心中也知道大法好,但因为放不下常人中的一切,在亲情、人心的驱使下,最终选择放弃大法;或即使出来也不再参与到讲真相、救度众生中来,所谓的在家炼、不出来。

上述原因致使我所认识的被新津洗脑班迫害的大法学员,能堂堂正正出来的非常少。写假“保证”出来的同修甚至表示:“大法早已在我心中扎下了根,任何人、任何力量也不能从我的头脑中挖去,我就是要修炼大法。”但同时又说:“现在新津洗脑中被迫害,必须写(不修炼)保证,否则根本出不来,能出来的都是写了保证的。关在那里能干什么,什么也做不了,大法的事、救度众生的事啥也做不了,学法炼功都不能保证,我怎么完成救度众生的使命,外面还有很多证实大法的事等着我去做呢。”

二、重温师父针对破除邪恶安排的法理

师父针对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怎么破除邪恶对我们的迫害这一点是怎么讲的呢?

师父在《大法坚不可摧》中讲:“宇宙中旧的邪恶势力为了达到它们所要干的一切,不断的利用它们自己所制造出来的、不符合宇宙真正法理的邪恶安排,直接参与对大法、大法弟子与众生的迫害,利用大法弟子人的表面没去掉的观念、业力动摇大法弟子的正念。因此一些学员在被迫害的痛苦中承受不住,干了作为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也绝对不能干的事。这是对大法的侮辱。”

也是在这篇经文中,师父还说:“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去向邪恶保证什么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恶妥协,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为,神绝对不会干这种事。在被迫害中哪怕真的脱去这张人皮,等待大法修炼者的同样是圆满。相反,任何一个执著与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圆满,然而任何一个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圆满的关,也是你向邪恶方向转化与背叛的因素。”

师父在《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中讲:“真金越来越显出来了,是不是这样?如果你真能放下生死、什么执著都不存在了,它还存在越来越不行吗?还存在让你转化吗?还存在让你这样那样吗?如果那劳教所几百人、上千人大家都能做到这样,我看那劳教所它敢搁你们吗?!话是这样说,不在那个环境中说起来好象容易,所以师父在这里讲法就不愿意讲那儿的事。那里是很难,但是不管怎么难,你们想到你们的未来是什么吗?你想到将来的果位是需要伟大的威德为基础吗?你想到你要得到的是证实过法的神、佛正果吗?真的是因此把人都放下了吗?!真的金刚不动的无执无漏了吗?!真是这样,你们再看看那环境是什么样?”师父还讲:“看上去表面好象是人的表现,实质上不是。是修炼到那一份上了,真正达到那个境界了──抓来了我就没有想到过回去,到这儿来了我就是来证实法来了,那邪恶它就害怕。”

明慧上的修炼文章中,一位大法弟子在家人来接他时,一见面就问家人:“你们给了钱没有?”见家人犹豫,以为家人用了钱疏通,扭头就要走回监狱,家人和警察忙说没有用钱,这才回家。同修的行为有力的证实了大法,没有给大法抹黑。

还有一位同修,在洗脑班中被迫害,恶人也一直都以非“转化”不能出来,直至威胁判刑劳教。但同修却从不认可,非但没有被“转化”,反而在恶人拿来的“五书”上写了以下内容:

悔过书:无悔、无恨、无怨,以苦为乐。大法徒某某某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于某某劳教所

决心书:远古誓约,助师正法,放下生死,坚修到底。大法徒某某某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于某某劳教所

保证书:不负师恩,不负众望,做好“三事”,圆满归程。大法徒某某某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于某某劳教所

揭批书:《九评共产党》明述,《解体党文化》代言。大法徒某某某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于某某劳教所

检举揭发书:江鬼卖国,国人不知,明了真相,再也不迷。大法徒某某某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于某某劳教所

最后这位同修破除了邪恶的安排,堂堂正正走出了邪恶的黑窝。旧势力妄想用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使大法弟子留下永久的污点,最终毁掉大法弟子的圈套彻底破灭。我们的同修在这一点上真正做到了放下生死,证实了大法,用自己的行为坚决否定了旧势力以此为借口進行所谓的考验。什么是放下生死?我想这位同修已圆满的向师父交了合格的答卷。

三、成都大法弟子能否破除邪恶的这一安排

就目前成都市大法弟子现状,邪恶针对我们的迫害不可谓不费尽心机,长期以来对成都大法弟子采取这一手段迫害,使大法弟子违心的留下污点换取自由,对坚定者予以更严厉的迫害。最严重的是今年十月中旬,武侯区法院非法判刑的钟芳琼、刘嘉等十一名大法弟子,他们先后都曾被关押在新津洗脑班中迫害,周慧敏拒不“”转化,被转到臭名昭著的青羊区医院迫害致死,旧势力执意想把成都大法弟子拖入不得不向邪恶保证这一怪圈,妄想最终把我们变成一个个不合格的大法弟子,让我们在这一死关中走不出来。

这是一个极其严肃的事关生死的大问题,不能不使我们每个成都大法弟子认真理性思考,最终做出对自己生命永远负责的选择!我们真的不能彻底破除邪恶的恶毒安排吗?只要是认真学过法的大法弟子都能很肯定的回答:我们能!

话虽如此,但真正落实到每位同修的实处,在那种来自另外空间的邪恶之场和亲情等各种执著心交织在一起的强大压力下,真正做到确非易事。但我们是不是应该想想:我们是干什么来了?我们不是来证实大法的吗?我们是这样给未来人开创未来的修炼形式吗?这种名为出来好救度众生,实际却在给大法造成损失的行为,不正好中了邪恶为迫害我们找借口的招了吗?客观上还为邪恶生命从新输注了黑色的能量。我们是大法所构筑的金刚之体,对大法的正信是坚不可摧大法弟子的能量之来源,迫害我们的不是人间的生命而是另外空间的邪灵啊!顺着这一思路,我们不管是黑窝内的或是自由之身的大法弟子,我们这个整体的修炼成熟与否和对大法的坚定正信是决定能不能破除邪恶安排的关键所在,在这场前所未有的宇宙正邪大战之中,在邪恶的力量已被削减至最低的情况时,难道我们大法弟子整体的正念还不足以让这些新宇所不容的邪恶生命灰飞烟灭吗?!

我坚信:如果我们成都大法弟子都能踏踏实实的认真学法,切实的溶于法中,使自己真正成为大法中的一粒子,就会使我们拥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能量源泉来解体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有一颗真真正正对自己、对众生严肃负责的心,我们大家一起来破除邪恶毁灭大法弟子的恶毒安排,我们一定会走出邪恶设计的怪圈,不辱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堂堂正正的走出黑窝,完成我们救度众生的伟大使命!

让我们共同见证这一伟大的历史时刻──当师父问我们:救度众生再有十年,你们还干不干?我们共同坚定的回答:“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