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缘的众生确实盼望着得救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三十一日】上星期天中午,在街上一个居民院落的大门右侧,一对三十多岁的夫妻用木板支着一个散摊,临时在那里卖那种大路货布鞋,五元钱一双。本来我有布鞋,不缺。但为了讲真相救这夫妻俩,我还是打算买一双。我坐在凳子上试鞋时,那男的不厌其烦的反复为我找那种合脚的鞋。我心想这人心好,有善根。在我准备开口讲真相之前,我抬眼瞥了摊位前面一下,发现摊位前又来了另外两个男人。一个六十多岁的老者不时的顺着卖鞋的说话,意识是鼓励我放心买。另一位四十多岁的则是一副休闲的公务员模样,上身穿件毛衣,双肘抱在胸前,不言不语瞧热闹。本来在一般情况下,一对四讲真相是不太符合我对安全的要求。但今天我不想放弃那卖鞋的夫妻俩和那位“助销”的老人。凭我的眼力,他们是能接受真相认可大法的。于是我开口讲起了贵州的那块石头。

果然我判断的不差!我一开口讲,那夫妻俩就连忙贴到我的身边,弯下腰几乎把头凑到我的脸边听我讲(因我坐在凳子上讲,位置比较低一点),那“助销”老人也不时插话讨论。只有那公务员模样的不吭声。平日里一人对多人讲真相我还做的不多。正当我准备开口劝三退时,那公务员模样的冒出一句:“造谣”。我一愣,师父的诗句顿时打入我的脑中:“大法徒讲真相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洪吟二》〈快讲〉)。于是我沉着坚定的反驳道:“这是真的,是事实。这件事发生在贵州的平塘县掌布乡,是一个叫王国富的支部书记发现的。全国全世界不知有多少人去旅游参观看稀奇。五十元一张门票呢!你在那边如果有亲戚有熟人,打个电话一问就清楚了。”公务员模样的辩道“那可能是人为的。”我知道这是共产邪灵在操控人抵赖。于是就针锋相对的压过去:“那块大石头长七米,高三米,象一堵城墙那么厚,那么大一个家伙,谁能把它弄到山里头去?再说‘中国共产党亡’那六个大字,每个字都有桌面大,而且字是从石头中凸着长出来的。那个‘国’和‘产’字还是繁写体!北京的科学家们都去鉴定了,说那几个字有二亿七千万年的历史了,根本就不是我们本次人类的事!是天意!”

“是啊!”大伙一齐为我助劲:“那么大的一块石头,如何能假的了?”公务员模样的有些蔫了,嘟哝道:“反正我不信。”我说:“远处的你不信,那你就看看身边的吧。共产党上上下下当官的,有谁不腐败?”公务员模样的辩道:“哪朝哪代当官的不腐败?不管怎么说,现在的……”。想不到碰上了一个中共邪党的既得利益卫道士,厚着脸皮为自己擦粉贴金找理由。我说:“是不是得民心顺民意,自己的良心最清楚,历史也会很快的作出结论。”说完我就离开了。

回家后,我脑子里总浮现着那卖鞋的夫妻俩渴望听真相的面容而挥之不去。这是应该得救的两个有缘人啊,可惜被邪恶操控那公务员模样的干扰了。师父在《美国首都讲法》中开示道:“除了你们个人在走向最后圆满的路上所要经历的、所要开创的,你们最主要的、也是现在最大的事情就是救人。”我决定再去救这夫妻俩。

第二天在一个同样的时间,我顺着那条街道往前找。远远的望着那儿没有了那个用木板支起的临时散摊,心里很为那夫妻俩惋惜。但我没有放弃没有回头,还是不死心的往前走。待我走到那院落门前时,哈!那夫妻俩居然还在那儿!只是用小纸箱摆在地上蹲着卖,所以在远处就看不清楚。我连忙走过去说:“兄弟啊,昨天的话还没来得及讲完。你入过党入过团吗?”那男的一脸亲近一脸感激的笑道:“没入党入过团。”那女的也连忙凑过来:“我都没有入。”我说“你戴过红领巾吗?”那女的连忙说“戴过戴过!”我说“你们现在对着天说一声‘我退团’‘我退队’,就可以保性命保平安!碰上天灾人祸非常紧张非常害怕过不去的时候,就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有神佛保佑你们过关!如果不方便,在心里头念效果是一样的。”

夫妻俩连声说:“好、好、好!谢谢、谢谢、谢谢!”我说“你们回去后,要把这个福音传给你们的父母、子女、亲友、熟人。这是做好事,积德,一定会有好报的!”夫妻俩又是连声感谢,就象感谢大恩人一样。

我深深的感受到了有缘的众生盼望着得救是一个什么状况,也更加激发、坚定了我讲真相救人的紧迫感。

一点浅悟与同修切磋,请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