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伟大的师父又救了我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五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八月幸得大法后,以前由于子宫肌瘤造成每次月经量很多的情况得到了明显好转。但由于那时对法的理解只停留在表面上,由于学法不精進,实修不够,人的执著还很强,在二零零一年七月邪恶疯狂迫害中,我和丈夫走了弯路,从那以后,与过去一起修炼的同修也没有了任何联系,被邪恶把我们隔离开了。以后在不知不觉中,逐渐的每次月经量又增多了。这时遇到问题时也想不起来法,更不知道去悟了,只有常人的怎么治疗的想法了。直到二零零四年有一天,我的肚子突然剧痛,在家人的催促下,去了医院。经诊断,说是有一个十点几厘米大的肿瘤,而且是一种罕见的恶性肿瘤。其实当时医生的诊断连他们自己也是含含糊糊的,可我当时就害怕了,于是采用了常人的医治方法,使身体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这时我和丈夫都感到很困惑,怎么会这样呢?当时我们就是觉的那么无可奈何又那么无助,觉的不对劲儿,但又说不出哪儿不对劲儿。怎么会出这么大的事情呢?在师父的一再点化下,我丈夫联系到了昔日的同修,经过多次交流,才知道我们走错路了。他从同修那里先借来了《精進要旨》,给我送到医院。

当我又从新接触到大法的时候,情况马上就变化了。第二天早晨七点左右,主治大夫来对我说,我们研究了两天没有能定下针对你的治疗方案,所以下一步治也行,不治也行,你自己决定。大夫说完就走了。这时我的思维开始变的清晰起来,当时感觉非常明确的一点就是:既然没有针对的方案就不治了。那时我的身体很虚弱,如果继续再治下去根本无法承受,很可能就面临着生命危险了。于是当天上午我回到了家。

回到了大法修炼中,师父给了我从新修炼的机会。这时我才如梦初醒,我这是在被旧势力迫害。我决心从新开始,跌倒了爬起来,因为师父没有放弃我们啊,师父看到我们这样,不知道有多痛心呢!回想起修炼的那几年里,家庭、个人、工作事事顺利,每天都非常充实;一旦离开大法,处处险象横生,极其危险,生命都没有了保障。

在离开大法的那段时间里,尤其是在这次去医院的那段时间里,师父曾多次点化我,可我由于长时间不学法,根本不知道悟了,在旧势力的迫害下,一步步走向危险的边缘,就在我最危险的时刻,慈悲伟大的师父从邪恶的迫害中把我救了回来,用尽语言也无法表达我们对慈悲伟大的师父的那种感激心情,师恩浩荡,这是我永远都无法报答的。

回家后,很快从同修那里请到了几乎所有的大法书,我立即开始了大量的学法,身体也在迅速的康复。学法使我明白了,我身体出现的那些症状,都是邪恶迫害我时演化出来的假相,我那时虽然在走弯路,但心里并没有放下法,但旧势力不放过任何迫害我的机会,使我遭受了不该遭受的痛苦和损失。我后悔的心情无法形容,后悔自己走了弯路,给大法抹了黑;后悔失去了无法弥补的三年随师正法的时间;后悔自己由于离开法受到邪恶的迫害,那种深深的痛悔真是难以言表。虽然这样,我知道时间不容片刻再耽误,从那时开始,不分白天黑夜,大量的时间都用在学法上,全身心的投入到做好三件事上,感到自己在法中快速的提高着、升华着。

现在我在全力的做着三件事,按照师父的教导,不考虑自己如何,每天就是想着怎么样做好救度众生、证实大法的事。虽说修炼的路上还有风风雨雨的,但我们证实法的环境越来越好,每时每刻每件事都能感受到师父在看护着我、不断的点悟着我,路走的越来越稳、越来越正。

早就应该把这段经历写出来,用我的亲身经历证实大法的伟大,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给了我们的一切,但是干扰很大,一直拖到现在已有两年多时间。我真的从内心认识到:没有大法就没有我们的一切,“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