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海城地区大法弟子被迫害案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五日】自从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在邪党头子江泽民及“六一零”(江氏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直接指挥下,恶党各级人员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残酷迫害,在经济上截断、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在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的邪恶政策下至少有3167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从2008年初至奥运期间,有近万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绑架,有多少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残、致疯;又有多少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监狱、劳教所、洗脑班中酷刑折磨;又有多少美满幸福的家庭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流离失所,实在是罄竹难书。辽宁省海城地区曾被非法劳教的达一百多人次;进入二零零八年后,邪党以保奥运为借口迫害法轮功,一至八月间海城地区不完全统计被绑架迫害的有二十人左右,还有多人流离失所,现有多人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迫害。

下面仅就海城的情况做一下不完全的统计。

周会胜:男,五十多岁,感王镇石桥村人。因其在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家庭和睦、受益良多。而大法和师父却遭到污蔑和迫害,世人也因不明真相而被蒙蔽,他本着说真话的原则向人讲述真相,发放讲述法轮功真相的小册子,于二零零五年被感王镇派出所的恶警非法绑架后劳教。在鞍山教养院关押期间被迫害致脑出血,教养院怕担责任将其送回家。家人把其送入医院后警方还不断去骚扰恐吓,致周会胜于零六年八月离世。身体原本健康的他早早的离开了人世,给家人带来的伤痛非语言能形容,八十多岁的老母亲白发人送黑发人,每日以泪洗面。

张秀娟:女,六十多岁,海城市百货商店退休职工。未修炼前患糖尿病,多方诊治不见好转,她看到很多亲属和朋友因炼法轮功得到了健康的身体,也开始炼起来。修炼不久身体就好了,真正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她看到大法被污蔑,想到可能是大家不知真相就向人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并送人小册子,被派出所非法抓捕恐吓。这位老实巴交一辈子没做过错事的人哪见过这阵势,当时就吓得不行了。回家不长时间就旧病复发去世了。

李守发:男,三十八岁,曾任海城市析木镇高中教导主任。修炼前患有严重的糖尿病,得法修炼后痊愈,身心受益。因向世人讲真相于二零零零年被劳教迫害,为逼迫其放弃信仰,不让睡觉,殴打;坐小窄板凳等酷刑并威胁开除其工作,后被逼迫放弃修炼。后来病情越来越重,回家后多方医治不见好转,后来从新开始修炼,身体渐渐好转能正常工作了。但恶警并不放过他,每到所谓的敏感日都去他家骚扰恐吓,使他长期处于紧张恐惧当中,致使病情加重于二零零七年正月在迫害中离世。恶警还造谣说炼功炼死的。

赵玉龙:男,三十多岁,海城市人,家住南门。他有一个令人羡慕的家庭,有一个漂亮的妻子,小伙子也长的很英俊。可是这场对善良人的迫害却给这个幸福的家庭带来了灭顶之灾。零零年赵玉龙上访讲真相被非法劳教,在鞍山教养院迫害期间被迫害致疯,究竟他经历了怎样的迫害由于他已神智不清,我们不得而知,只知道他家庭和个人从无精神病史。而通过各地被迫害致疯的情况汇总来看,大多都是注射了破坏神经中枢的药造成的。还有人造谣说炼法轮功炼的。请问迫害发生之前的七年怎么没有炼功疯的,国外八十多个国家都有很多炼法轮功学员,怎么没有疯的?有头脑的人一想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可叹,好端端的一个人废了,好端端的一个家也散了。

田宝东:男,四十一岁,海城市牛庄镇人,安装水暖维生。修炼前酗酒,打架,身体也老有病,每天都喝的醉醺醺的。由于长期饮酒过量,手都不太好使,总不由自主的抖动,自己也想戒,可就是戒不了。炼法轮功后,不但酒戒了,身体好了,家庭也和睦了。被迫害后,他曾因上访、发小册子等被非法拘留三次,劳教两次。在第一次劳教期间曾经历被殴打、长期不让睡觉,长期坐板等,被迫害得行走困难,看不清东西,几乎失明,保外后也一直未恢复正常。就在这种情况下于二零零六年又被感王派出所非法绑架。绑架期间因警察未穿警服,未出示证件,他妻子与警察发生争执,不修炼的妻子被非法拘留五天。恶警杨保伟等人在派出所把田打得昏死过去,后又非法劳教,送鞍山教养院,因其行走困难,教养院拒收。感王派出所恶警把其强行抬上楼教养。二零零八年初,因其已完全不能行走,教养院准其保外就医。而辽宁省劳教管理局以奥运临近为名不批,简直没有人性。田身心受到严重摧残,现在家已生活不能自理,有一个正在上初中的儿子,一家人的担子全压在妻子身上,妻子靠卖饼为生,现在还要照顾他,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而这一切只因为他坚持自己的信仰,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好人而被迫害的结果。

胡大桅:男,四十多岁,海城市人,多才多艺,会多种乐器的演奏,曾组织民间小剧团演出,很受当地百姓欢迎,认识他的人都说他是个才子、能人。九九年后因上访讲真相被劳教。二零零四年,海城国保又勾结吉林通化的恶警把他骗走,被通化恶警非法判刑十一年。而骗他去公安局的恰恰是他在政法委的战友,他信任的人。

潘玉君:女,六十多岁,海城市丝绸厂退休工人。在被迫害这些年中曾八次被非法关押迫害,其中一次在八里派出所被殴打昏死过去一个多小时。在看守所被一周姓管教和一尚姓管教用两根电棍同时电击面部和嘴,电的全是大泡,并打得她大小便失禁,再用手铐铐上坐铁椅子,手腕铐的很深的一道沟,手肿起老高。潘玉君正告他们这么做犯法时,他们说这还是轻的,上边有令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你爱上哪告上哪告。潘玉君于二零零二年三月被非法判刑八年。在沈阳大北监狱被迫害期间因其坚持自己的信仰不妥协,被恶警和其指使的包夹疯狂迫害,经常被殴打蹲小号,牙都被打掉。她穿的衣服上经常是血迹斑斑。就这样还逼迫她长时间劳动。最后被迫害的骨瘦如柴,头发全白几乎掉光,不成人形。目前被关押在沈阳马三家子监狱城女子监狱迫害。

崔秀君:女,四十二岁,海城市人,美发师,她曾经营一个美发店,因她丈夫吸毒等一些不良行为,他们曾要离婚,经常打仗。后来她得法后能忍了,也知道善待他人了,虽然丈夫还是不务正业,但也收敛了不少,也不怎么吵架了。被迫害后她因上访、讲真相等被迫流离失所。丈夫与其离婚。于二零零二年被非法绑架并非法判刑十二年。目前被非法关押在沈阳马三家子监狱城女子监狱迫害。

崔春彪:男,七十二岁,海城市牛庄镇人,修炼前患多种疾病,天天吃药,反而越吃病越多,按他自己的话说真觉的活的太痛苦了。修炼后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飞,老人高兴极了,逢人就讲大法的美好,他的三个女儿看到老父亲的神奇变化也先后炼起了法轮功。被迫害后他看到电视上不断的给大法造谣抹黑,就想到自己的命都是大法给救回来的,凭良心也得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他于九九年与本镇的几个同修到北京上访,被抓回拘留。后又因讲真相被劳教两年。二零零七年恶警又到他家骚扰抄家,翻走电脑打印机等物品,被非法判刑三年,现被关在大连监狱迫害,七十多岁的老人也不能安享晚年。最近恶警时常到他家骚扰打劫,吓得儿子儿媳都不敢回家,他的老伴每天活在惊恐当中。

孟勇:男,五十多岁,海城市西柳镇人;在西柳市场管委会工作。孟勇是个多才多艺的人,曾是中国易经学会的会员,会做木工装修。擅长字画。九九年被迫害后流离失所。二零零二年被非法抓捕判刑十年。

张雅琴:女,五十四岁,海城市人,曾被非法劳教两年,非法拘留一次,所谓的罪名是因为在家看讲法录像,被定了个扰乱社会治安,简直荒唐到了极点,法律被滥用到了这等程度。二零零七年又因发放真相小册子被非法判刑四年。现被关押在沈阳马三家子女子监狱迫害。

桑荣辉:男,五十多岁,海城电视中专教师,为人师表,有口皆碑的好人。曾被劳教一次,又于二零零八年初因发放揭露中共邪恶本质的《九评共产党》被非法判刑三年。

张春梅:女,六十八岁,海城市西柳镇人,因在她家里翻到真相材料,被非法判刑八年。

张德:男,三十五岁,海城市南台镇人,于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八年。

郭立峰,男,四十三岁,海城市感王镇范家村人,于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八年。

王凤:女,四十五岁,海城市人,于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七年。

张继会:男,五十多岁,海城市王石人,刚刚被非法劳教期满,又被非法绑架,送入鞍山教养院迫害。

赵凤武:男,四十六岁,海城市毛祁镇人,至今仍在吉林通化市监狱被迫害。

付玉书:女,六十岁,城市望台镇人,退休教师。于七月二日被望台派出所恶警绑架,现被送马三家子劳教所迫害一年,所谓的罪名是坚持自己的信仰,不妥协。

付秀艳:2008年6月中旬,家住站前的大法弟子付秀艳被绑架到拘留所,警察刑讯逼供,用电棍电击付秀艳进行折磨。8月被送往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海城市感王镇的张家安,男,五十多岁,四次被非法劳教。九九年以来的九年中有八年是在劳教所中度过的。

韩东营:男,三十六岁,海城市中小镇前小村农民。于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七日去牛庄镇同修家时被牛庄派出所绑架,并通知中小派出所到他家抄家,抄走电脑、打印机和真相材料等物品。现被非法关押在海城看守所迫害,恶警为逼供长期不让睡觉,滥施酷刑,一条腿受伤,拖着走路,平时在看守所总是戴着黑头套,吃饭时才给摘下来。据悉是因为在韩东营家抄到了孔明灯和条幅。恶警为邀功领赏上报公安部说是法轮功要在奥运期间放灯和条幅破坏奥运会,公安部列为大要案,限期破案。有关恶警也受了奖赏。

韩宝来:男,海城市中小镇前小村农民。曾在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劳教三年。韩东营被抓后海城国保伙同中小派出所多次到他家骚扰抄家。在未抓到人的情况下,停止了他妻子安维琴的工作。安在敬老院上班,派出所威胁她去找韩宝来,找不到就抓她,吓得安维琴不敢回家。现在警察已抢光他家的所有物品,还在他家们上贴了封条。村民们议论纷纷,这哪是警察,简直就是土匪。恶警还非法通缉韩宝来。

韩震:男,韩宝来的儿子,二十六岁,大学毕业后在沈阳工作。恶警也没放过他,勾结沈阳警方绑架了他,现非法关押在海城看守所。还到他已分手的女朋友家骚扰,被抵制。一家人就这样妻离子散了。

侯长库:男,四十多岁,海城市中小镇前小村农民,侯长库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他家今年正在新建两栋蔬菜大棚,每天在地里忙的不可开交。恶警到他家非法搜查,翻到几本大法书就把他非法关押在了看守所。家里的活一下子全压在了妻子身上。他妻子每日以泪洗面。

程立学:男,六十多岁,海城市牛庄镇人,退休教师;妻杨秀杰,六十岁,两人于二零零八年七月四日被非法绑架,现还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迫害;而所有关在看守所的大法弟子都不让接见。家中只有一个二十多岁女儿每天在惶恐中度日。

崔雅珍:女,四十一岁,海城市牛庄镇人;她丈夫在外地做买卖。崔雅珍于二零零八年七月四日被海城国保伙同牛庄镇派出所恶警抄家绑架,家中扔下一个正在上学的孩子。后被送往沈阳马三家劳教。恶警还到她两个姐姐崔雅新和崔雅静家骚扰、抄家。二姐崔雅静曾多次被迫害,曾被非法判刑三年,拘留数次,目前已流离失所。大姐崔雅新被骚扰至旧病复发,曾得过脑出血,现治疗当中。还到她们的老父亲家骚扰,而她们的老父亲崔春彪还在大连监狱迫害之中。她们的老妈妈由于屡受打击骚扰身体也不好。

计长春:男,四十四岁,海城市牛庄镇人,曾因上访讲真相等被劳教一次,拘留两次。又于二零零七年被抄家而流离失所。近期又被非法劫持到看守所迫害。

田宝伟:男,三十九岁;兄田宝成,五十多岁,海城市牛庄镇人;海城国保伙同牛庄派出所多次到他们家骚扰绑架,二人现流离失所。恶警还在通缉田宝伟,并到其亲友家四处骚扰。田宝伟也曾多次被绑架迫害。而他们的另一个兄弟田宝东则被迫害致生活不能自理。他们家本来是一个四世同堂的大院,一家十多口人和和睦睦的相处,是邻居们都羡慕的一个大家庭,而现在却凄凄凉凉。

卢云来:男,五十九岁,海城市冉家村人,木工。曾多次被迫害,在鞍山教养院教养期间被打掉两颗门牙。七月四日晚被国保大队伙同开发区派出所恶警绑架。现被关押在看守所迫害。

冉中才:男,五十多岁,海城市冉家村人。于二零零八年七月六日在单位打更时被绑架,还抄走了单位安装的卫星接收天线。现被关押在海城看守所迫害。

侯维玉:男,五十多岁,海城市析木镇魏家堡村人。于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七日在家中被恶警绑架,当时其正在家睡觉,家中也未翻到任何东西。他在非法劳教期满刚回家不久,又被劳教一年送鞍山教养院迫害。

周继开:男,三十八岁,海城市感王镇石桥村人。他也曾多次被迫害,非法劳教拘留过。感王镇恶警于八月三日将其非法抓捕,现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迫害。

南台镇的露露母女,二零零八年八月六日,二人正在做服装活时被绑架。

罗晓明:海城在职公安人员,二零零八年七月初被绑架。局长找其谈话期间谈及中共的腐败和邪恶历史时被劫持,据说此人士是孤山派出所民警,工作能力强,办事公道,老百姓对其很信任,口碑极佳。这样的好人公安队伍里很少见,后来内部传出,罗晓明是法轮功学员,被伪公安局开除公职,海城警察上上下下议论纷纷,无不谴责恶党的邪恶。现仍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在这里我们曝光的迫害案例只是调查核实的,还有遗漏的请知情人提供。二零零零年王石镇一次被判刑一至四年的就有十多人。如曲震父子、陈淑兰、曹家涛、车东华;刘俊贤、王静母女、王红、王大勇等人。还有西柳的赵俊芳、付庆珍、闫松、闫柏、王侠、小金豆、崔亚静等。虽然他们都获得了自由,但身心所承受的摧残不是时间能够愈合的。

海城市积极驱动迫害的恶警

公安局局长杨玉川,充当了中共邪党的马前卒,自从鞍山调来上任局长以来,充份发挥其邪恶特长,多次开黑会部署搜捕、抄家、绑架法轮功学员。今年以来更以保奥运为借口,疯狂迫害大法弟子,有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抄家、绑架到看守所,滥施酷刑“逼供”。对上访人士劫持绑架,令手下的小卒把腿打折,其邪恶疯狂程度可见一斑。搞得警员都怨声载道,议论纷纷。望知情人揭露其劣迹恶行。

杨玉川的手机号:13304123366。

海城国保大队长徐世群,也是中共邪党的得力工具,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自上任以来,部署抄家、绑架法轮功学员,忙得不可开交。宅电:3122255;手机号:13842233111. 妻子孙艳,在海城公安局工作。女儿,徐静瑶(音)在大连贵族学校读高三,家在大连开发区公寓。

李海华,国保大队教导员,原国保大队长,九年来紧随恶党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已造下天大的罪业,法轮功学员多方劝告,他不知悔改,仍紧跟恶党抓捕、判刑、劳教、抄家、绑架法轮功学员。口口声声对法轮功学员说:“我没有打骂你们,怎么管我叫恶警?”

李海华的手机号13804922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