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普通妇女奥运安保期间不寻常的十五天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六日】奥运会前夜,一个普通的妇女被警察绑架了,她当时暂住在大姐家,原因是她炼法轮功。三个村干部领着乡派出所的人闯进家门,没有任何法律文件和任何手续,警察像土匪一样翻箱倒柜,洗劫了她的大法书籍。刚刚洗完澡的她,穿着拖鞋被反拧着胳膊硬塞进了汽车里,拖鞋被甩到了车后座上,人被按倒。 她喊着:自己没做缺德事,就是按“真善忍”做个好人。母亲也和警察们据理力争,闻讯赶来的乡亲们纷纷指责警察。

她被绑架到乡派出所二楼的值班室,有五、六个人看着,她来例假需要换纸,但不被允许;之后到三楼照相,她拒绝非法要求。因为信仰无罪,这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最基本权利,但遭到六七个警察的辱骂,同时被一张姓所长等人粗暴的推来搡去,后又被三个帮凶反拧着胳膊回到二楼。

深夜,她和另一位大法学员被送进了县拘留所。她依然表示:修炼大法没错,做好人不犯法。拘留所里早晚吃的是拳头大小的馒头,稀玉米粥和咸菜条;中午吃的是两个拳头大小的馒头和菜汤,稀汤里常有一层蚜虫,有时还出现苍蝇和蜘蛛。也有好的时候,就是那天说省里要来检查,中午菜汤里的菜特别多,还有豆腐和肉。她吃不下去,几乎每天精神上都承受着生与死的煎熬,因为这里曾折磨死了两名本县的大法弟子,至今还非法关着许多的大法学员。

在拘留所里说起法轮功,有人说:心里知道好,在拘留所里谁敢说呀?他们警察打人不用手,用电棍;共产党打人没事,但你要碰他一指头,他说你把他打坏了;碍着他们什么了?抓人家法轮功,我蔑视他们的做法。也有人劝她别炼了,年纪轻轻的。“不行啊”,她笑了,说起了自己的人生经历。

两年前,美满的家庭突遭变故,丈夫因公伤撒手人寰,公婆与她反目,所有的经济来源被切断,她被迫带着不满六岁的孩子过起了寄人篱下的日子。年过花甲的母亲为她愁的几天像老了几岁,大姐没有心情上班。孩子凄楚的说:“没有了爸爸,我不能没妈呀。”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落到这步田地。当年虽没考上大学,但也是班上的佼佼者,真的是心高气傲。现在她希望自己活下去。其实她很早就接触了大法,却因年轻,奔命于人间的名利情,现在用心拜读《转法轮》,才发现书中句句都能说到人心里去,懂得了遇事首先找自己,就不会钻牛角尖、生闷气,对身心非常有益,心胸会开阔,这是她最先明白的。难怪有那么多人不放弃信仰,有那么多人绝处逢生。她的眼有了精神,不再死盯着一个地方回不过神来,母亲和大姐放心了,她对人们说:是法轮功挽救了她,是“真、善、忍”的力量消除了她对公婆的仇恨。

一旁的另一位大法弟子补充说:“我们不反任何人,我们反对的是中共的这场迫害。中共欺压善良民众,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出售,天理不容啊,所以天要灭中共。《九评共产党》是在评论共产党,让人们看到中共的真面目是什么,人们自然就会作出判断。”一时间人们沉默了。

中共伤害了太多中国的无辜老百姓,为奥运中共恐慌至极:居民区设卡,来人登记;村村设防,停车检查;大多数厂矿停工停产;没收法轮功学员身份证等。奥运前又非法绑架大量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每天还要强迫他们干奴工。

这些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警察才是最可怜的人,他们不知道自己在犯罪,最终都会成为继文化大革命的又一批“刘传新”式的替罪羊。

她被非法拘留15天,还被敲诈勒索了二百九十六元钱。她没有放弃她的信仰,她相信法轮大法是正法,正义终究会战胜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