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迈一步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六日】我的存款寄放在父亲处,这是其他亲人不知道的秘密。

二零零七年,我从魔窟回来后,父亲当着继母和妹妹们的面给了我五百元钱。妹妹们感到很惊讶,由此她们判断出曾经认为被我弄丢的存款,原来在父亲那儿。面对妹妹的询问,我笑着点了头。

看到我的生活有了保障,妹妹们放心了。

一日,不知怎的,大妹竟问起我存单上是否写的我的名字?我一愣,因为在这之前,父亲刚刚告诉我有一部份存单已更改成父亲的名字(因为我的身份证快过期了,怕以后存款不方便)。

修炼没有偶然的事,大妹的突然提问,使我意识到自己有什么心了。执著于钱了吗?不会呀,因为我从来对金钱都看的很淡。那么执著于什么呢?

今年初,我去了姑姑家看望奶奶,期间又提及到了“我的钱”。当姑姑知道存单上写的是父亲的名字时,急了:“你不要钱,把钱给妹妹也不能叫外人拿去呀。”我不高兴了:“拿就拿”。九十多岁的奶奶在一旁关切的说:“你爸爸岁数大了,把放在他那儿的东西都拿回来吧。”我知道亲人们十为我着想,常人就是以利益为大嘛。

可是这个问题真的对我产生了干扰,时不时的就会冒出:“我虽然是修炼人,但做事也得叫常人理解呀,不然大家会认为我不正常”的想法。

一天学法时,我忽然发现干扰我的根源原来是我对继母有怨心造成的。在我的思想深处一直把落入魔窟的诱因归咎于继母,又因为她还认识在魔窟中工作的人,但却没利用这有利的条件看望我、帮助我(她说怕熟人笑话,丢面子)。父亲受她的影响,也成了观望者。他们都知道大法真相,却这样对待自己的亲人,我就把她当成了坏常人。由于受我影响,亲人们也对她有了情绪,因此就出现了先前的那一幕。

隐藏很深的执著心终于挖出来了,堵在心头的东西瞬间消失了,我顿感心头一热,泪水涌進了眼里:谢谢师父点醒了我,使我感受到了修炼的殊胜和美好。

从此以后,大家再也没提过此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