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阳大法弟子周冬英被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七日】岳阳大法弟子周冬英,女,五十三岁。于1997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江泽民操纵政府在1999年7月对大法进行疯狂迫害以来,邪恶之徒多次迫害她。

二零零零年八月,周冬英和同修抱着对政府的信任,到北京信访部门反映自己修炼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说她们学法轮功是锻炼身体,按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真修向善,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可是信访办的人不听她们的反映,也不给表格。说:“法轮功上访不接洽”。她们就只好去公安部,走进值勤室,当时公安人员只让她们说了:“是学法轮功的”,就要她们面向墙壁,蹲在地上。有一个大约一点八米以上的一个警察穿双皮鞋,重重的踢了她的右大腿一脚,晚上洗澡的时候好大的鞋印在腿上,是青紫的,那个警察一句话也没说就走了。后来问她们是哪里来的,说了是岳阳的以后,就叫岳阳驻北京办事处的人把她们接去了办事处。关在客房里二晚,几个看管的人也在客房里,他们的床铺当门而放。二晚后被她们单位谢品九(湖管局武装部长)、黄春霞(新洲芦苇场经理)接回。当晚在岳阳市火车站就被岳阳县公安局国安大队绑架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实质关了十二天,她丈夫找关系,花了四千元钱(他们说是什么所谓的罚款,收了钱也没开收据),另出了二百四十元的伙食费(伙食比猪吃的还不如)。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几日,周冬英再次到北京天安门请愿。当时因信访部门不让她们去了,她们就只好到天安门请愿。告诉天安门的人民和警察“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真、善、忍是宇宙的法”“不要反对和迫害大法弟子”。还没等她们来的及说,就被天安门的便衣死拉硬拖到警车边上。她才喊了二声“法轮大法好”,又被警察扯着头发往车上拖,还踢了她腰部两脚。后来把她们非法关押在一个什么顺义看守所,大约是十多天,直到了二零零一年元旦几天才回家。是因为她们没有说地址才放的,这一次被一个什么派出所用电棍电,要她说出地址,他们好继续迫害。

二零零一年九月五号,周冬英去岳阳市君山区许市乡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是宇宙的法”。就写了这些标语张贴,还有一些劝善信发放,后被许市派出所发现,把她劫持后送到君山公安分局迫害。被三个叫:余志和、赵文华,李其良的恶警打的遍体鳞伤。头部全是血,头发被血凝固了;左手食指与中指扯开大约有一寸长的伤口;左手胳膊扭伤不能动,肿起来好粗。她要求到医院检查治疗,它们不但不答应,还把她双手吊在屋梁上大约一个小时左右。赵文化用烟火烧她腰部右边十二-十四处伤,她被打的坐在地上,他们就用穿着皮鞋的脚踩在她的背上。它们从晚上十二点到早上六点这样酷刑折磨她。三个人象打皮球一样,你打过来,他打过去,想起他们的行为,简直失去了人性,不是人所为。在市看守所(第一看守所)非法关了四十八天,后又要非法劳教一年半,由于身体不合格,劳教所不收。余志和等人勒索了她三千元现金才让她回家。没开收据,它们说一年后退还给她,她去过两次要钱,它们都不肯给,还说没收她的钱。

二零零二年七月,大法弟子在她们单位发真相资料被当地恶人看到后,说她到过发过资料的地方,(恶人也没看见她发资料,也没跟她讲话)就被恶人诬陷告发。到第二天下午五点钟,被县水上公安分局和县国安大队的人在家里绑架。到岳阳县拘留所和湘阴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四个月差几天。县水上公安分局的姓彭的教导和一个姓刘的书记员把她打的很厉害,他们专选致命的地方打,头部打的特别多。用拳头和胶拖鞋打了头部几十下,揪住头发往墙上撞。县国安也打了,有个姓刘的国安副大队长,把她的头发揪住往墙上撞,她一直不配合。他也没有证据。(大法的威德),她又绝食抵抗就回家了。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岳阳市湖滨办洗脑班,周冬英被月管区的范岳华(六一零主任),肖学军,黄春霞等十多人,在家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一个月。也是受尽了邪恶的折磨,一人住一房间,二个包夹,日夜守着不准出房门,洗澡都看着。她不承认迫害,就绝食抵制邪恶,出现了肠出血。恶人们就把她用车送到市一医院强行打针输液迫害,她抵制治疗,他们就打了她三拳头。她要回家他们也不肯,他们就采取了更邪恶的手段,把她送市精神病院迫害。洗脑班的恶人给医生讲她有精神病,她发狂,你们怎么治疗都行,只要不把她治死了。医生听了他们的唆使,就把她绑在床上打针;用精神病药输液,吃精神病药;还用电疗;最后使身体发抖,已经完全不想吃饭了,生命垂危。他们也就草草的让她回家了,洗脑班上有叫张皆红、李述华。另外还强迫她丈夫出了七百元医药费。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周冬英从岳阳回家,在市党校的马路上走。被肖学军、袁伍波、方振湘在出租车上看到了她,下车就抢她的袋子。袋子里有护身符(大法二零零七年的年历)。还叫来了范岳华等几个人,强行把她拖上车开往月管区。然后叫来水上公安分局的人,把她送到县公安国安大队,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二个月。周冬英绝食抵制邪恶,后被非法劳教一年,由于身体不合格,放回家了。在看守所被一个叫彭贺章的副所长,说她没穿囚衣,被打的很厉害。它是用二寸宽的竹块,从两边肩膀到大腿,全部打的青紫。还肿起了很高的包,常人看见都怕。

二零零七年十月,周冬英去许市讲真相,被金盆一个姓王的恶人诬告。被许市派出所和君山公安迫害,用脚踢和上反铐,手都铐出了血。非法在湖滨拘留十天,她只记的君山公安国安大队的姓向,姓姜,名字就不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