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法轮功学员龙观德的亲友呼吁营救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七日】一个国家是由无数家庭和个人组成的。没有人,何以成家?没有家,何以成国?中共一向举着所谓“国家需要”的幌子镇压抗议其暴政的民众,其实这些民众却是最爱国的,他们的良知和中共的残暴是对立的,他们的呼声代表着中国人民真正的愿望。

在中国,一个法轮功学员受迫害,连带着他(她)所有的亲朋好友承受着不同程度的迫害,这种邪恶的株连政策,残酷的影响着中国的社会,制造着恐惧、痛苦、愤怒。过去,我们看到了一些中共畸形统治下的亲人反目和无奈的家庭离散。但今天,越来越多的法轮功学员亲友人群,敢于联合起来,用良知去坦然面对中共的残暴。更多这样的家族和朋友人群,汇聚成中国的社会主流,影响深远,将改造中国走向美好的明天。

受广东法轮功学员龙观德亲友委托,再致国际社会和中国人民:

国际社会关注法轮功受迫害的各国政府、正义组织和人士,中国政府中有良知的人士,所有善良的中华民族同胞,特别是法轮功学员的亲朋好友们:

2008年8月,我们向国际社会发表了第一份关于龙观德被迫害情况的调查报告,我们将中国政府操纵公安于2007年9月23日暴力绑架法轮功学员龙观德,致其严重内伤又不予救治,致其生命垂危,并且恐吓正义律师,对亲属实施“株连”政策等等邪恶行径进行了曝光。随后在国际社会正义力量的谴责压力下,在国内良知力量的支持下,迫使当局于2008年9月10日将龙观德转送至广东省武警医院(但由于目前龙观德亲属仍被禁止探视,是否中共当局掩人耳目变换迫害方式不得而知)。

在此,我们首先向全世界参与援助我们、关注龙观德受迫害的政府、民间组织和人士表示感谢!向国内关心龙观德、一直支持我们的正义组织和人士表示感谢!向广州市第三看守所坚守道德、讲出龙观德伤势真相并要求送院检查的医生表示感谢!向一度坚持职业操守和良知信念揭发龙观德被当局暴力绑架的龙航明律师表示感谢!向不畏强权威胁,不惧公诉人郭秀鹏对其瞪眼恐吓,在庭上义正词严的反驳公诉人颠倒黑白的指控,为龙观德作无罪辩护的石向卫律师表示感谢!他们不单是为龙观德在支持和付出,也是在为中国人民的自由和公义在承担。历史会记住他们正义的行为。

在再次与广东法轮功学员龙观德的亲友访谈过后,我们对龙观德受迫害个案更加深刻了解。今天,我们热泪盈眶、捧一颗赤心向世界人民特别是我们的民族同胞发出公开信。要知道,在当今中共独裁的统治下,在国内禁止上访,没有信仰和言论、新闻自由的环境下,龙观德的亲友要寻找发声的地方是极为艰难的。为了解救他们被关押的亲人,为了中国人民获得基本权利,也为了我们中华民族的子孙后代能够在这块土地上获得真正的幸福和自由,我们愿意和他们站在一道,为他们发声。

亲朋发声:是时候了!

从1999年7月起,江泽民与中共发动镇压法轮功的运动已接近十年了。在当今世界上每一角落都已传遍法轮功真相的情况下,这场迫害却在变换嘴脸,背地里更残酷的进行着,这是我们民族的悲哀。我们认为这是一场远比文化大革命更甚的对整个中华民族从人性道德上、民族思想根源上和民族文化上的浩劫,包括以“株连”等政策破坏传统的家族和家庭观,摧毁家庭伦理和恩义价值。

对法轮功的迫害是用国家行为,强力的制造冤假错案,同时制造谎言,不许无罪辩护,这种冤情之深、之大,覆盖面之广,可谓史无前例。试问,如果法轮功真像中共说的是“邪教”,为什么反而更多有识之士参与修炼,而且无比坚定?如果共产党打压法轮功是对的,为什么到今天真相大白时,共产党如此怕迫害曝光?包括禁止亲属见面等等。其实一直以来,除了法轮功学员自己,法轮功学员的亲友对于法轮功是最有发言权的,他们往往或多或少的见证了法轮功的美好和学员们的善良。在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期间,他们中许多人站出来制止迫害,许多人走出来向邪恶政府要亲人,但也有些亲友被谎言蒙蔽而落井下石,有的为免自身利益受损而选择沉默或离开,重演了文化大革命的一幕幕悲剧。传统的中国家族观是讲究守中正和明事理的,传统的家庭观以道德礼教予人遵循达至“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的和谐,那些被中共操纵着制造的惨剧,客观上破坏了和谐的家族和家庭关系,延长了江泽民和恶党给中国人民制造的这场灾难。

目前这场运动已近尾声,这个时候该是他们法轮功学员的亲友们全部站出来发声的时候了。

我们认为,作为法轮功学员的亲友不站出来维护亲人是错的,前提是我们用良知见证了法轮功的真相,我们更用智慧认识到中共一贯的邪恶。龙观德的亲友们,对于亲人的被迫害,本来他们也曾消沉和冷漠,但血泪的教训唤醒了他们:不管当局用什么手段威胁,都要与炼法轮功的亲人站在一起,因为他们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世界需要真善忍。我们呼吁所有法轮功学员的亲友都勇敢的站出来维护亲人,不用怕恶党的强大,那种强大在人民正的力量面前是虚弱的,没看到恶党的迫害是在偷偷摸摸吗?如果我们作为法轮功的亲朋好友都站出来,那等于全国人民都站出来了,仅剩的几个坏人能往哪里逃?

* 亲友眼中的法轮功学员龙观德

2008年8月4日,龙观德部份亲人参加了广州市天河区法院对龙观德的所谓公开审判。在庭上他们听到了公诉人对龙观德的所谓“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的指控,却弄不懂龙观德犯什么罪。这一臭名昭著的对法轮功学员正常讲真相行为的指控,已被国内外法律界人士所唾弃,包括名律师高智晟、李和平、王永航等等大陆律师更是揭穿了这一指控的非法性。人们更感不可思议的是,中共对法轮功迫害近十年,谁正谁邪,一目了然了,全世界人民都清楚了,最近国内王永航律师就发出“昔日铸大错,如今宜速清遗祸”的呼吁,可是没看到中共纠正其错,自动放弃迫害。今天,我们透过与亲友们的详谈,展现法轮功学员龙观德真实的一切。

(1)修炼法轮功前的龙观德

龙观德出生在广东湛江吴川市樟铺镇楼地村,兄弟姐妹共6人,他排行最末。父亲是湛江霞山造船厂工人,母亲是农民。龙观德从小心地善良,有正义感,当地乡风尚武,他少时开始习武,曾获国家三级武士勋章。

1992年龙观德到珠海发展,为同村的陈氏兄弟(陈富强、陈超强)发展珠海地盘工程出力,后逐步开始承包水电消防安装工程,开始有了自己的事业。由于他讲义气,出手大方,在黑白两道都很有名气。在复杂的社会环境下,他沾染不少不良习气,出入酒楼,左拥右抱,还习惯以不法手段帮老板抢夺地盘和送贿款。在社会上的坏习气沾染越多,与此同时他的身体却越来越坏,开始药不离身,尤其是患有严重的支气管扩张,随时有生命危险。

(2)修炼法轮功后的龙观德

1995年初当他疾病缠身,正待到医院做手术之际,他如常出外晨练时无意中去到了一个法轮功炼功点,从此与法轮功结下不解之缘。修炼法轮功后,他的身体变好了,人们发现他的心态在变化,说话没有以往那种杀气了,社会上的不良习气也消失了,亲人也觉不可思议。就连认识他、后来参与迫害的警察包括国保科长杨宋都在亲人面前称赞龙观德修炼法轮功后变成了好人一个,这些公安中的熟人在迫害时期都被江泽民作为工具,可悲可叹。

龙观德炼功后不但自身的不良习气没有了,他还尽力以真善忍的法理去影响别人,并拒绝和那些不愿改变,继续在黑道上混的人来往。我们举几个例子说明龙观德炼功前后的变化。

有一次他的一位最好的朋友骗了一车十多万元的建筑材料要求存放在他的仓库,被他拒绝,并劝朋友将材料归还主人,过程中谈了许多做人道理。最后说服了该朋友将材料还给了材料商。

另一次是他的一个外甥以不法途径拉了一车旧汽车轮胎,要求存放在仓库,也被他拒绝并教导一番,由于他外甥没听劝告,最后他外甥被人发现并坐了牢。

1996年2月,他的小车被别人的车撞了一下,按照当时的维修价为四千元左右。但是他的朋友想利用此事向肇事者索取一万元,被龙观德当场制止,只向肇事者收了正常修车费用。肇事司机留下地址、电话等联系方式,承诺如果费用不够可以再给。后来龙观德通过熟人帮助,只用了一千多元的维修费,剩余两千多元,朋友们说要花掉,但龙观德执意要将多出的钱还给事主。他向朋友说明他修炼法轮功后不能再象以前一样损人利己。结果他真的联系那位肇事司机,表示钱有余要他来领回。那位司机简直不敢相信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好人,他认为现在社会上遇到这些事都是骗和趁机勒索,哪里会有将多余的钱还给人的做法。他怕上当,不敢来。后经龙观德多方诚意说明自己修炼法轮功后才这样为人做事,那位司机很小心的过来拿钱,当他拿到钱后才真正相信遇上好人了,当场流下了眼泪。

还有一次,龙观德所住的城市广场小区管理处要更换水表,他很和气的向对方询问情况,但莫名地被该名管理处工作人员当众打了一巴掌,人格受到侮辱。如果是在以前,就算龙观德不惩罚对方,他的朋友也要将对方打一顿的。可是龙观德却笑着向对方表示刚才问话太冲动了。他的做法让那位工作人员无地自容。

龙观德修炼法轮功后他那种独断专横的作风没有了,平时说话和气了。过去亲人和他说不到两句话就没了,现在无话不谈,而且他讲的都是如何做好人的道理。

由于龙观德道德的升华,所谓“道不同不相与为谋”,过去他经常为陈氏兄弟作一些伤人或其它不好的事,后来他拒绝做那种事,引起陈氏兄弟的不快。有一次陈富强叫他去打陈的前上司——广东茂名市建筑公司珠海分公司的前经理。龙观德拒绝执行,并跟老板讲道理,陈富强就很不高兴,并将龙观德的水电工程业务收回。后来中共镇压法轮功,陈富强受珠海公安的挑拨,落井下石的拒绝和龙观德结算达数百万之巨的工程款,而且还反过来说龙观德欠他的。在龙观德经济最困难的时期,朋友们多次力图以暴力收数等不法手段帮他收回这笔工程款,都被龙观德制止。我们知道这是他修炼的成果,境界超人。

各位朋友,同胞们,以上所述均是亲友所熟知的龙观德部份事迹,有据可查。我们在历年调查中认识到许多学炼法轮功的朋友,都是象龙观德一样的好人。在亲友当中,法轮功就是正的,何来有邪、坏之说?在世风日下的今天,他们其实是国家民族道德的拯救者,应该是有功之臣,但却被反复迫害,这不是千古奇冤吗?

由于道德的沦落,现在我们人民每天吃的都是毒,什么毒米、毒面、毒肉、毒奶粉,这些都是在中共政府监管下制造出来的,在最近的毒奶风波中,所有面向社会的国产品牌奶都不合格,但是作为特供产品供给中南海的三元牌奶粉却没有问题,这不就是说明了道德缺失的源头来自中共高层吗?按照我们国家领导说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是第一位。他们却不知道这道德却是民生的基础,如一弃之,百病丛生。我们认为中国社会最需要的是道德和良知,没有道德的政府养着一群没有道德的官员、警察和社会机构人员,什么坏事都会干出来。所以这道德必须先从政府践行,作为中国政府践行良知的第一步就是解决天下之冤,平息民愤,使民心顺,包括解决六四、法轮功以及腐败等一系列滋生民怨的问题。

龙观德最爱读的是《转法轮》,他按“真善忍”去要求自己,使自己身心变好。而政府有着庞大的国家机器,挥着铁拳不是除恶扬善,却专抓好人。随着真善忍在社会上被打压,假恶暴便在社会上横行了,以至于今天社会上的乱局,就是经济发展了,也会民不聊生,夜不安宁。

龙观德多年来受到的迫害简述

身心俱为改善的龙观德,自从1999年当局镇压之后,一直处于极度困难之中,好端端的家庭被迫离散,四处奔波,家财散尽。

因为不放弃修炼,龙观德早在99年法轮功被镇压后即被珠海市当局绑架、抄家,并被迫离家出走,被珠海公安悬赏五万元秘密通缉,后更被广东省公安厅通缉。2001年8月17日他和妻儿被绑架,年纪尚幼(仅5、6岁)的两个儿女被吓坏了,后来看到警车就害怕。更为残暴的是2007年9月23日上午十时左右,龙观德被广州市公安局和东莞市东城区公安分局恶警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以暴力绑架。有许多围观的群众见证了恶警对龙观德进行了灭绝人性的围殴和暴打。据现场人士回忆,场面惨不忍睹。一群代表国家执法的公务员、警察执法犯法,对善良民众大打出手,说明了什么,再后来龙观德被送到看守所关押但长时间没获救治又说明了什么?只能说明整个国家机制的流氓化,已全无道德和理性可言。

当亲友们通过龙航明律师于2007年12月证实了他们的亲人被暴力绑架致伤后,因为已对看守所里的黑幕有所听闻,亲友都深感不安。后来龙律师被广东省国安局、湛江市国保局和吴川市司法局恐吓、威胁,第二次见亲属时不敢说真话,再后来他为了自身的利益被迫放弃了援助,使我们更无从知晓狱中情况。

等到2008年8月4日部份亲属参加对龙观德的所谓开庭,我们了解到龙观德在庭上对广州市公安和东莞东城公安对他使用暴力而致内伤,我们更了解到广州市第三看守所漠视生命,对龙观德不予救治的事实,亲友闻知无不感到震惊和愤怒,为这个政府感到寒心。龙观德在庭上陈述了在生命垂危之际被一名有良知的狱医送到医院检查,证实右肺受重伤,导致肺部粘连无法扩张等病症,同时由于肝部受伤出现乙肝,脑后出现不明肿瘤等等问题。我们更知道了他进入看守所一周多的时间里因内伤而便血、咳血的惨状。基于上述危急情形,我们走访各方,开展了关于龙观德被迫害的事实调查,这期间亲友也去信促请有关当局对龙观德进行人道救治,要求将龙观德释放回家医疗。

民心不可压制,“株连”必须停止

龙观德的亲友很多表达了这种感慨:自从法轮功被镇压以来,我们和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家属一样,承受太多、太多……无法言表的痛苦。但是,从最初的迷惑,怀疑亲人以及信任中共政府,再到后来的清醒,我们转了一大圈才明白,原来我们的亲人学法轮功并没有错,只不过选择了一个良好的调养身心的功法和信仰,只不过中共与之相抵触而镇压。

多年来,当局对龙观德亲友实施的株连政策有诸多表现。

表现之一,是对亲人无休止的被监控、跟踪和半夜骚扰。

表现之二,是扰乱他们的正常工作。2001年龙观德的一位兄弟就曾被当局威胁不让在东莞经商。近期东莞市公安又欲将龙观德原在东莞经商的妻弟等赶走。

表现之三,是恶意干扰生活。2003年初龙观德的另一位居住在中山坦洲碧涛花园的兄长,被珠海市国保局、610人员指使管理处周经理对他家恶意停水电20多个小时,并在家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把他绑架到坦洲康泰派出所进行了24小时车轮战式审问,并被非法抄家,目的也是为了找龙观德。在实施审问时,恶警们公然说这就是株连。

表现之四,是连可怜的孩子都不放过。由于龙观德夫妻四处流离失所,两个小孩只能放在外婆家。邪恶的当局就到外婆家,恐吓老人和孩子,孩子们只好转到龙观德的一个兄弟家,可是这位兄弟又受到一年轻恶警的骚扰,被告知不能收养龙观德的孩子,这位兄弟当场就指责恶警没有人性,小孩都不放过,这事有坦洲康泰派出所一名警察在场见证。

表现之五,是官官相护、黑手操控。龙观德妻子湛雪梅原本与弟湛剑平在东莞市东城区堑头路经营一间小家电商店,为搞活经济,他们投资数十万元扩大营业做超市。当装修完成等待办理工商执照时,他们被东城区工商管理局告知无法发照,也没有说正当理由,只说是公安局的指示,与他们无关。看来公安610这只黑手能直接操纵着中国政府各个部门参与迫害,这种事也只有共产党独裁的国家才会有的。这种株连政策的迫害,给湛家姐弟造成了更大的损失。

表现之六,是正义的律师或良心人士被威胁,如当初龙航明律师敢于说话,后被当局威胁而不敢再参与援助。早年珠海梅华派出所一位所长因清楚龙观德是好人,劝他离开珠海避一段时间,结果也因此被撤职。在恶势力下,有多少人能够公正说话,就有多少人会获得美好和良心的安宁,尽管他们可能一时被打压。但是许多人没有这样做,包括有清官美誉的朱镕基,为了保护自己,也对法轮功问题说了不好的话。这也是中共体制下恐怖的“株连”造成的。

其实我们更清楚这种“株连”的背后,是中共恶党的黑手操纵,因为那些执行株连的警察或官员,一旦哪里出现法轮功的事,他们就要承担所谓的责任,他们实际上也是被中共捆绑着的被株连者,是深受其害却又甘于被操纵的可悲可笑之徒。

我们深盼这场迫害和株连祸害能马上结束,因为它是伤害我们整个中华民族的,每个人都在其中。这场迫害对谁有好处了?对国家有好处?这已被证实是可笑的。但是我们的政府官员从上到下整套系统(不包括明真相自觉抵制迫害的善良人士),公开的还在迫害,自甘为恶党和江氏背黑锅。胡温上台后,我们有很多人以为他们可以为中国带来新气象,但是事与愿违。我们看到可悲的是一边是往中共政权贴金的成功,比如奥运会、神七上天,一边却是中共迫害好人、不讲道德导致的天灾人祸,比如雪灾、地震、疫病流行、假奶粉风波、治安恶化等等。而前者只与国人的虚荣心和面子有关,是倾一国财力保中共江山的形象工程,后者却是实在的切肤之痛,是老百姓心中无法弥补的创伤。在这一时期,胡温政府不去抓灾难的根本,去研究解决的办法,却一味好大喜功,对包括六四、法轮功等关系百姓福祉的问题予以回避,特别是刻意维护气数已尽的恶党,纵容恶徒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行凶,以至整个社会失去公义。

结语:紧急让律师及亲属介入探视,促请无条件释放龙观德回家养伤。

在上一份调查报告中,我们已经提到龙观德于2007年9月23日被暴力绑架一事的详情。在近期再次调查当中,更多的现场目击者提供情况,更细节的说明了暴打详情,他们说平时受够了这帮恶狗的气了,希望能帮上忙。目前龙观德被送进武警医院,从侧面证实了其被打伤严重属实。因此,我们要求政府当局有关人士本良知之心,行公义之举,顺天意而为之。我们要求:

立即让律师及亲属介入医院现场监护,逮捕暴力伤害龙观德的恶人,追究所有责任人包括上层领导的责任并予龙观德国家赔偿,促请无条件释放龙观德回家养伤。

在暗无天日的环境下,不能让亲人看顾,如何救治呢?既然已经走出第一步,为什么不让我们知情呢?亲友们非常担心龙观德是否受到不法的对待,包括所使用的药物是否合法。作为长期从事民众维权事务的志愿组织,九年来法轮功学员所受的迫害,所使用的各种残酷手段,乱七八糟的手法,我们相当清楚了。在江泽民“打死当自杀”的口号下,多少公务人员为了利益或所谓的完成任务对这些善良的人民犯罪?许多法轮功学员因不放弃信仰而被迫害致残、致死或被弄成精神病。就在龙观德的故乡吴川市一中学就有一位40多岁的女教师被送到广东三水劳教所后被迫害成了精神病,后来是被抬回家的。这是本次调查中,一位有良知的公安人士透露的,这位良心人士当年在610办时违心的参与过迫害,并见证了那位女法轮功学员的善良高尚。我们还了解到有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拉回家没几天就断气的,我们更了解到有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将死而被摘取了内脏器官的(疑是被出售牟利)。

今天龙观德在遭受如此伤害后,当局称是送到医院却又不让亲人或律师探视,以了解病况,这是什么道理?我们对当局这样神秘和害怕见光的行为非常怀疑。我们强烈要求当局立即允许龙观德亲属和律师介入监护下治疗。我们声明,一旦龙观德因所谓治疗被使用不法手段侵害,这是当局又一宗罪,我们一定会追查到底,还世间以公义。

于此,我们促请当局无条件释放龙观德回家养伤。我们再次吁请国内外正义组织和人士对此事给予关注和支持,共同制止迫害。

再次呼吁中共政府尚有良知的官员、警察们;中华民族善良的同胞们;特别是法轮功修炼者的家属及亲朋好友们。为了人类的道德良知,为了中华民族的子孙后代的幸福,大家共同起来,制止这场人类历史上最残暴无耻的、最无人性的、最无耻下流的、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以及所有善良中国人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