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对“黄金周”的认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八日】我是一名大学毕业不久的大法弟子。“十一长假”将毕,我决定把我的认识和体会写下来。

自从修炼以来,特别是大法和大法弟子遭受邪恶迫害以来,修炼人的环境变的恐怖和严峻了,大法对学员的要求也就更高了。对常人而言,每逢节假日,有的全家团圆,有的年轻男女出外旅游,小孩子也可以放松放松心情。总之,都是沐浴在所谓美好的情的享乐之中。

这么多年过来,我一直没有一位女朋友。每次的长假短假对我来说都是一次痛苦的寂寞的非常孤独的煎熬,我也知道自己是修炼人,但也总觉的很难摆脱。感觉有一种苦,有一种受人冷落的委屈之苦。有时觉的自己也算帅气,环境和条件也不是很差,为什么就没有一个女孩子跟随我?觉的委屈(这种感觉已经是动情了,没有彻底根除情根)。看着周围的男女同学在假期没到之前就计划如何的度过浪漫的长假,内心更加难受(实际上,这也是一种妒忌心理,一种为私的欲望)。每当这种情况,我就开始学法,而且读法的时候尽量象平时朗诵课文一样慢慢的带着慈善的心轻轻的读着,不知不觉,那种怨恨和委屈的心情就渐渐没了,就象师父说的:“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转法轮》)我熔進了佛法的祥和与宁静之中。

我也曾这样想:一个假期,不管有多长,总会有结束的时候,不要在意它。不管常人认为有多浪漫的生活,在这苦短的人生中也无非是一场飘渺的梦,不要羡慕它。感情的事,因缘而定,不要勉强,随它去吧,没什么了不起的。只有和大法结的神圣之缘才值的我们万分珍惜,那是我们多少人世轮回中一次又一次的呼唤和期盼啊!

如今,这些被称之为“黄金周”的假期已成为邪恶的敏感期。更主要的是,我们无数的同修,一直来都在这邪恶的敏感期遭受不同成度的迫害和干扰。常人乐,我们还为世人愁,师父为众生忧;常人团圆,我们的同修流离失所,居无定所,一顿象样的饭都难享有;常人此刻花前月下,同修却面对着牢房的恐怖和遭受着生不如死的酷刑折磨。所以,我很希望我们每一个大法学员设身处地的想一想,我们在思想和行为上是否还热衷于所谓的“黄金周”?所谓的“假日旅游”?好象同修的事与我们无关,好象同修的苦难是在理所当然,好象今天自己安逸的生活是自己本应享有的福报。而我们真正想过没有?遭受迫害的同修哪个不是因为坚持修炼而遭酷刑的?哪个不是因为告诉人真相而被迫害的家破人亡?说什么那是同修的因缘“报应”,我最想说的是:那是同修们把自己的过去和未来献给了亘古不变的宇宙大法,他们的生命选择大法的一念不因历史的过错而毁灭反而愈加长久和永恒。他们才真正是宇宙可爱可敬之神。相反,那些自认为享受福报的同修,是不是太安逸了才敢有那些所谓“幸福美满”的家庭生活计划?安逸中修炼人的威德如何确立?当然大法看人心。那至少也应该知道什么才叫真正修炼?

记的在师父一次讲法中,有学员提问:“弟子:今天是元宵节,我们谢谢师尊讲法与救度、和我们一起欢度元宵节。这些学员不愿意让师父离开这里。”师父说:“噢,我倒没有想到。我这个人节的、年的,你不告诉我,我还就是忘了。今天是元宵节,那我们这不是大团圆吗?”

当看到这段讲法时,我也觉的不可思议,我们平常认为的那些轰轰烈烈的节日,师父毫不放在心上。此刻,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多学法?还有什么心思去想那些“黄金周”和节假日?希望能看到此文章的同修都好好想一想,让我们在学法中共同提高。

修炼至今,一晃就过了十年。我几乎没有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有时懈怠、有时消沉,也摔过跟头,但关键时刻都能感受到师父的鼓励和呵护。当读到师父的《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不要因为有些地区学员少,或者有些地区学员之间一直存在着争论,就使你们在证实法、救度众生甚至于你个人修炼的问题上都变的很消极。你在毁自己。”我感受到越到最后越严肃,修炼是严肃的事情,要多学法,不能消沉。

以上是个人所悟,层次有限,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