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中修炼心性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八日】

(一)归正自己

去年十月底,我换了一份新的工作,在一家私人企业为一个部门的集团总监做助理。总监是一个脾气很暴躁的人,经常发火,骂下属是他的家常便饭。而作为他的助理的我,被吵骂的次数更是多于他人。挨骂的表面原因无一例外的是因为他对我的工作不满意。多数时候他骂我,我都象没事人似的,不生气,用一个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想:自己因为没有工作经验,确实是做的不理想。而且心中总是愧疚。因为事情在表面上太合乎常人的理了,曾一度给自己造成错觉,也认为因为工作经验不足、做不好挨骂是正常的。有时候还在想也许是提高我的心性,看我能不能听难听话,能不能忍的住。其中偶尔也有几次因为难过,委曲的掉泪。

有一天,我又因为工作的事情挨了骂,事情的起因早已经忘记了,只记的当时我被骂的狗血喷头。因为是开放式的办公室,他每次骂我的时候,几乎整个办公室几十位同事都能够听到,那次也不例外。心里异常委曲难过,忍不住哭了。当我把自己关在洗手间的单格中时,眼泪如雨般奔流而下。那时意识还很清醒,知道作为一个修炼的人不能够在这些事情上掉眼泪。我让自己背师尊的讲法:“大法徒 抹去泪 撒旦魔 全崩溃”(《洪吟二》),但却越背越难过,越背越伤心。如果不是在公司,怕被人听到,几乎想要放声大哭。悲伤的往事也如电影般一幕幕闪过,想:自己如果不是因为中共的邪恶迫害,如果不是被强行开除公职,今天应该已经是重点高校的副教授了,可现在,却一无所有,四处漂泊。本来一个优秀的人才现在只能给人家做一个助理,还要经常忍受辱骂……,越想越伤心,越想越难过。我想自己应该不哭,可是那种沉重的悲哀笼罩着我,我无法抑制自己的眼泪。这样在悲伤中哭了有近一个小时,也在哭泣中和眼泪斗争了近一个小时。

突然间我意识到:这种伤心和难过不是我,我是师父的弟子,我绝对不会有这种想法的,也绝对不应该有这么沉重的悲哀的,这思想不是我。当我这样想的时候,我一下子明白过来了。我知道那种悲哀的确不是我,是邪恶的思想在往下拽我,它就是想让我悲哀,它想要用这悲哀压断我的意志,我绝不能顺从它。我对它说:你不是我,我不承认你,你不是要我不高兴吗?你不是要我伤心吗?我偏不!我要笑,我今天是一个得了法的生命,我是最幸运的生命,我要笑!我真的很自然的笑了出来。同时在这个过程中,我的整个身体也象过电一样,有一种极强大的电流流过的感觉,从全身到脑袋都在一层层、一波波的通过,我的脑袋突然觉的很轻松。刚才还无法控制的眼泪一下子就没了,而且再想起刚才哭的情景,觉的很无味。我用了几分钟调整好自己的思想,又用了几分钟恢复一下自己哭红的眼睛。十几分钟后,当我走出厕所的时候,脸上挂着自然的、祥和的微笑,谁也不会看到这是一个刚刚哭的一塌糊涂的人。

我象没事人一样继续与总监友好相处,同时我开始用正念来看待这一切:我发现是自己在工作上太不自信了,因为多年的被迫害,工作总是断断续续的,所以总是觉的自己工作经验不足,总是觉的别人比自己工作都强,甚至是一个没有念过什么书的部门的小职员,我都觉的比我强。我意识到这是不正确的思想,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怎么可以对自己没有自信呢?一个神怎么可以觉的自己不如常人呢?不能这样!更何况即使从常人角度上来看,我自身的条件也远远优于一般常人。我逐渐的增强自信心,事情也在逐渐的好转,但他并没有完全停止骂我。

有一天当他又骂我的时候,我想:为什么好几个月了,他总是骂我?我究竟出了什么问题?难道工作做不好就得挨骂吗?我想起当初面试时发生的事情,面试时他问我:我脾气不好,经常会吵下属,如果你做我的助理,你会不会介意?我当时回答:这没什么,人有脾气都是正常的,我不会介意的。我想是自己当初的回答也默认了他可以对自己发火,这是不对的,我从心里纠正这种错误观念。

再找下去,发现自己对他还有许多很坏的思想,从一开始认识他,就对他产生了坏念。觉的他看上去是一个很色的人,而且给我感觉脏兮兮的(在别人眼里他还算干净),打心里不喜欢。我想作为修炼的人,怎么可以有这种不好的思想呢?这不是在毁一个常人吗?我知道自己错了,是我在毁他。虽然他表面上不知道,但他明白的那一面一定可以感觉到是我在毁他,所以他才总要骂我。

同时,我努力正视在我一认识他时就产生的另一个问题,那就是色欲之心。由于自己空间场中的色欲的物质没有完全消去,虽然我能很清楚的分清那种色欲并不是我,但还并没有彻底去掉它,所以这种邪恶的思想还在干扰我。最明显的表现是,当它一看到单身的异性就会胡思乱想,并将种种不好的思想往我的大脑中反映。而总监也是一个单身的人,所以这种邪恶的色欲在初认识他时,便开始时时反映。它一直干扰我,亵渎我,虽然我能很清楚的分清它,并时时排斥它,但却并没有尽断。我还找到其它的一些不好的思想,当我发现这些坏东西的存在的时候,简直无地自容。我努力归正自己的思想,并发正念去掉那些不好的思想因素,在每一次这种坏思想闪现的时候,就毫不犹豫的去除它,同时我也请师父帮助我。后来他基本不再骂我了。

几个月后,当他决定从这家公司辞职时,他向我道歉,说“如果我们以后再有机会相处,我不会再骂你了”。我把《九评共产党》、《新唐人全球华人新年晚会2008》的DVD及其它一些我精选的大法资料送给他,并给他讲大法真相。他知道原来我是大法弟子,非常感谢我,并且说他一直觉的我“各方面都非常好”。

(二)我的转变改变了她

集团的人力总监杨小姐也是一个脾气很暴躁的人。由于部门及职位的不同,我和她几乎没什么接触,最初对她的了解也是从其他同事处知道的。经常听一位关系比较好的同事说她如何如何刻薄、如何如何霸道等等,反正总是没有一句好话。

刚开始听到这话时,我能够以法的要求去约束自己,告诉自己不要执著这些,听听就行了,不要因此对她产生偏见,因为我并不了解她。可慢慢的听的多了,对其中的有些事情也有了一些兴趣,有时还主动问别人,逐渐的对她的成见越来越大。再加上我经常看到她在大庭广众之下骂她的属下,从经理到做一般职员的小姑娘,骂的都非常难听;与别人说话时,也总是带脏字。思想中越来越反感她。在这种情况下,我与她发生了几次冲突:她开始莫名其妙的找我的茬,并且在经理级员工开会时,当众给我难堪,这使我对她的反感成度越来越大。直到有一天,爆发了比较严重的冲突。

事情是这样的,我来这家公司时,说好是三个月转正,因为我工作忙,到转正约定的时间一周后才上交了工作总结。结果当时因为赶上过年,转正就搁置了,一晃眼就又耽误了一个多月。当时我天天催我的主管总监给杨小姐提我转正的事,但她因为各种原因一直拖着。本来我知道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是不能执着这些的,可那次我却非常执着,越拖我越讨厌她,我想她是故意的。因为她和我的主管总监两个人关系很僵,而我是助理,我想她是故意卡我。结果有一天下午,在他们两个同时找我谈转正的事情时,我态度非常不友好,脸阴沉着,没有一丝平和,并且说话也很冲。自己心里头知道不应该这样,当时就是做不到。结果主管总监骂了我,杨小姐没说什么。

下班回家后,我心里异常难过,我知道自己错了,作为修炼的人不应该那样,幸亏他们不知道我是大法弟子,否则不是在给大法抹黑吗?晚上我静下心来想自己,我发现这一切的错误都是自己的观念不对,不能够善意的去理解别人,关键是不能够思想中对她有坏的思想。我知道作为一个修炼人,想别人不好实际上就是在害人。我决定向她道歉。第二天一上班,我便走進她办公室,诚恳的向她道歉,说自己太没有涵养了,不能够体谅她的难处,昨天不应该态度不好,希望没有伤害到她,请她别介意,非常诚心的向她道歉。结果她态度很友好的告诉我,说她并没有将头天的事放在心上,并说一直觉的我是一个非常有涵养的人,而且个人素质很好,工作能力也很强,在我这个职位中,我是非常优秀的。事情以平和的方式得到了解决。当经过这件事情之后,我发现自己原来对她的成见不翼而飞。而且更神奇的是,从那以后,我再没有见到她在公开场合刻薄的骂下属。我想:是因为我的思想的转变改变了她,她也知道自己那样不好了。

(三)去人心

老板也是一个脾气暴躁的人,经常把下面的经理们骂的狗血喷头。说来难以置信,我工作过几个公司,但这是唯一一个有这么多脾气暴戾的主管的公司。

我刚来这个公司的时候,也被骂过几次。最严重的是在我生日那天,他加班骂我到晚八点钟。因为他觉的我来了半年了,什么也没有做。其实我的工作量是非常大的,压力也是很大的,只是他不知道。他用他的思维在想我这个职位所应该做的事情。老板是一个文化成度不高的人,对我的专业不懂,所以按他的想法和要求,从我的专业角度和工作量来讲,是很难做到的。

其实从来这家公司不久,我就开始“害怕”他。初期是因为我的工作中出现失误被他发现,而我自己越想把工作做好,出现的失误就越多。再加上由于前期对公司不太熟悉,很多事情不了解,也导致出现一些不该出现的错误。每次出现失误他都不高兴,结果以至后来我看到他就“害怕”。再加上他习惯于让我们对同一件事情反复做、反复做,而且经常一会儿就变。往往是你刚做完这件事情,他就告诉你这件事情要那样做,等你刚做完,他又变了。印象中最深刻的一次,他叫我帮他约一个客人,在短短的一个小时内,他先后改变了八次时间和地点,我也跟着向客人变更了五次通知时间和地点,到最后他自己都不知道约的是什么时间了。所以大家都头疼他。基于这些原因,我和其他人一样,是能躲开他就躲开他,只管自己做好自己的工作。

那天他骂我的时候,我心里很沮丧,觉的自己每天忙的象个陀螺一样,还被这样说。我向他解释我都做了些什么,让他知道我的工作量有多大。当他明白后,他不说话了。晚上回家后,心情很不好,我想我应该找一找自己,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这种情况。我意识到我对他的害怕是不对的,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大法弟子应有的状态。我努力挖掘自己怕他的根源,发现这种怕是由许许多多各种各样的小怕组成的,比如怕自己工作做不好;怕做不好工作被他骂;怕他觉的自己工作量轻;怕他找自己麻烦;怕自己失去这份工作,怕自己生活没有来源……,天!这一找下去,发现竟有无数的怕心摆在我面前。

我努力纠正自己的错误观念:我叫自己树立信心,不要害怕,不要总觉的自己做的不好。其实我确实是相当优秀的,只是每个人在做工作时都会犯一些错误,我也不例外。对于怕失去工作,我意识到:虽然表面上是他的公司,但却是师父给我安排的,我能不能在这家公司做下去,能做多久,绝对不是他说了算的,而是我的师父说了算的。同时我意识到他这么多年辛辛苦苦、白手起家创立这个企业,或许正是他前生的一种承诺,承诺在这一生的这一个特殊时期创立这个企业,来使我这个大法弟子能够在这个时期有个地方工作,维持生计并救度众生。

而且我还发现:我出现失误时他生气,完全是我自己臆想的。我以为自己出现失误他会生气;我以为自己出现错误,他会对我印象不好;我以为他不了解我的工作量,会对我不满意……,我用自己那颗人心在想他,而完全没有修炼人的正念,所以事情就真的照着我的想法去发生了。

当我意识到这些问题的时候,我坚决排斥这些思想,原来那些常人的怕心也在逐渐消失,而且我开始针对他发正念。以前我总以为这都是常人中的事情,不需要发正念,今天我不这样想了。我真正的知道了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所遇到的一切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尤其是在正法时期,所遇到的一切干扰都不能够掉以轻心,都不能够用常人的观念去看问题,即使所遇到的事情在表面上看起来是多么多少的常人化。

他很快就变了。从那以后他不仅再没骂过我,甚至在别人面前为我说话。而且每次见到我时,他都是很客气的,即使在他很生气的时候,我由于工作关系找他,他也不会对我生气,而且再不会让我将同样的事情反复多遍的去做了。我知道是自己观念的转变改变了他。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