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九日】

  • 给四川西昌市农村父老乡亲们的一封救命信

  • 立即释放潍坊法轮功学员于家坤老人

  • 给四川西昌市农村父老乡亲们的一封救命信

    家乡的父老乡亲,善良的同胞们:你们好!

    您想让自己和所有的亲朋好友远离灾祸、幸福平安、选择美好的未来吗?我想您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是的。那么,您能看到此信,就是您的缘份,我们要说的话是时下正在国内外发生的一件迫在眉睫的大事,这事与您及全家非常重要而且息息相关,希望您能忙中抽闲把信看完,然后做出明智的选择吧!

    2005年1月海外大纪元网站发表郑重声明,全文如下:

    郑重声明

    广大的中国民众:共产党的末日就要到了。但是这个邪恶的党(魔教)在历史上却对众生、对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神一定要清算这个恶魔。

    如果有一天,神指使人类的谁对共产党清算时,也一定不会放过那些所谓坚定的邪恶党徒。我们郑重声明:所有参加过共产党与共产党其它组织的(被邪恶打上兽的印记的)人,赶快退出,抹去邪恶的印记。一旦谁对这个魔教清算时,大纪元储存的记录可以为声明退出共产党和共产党其它组织的人作证。

    天网恢恢,善恶分明;苦海有边,生死一念。曾被历史上最邪恶的魔教所欺骗的人,曾被邪恶打上兽的印记的人,请抓住这稍纵即逝的良机!

    大纪元
    2005年1月12日

    此声明郑重告知中国民众,天灭中共在即,大家赶快声明三退(退党、退团、退队),避免灾难来临时被淘汰掉。

    到2008年10月5日已有超过4369万人声明退出了中共组织。这些人中有普通的百姓,有在校的大中小学生,有教师、医生、律师、教授、警察、学者、作家、演员、著名艺术家、奥运名将等等各行各业众多的人,还有原中共驻澳的外交官、610成员、司法局局长等中共官员,还有中央高层、军队、中央党校、军工系统、公安部等等中共党政军各级官员,有几十人集体化名网上三退,有直接打电话声明三退。三年来,在北美、欧洲、澳洲、亚洲各大城市旅游点都有退党中心义工为大陆游客办理三退服务。最近在香港、东南亚地区,出现了中国大陆游客整团、整车退党的现象,还有那些贪官们,因怕死也在悄悄的退,他们比老百姓更清楚中共内部的真实情况,时至今日中共解体早已成定局。但是让我们忧心的是,连贪官都在悄悄三退,而我们的一些老百姓还被蒙骗着,至今还是那邪党的一份子,所以我们迫切的要告诉您真相。这三退声明非常的重要,因为人在加入邪党时,曾举着手对它发过誓“为之奋斗终生”,它就在人身上打上了兽的印记,不郑重声明退出兽记就无法抹掉。天惩邪党时没抹去兽记的就当作它的一份子被淘汰掉了。所以三退声明很重要很必要。在此推荐您看《九评共产党》,看了后您什么都会明白。

    雪灾、萨斯、沙尘暴、地震只是上天一点小小的警告,为什么有灾?因为有罪。中国的灾难之源究竟在哪?那要看看罪恶之源究竟在哪?

    今天的中国有多少罪恶正在发生?太多了!工人失业、农民失地,贪官横行,官商勾结,警匪一家,民不聊生,老百姓有怨无处诉,社会道德一日千里的下滑。许多文明古迹以及历史资料,都见证和记载着,人类曾多次发生大的劫难。发生时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人类的道德极其败坏:只有人的外形,却丧失了人的起码道德水准!这样的人在神的眼里已经不再是人了,面临的就是上天的淘汰。当今社会吸毒、贩毒、性开放、乱伦、假药、假酒、假烟、黑社会泛滥成灾。最近一段时间,人们最关心的莫过于毒奶粉事件了,继三鹿奶粉被查出含有毒化学品后,蒙牛、伊利、光明等二十余家的奶制品中都被查出含有三聚氰胺,这是一个多么触目惊心的事件啊!

    这些所谓奶业龙头企业,就拿三鹿来说,能获得老百姓的信赖,能有相当的知名度,跟中共高官不断的扶持有绝对的关系,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贾庆林、曾庆红,原商业部长薄熙来和几个副总理,都先后来过三鹿视察。高官视察后,给予了各方面的肯定和认同,再加上国家质检局的免检,媒体一次次的吹捧,一个名牌诞生了。人们给婴儿选奶粉时,左挑右选,哪里想到挑的竟是坑人的毒奶厂生产的呢?

    最近有消息披露,早在前几年奶粉业搞出大头娃娃事件时,三鹿集团的产品就被检查不合格,可是三鹿通过一系列的公关手段,河北省政府、国家质检局出面摆平了,这已经是第二次被检查出不合格了,而且此事早在六个月前就被发现,中共因为开奥运,为了形象,一直隐瞒事实。如果不是因为占三鹿的一部份股份的新西兰恒天然公司坚守道德良知,不断找中国地方政府解决,最后连新西兰总理都出面给北京施压,还不知道中共政府打算隐瞒多久呢!

    由此可见,中共邪党从来不拿老百姓的生命当回事,只注重自己手中的权力、利益。毒奶粉在全国以至世界许多国家、地区经销,目前受害的儿童达到600多万,这是威胁到全世界尤其是中国子孙后代的大事,只是一个集团公司负责任的问题吗?中共的那些党魁为什么不负责任?这不是在所谓的“伟光正”的领导人不断地视察、指导下发展起来的奶业龙头企业吗?中共的领导人们是怎么视察的呀?!

    现在的社会已经滑到了十恶毒世的地步,道德已经处于全面崩溃的边缘!

    中共已经祸国殃民到了如此地步,上天还能容它吗?中共篡政以来,害死了6~8千万的善良百姓,镇压反革命、三反、五反、肃反、反右、大跃进、文革、“六四”镇压学生、迫害法轮功,等等,无数善良人成了中共的虐杀对象。杀人偿命是天理,中共欠了这么多命,这几千万的冤魂能饶它吗?恶党始终与天与地与神为敌,能不遭到上天的清算吗?

    您一定不会忘记,今年的五月十二日在四川发生的大地震吧?在那短暂的一瞬间几万个同胞的生命被夺走了;数以万计的家庭破碎了;被埋在废墟下面的呼救声、哭声、喊声撕心裂肺。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能真正的感受到那种失去亲人的痛苦。

    乡亲们哪!世间上哪一个活着的人,都想生活的幸福美满。谁都不希望有天灾人祸。更不愿天灾人祸降临到自己的头上。可这天灾人祸又不能因为我们不愿看到、不愿遇到而销声匿迹。

    有句话说:“危险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当巨大的险情来临时却不知道或不相信,这才是最可怕的。”大家还记得南亚大海啸吧,当海啸来临前的那一刻,正当风和日丽,在海面翻起白线时,当地一个土著居民见此情况大呼不妙,立即招呼海边游兴正浓的人们:海啸将至,赶快逃走!大多数都不信他的呼喊,还嫌他扫了大家的兴。在海滩上有一位中学生用她学到的地理知识告诉母亲,海啸可能真的是来了。母亲听后毫不犹豫的拉着女儿就往高处跑去。几分钟后,海啸来临,无数的人顷刻被海水吞没。那母女俩安然无恙。

    我们朝夕相伴的父老乡亲们啊:我们在这里郑重的告诉大家:人类真的就要有大事发生了,我们就是要在巨大危险到来之前,让您知道这件大事与您有什么关系。并且让您明白怎样避开危险。如果您真的听明白了,您与家人都会远离危险!幸福平安,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世界各国都留下了许多传世预言,对历史上的大事有着惊人的准确预测。他们都预测到了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以及将要在中国发生的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那就是,天要灭中共,以及天灭中共时其追随者将被一同被诛灭的可怕惨景!

    那我们怎样才能避免危险,躲过这场灾难哪?一是赶快发表退出党、团、队声明(用小名、化名均可)抹去兽记,到天灭中共时您就会得到救度留存。二是相信法轮大法是教人向善、稳定社会、提升人类道德、救度众生于危难的大法大道并在心中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您就会遇难呈祥,逢凶化吉。

    乡亲们,我们是按照真善忍标准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所告诉您的都将会是得到历史验证的千真万确的事实!在被中共邪党迫害的九年多时间里,法轮功学员为了您―――我们的父老乡亲们在大难来时不被淘汰,冒着生命危险坚持不懈的向你们讲真相,遭受了残酷的迫害,迄今已有近3200名大法学员被中共迫害致死,还有的被活活摘取器官,焚尸灭迹,被迫害致伤致残的不计其数,数以万计的学员被非法关押、非法劳教和判刑。多少个家庭妻离子散。法轮功学员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目的就是为了让你们能够在即将来临的大劫难中保命、保平安哪!

    我们历尽艰辛,省吃俭用、节衣缩食、用省下来的钱去做光盘、传单和小册子等真相资料,就是为了救你们。如果你们能仔细的去看,您就会明白真相,知道法轮大法好,选择退出中共党、团、队等一切相关组织,在危难之时你的生命就有了保障。

    据明慧网报道:因诚心念诵法轮大法好,三退后得救的事例在各地比比皆是。例如,四川彭州市隆丰镇一位年前刚退出了中共邪恶组织的中年男士,真切体会到了大法带给他的大福报。这位男士在从山上往山下用拖拉机拉石灰,刚开上大路,地震发生,车顺着惯性直往下冲,突然山摇地动,车轮不听使唤,就在他六神无主时,前方道路又突然出现了一米多宽的裂缝,这时他想:我今天死定了。没想到当车到了裂缝的边缘时,瞬间裂缝又合拢了,结果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把车开回家了。事后他说:“我简直没有想到还能活着回来!真是感谢大法师父救了我!三退(退党、退团、退队)真能保平安!”

    再如,二零零六年初的一天,湖北鄂东的四名女孩一同外出,不慎失足,同时掉进一个好几米深的水塘中。其中一个女孩儿在落水瞬间突然想起有位大法弟子给她讲过大难来时喊“法轮大法好”就能得救,就对另三个女孩儿喊:“快喊法轮大法好!”另一个女孩儿立即和她齐声高喊“法轮大法好”!就在她俩刚喊出第一声“法轮大法好”时,原本四人紧紧拉着的手松开了,两名喊了“法轮大法好”的女孩儿神奇地浮在了水面上,她俩继续高喊“法轮大法好”!很快被闻声赶来的路人救上岸。而另外两名拒喊“法轮大法好”的女孩当时就沉入了水底,等人将她们从水底捞起时已停止了呼吸。

    这样的例子太多了。可是,在我们的反复劝善中,仍然有一些人只顾眼前的利益,被恶党无神论的谎言毒害,不相信即将发生的一切,我们只好在这里大声疾呼了!每个生命都必须在“真善忍”与“假恶暴”之间作出自己的选择。停下你匆匆的脚步、放一放您手中的农活,看一看大法真相资料吧!当你认同“法轮大法好”的那一刻,你已经站在“真善忍”的一边了,你就会得到神佛的护佑;当你退出中共恶党的一切相关组织的时候,你就是在抛弃“假恶暴”,你也就解除了曾经对共产红魔发过的毒誓,天灭中共时,你就不会做陪葬。

    西昌市大法弟子
    2008年10月

    另附:(1)劝三退是在救人 不是搞政治

    中共将亡,一些人还迷途不知险。法轮功学员正在抓紧时间劝“三退”(声明退党、退团、退队),但是这种救人举动,还是被一些人误解为在“搞政治”。前不久明慧网登载了一篇真实的故事,看完这个故事也许能够解开这个心结,明白“救人”与“搞政治”的区别。

    在沈阳有一位法轮功学员的姐夫是一位法官,五十多岁就退休了,由于不愿意贪腐而受法院排挤提前退休,但深受中共影响,依然对共产党迷信,不听真相。

    这位法官本来身体很健康,可突然之间得了肝病,各种治疗手法都不起作用了,他儿子很有钱,就带他父亲到处求医,也没有办法,最后只好回家等死。

    他的一位炼法轮功的亲属听说后,就去给法官讲真相,他不仅不听,还回应一些中共诽谤宣传的言词。不久,法官病情迅速恶化,更吓人的是,大白天他就给家里人讲:他看到小鬼在身后排着队等着他死呢。

    这位亲属与其他两位法轮功学员一商量,在二零零八年过年的前几天,以提前拜年的形式,轮流去看望法官,给他讲真相,劝他退党,逐渐地法官开始听了,但是对退党还是疑惑,认定法轮功是在搞政治。一个法轮功学员对他说了一席话,犹如炸雷,顿解其心头迷惑。

    他说:您总说我们劝三退是在搞政治,要把共产党政权如何如何,今天我们说句大实话,您今天这个将要离开人世的病人,您点不点头同意退党对我们有什么帮助?假如我们在搞政治,你对我们有什么利用价值?我们是真正珍惜您的生命而来的,是本着法轮功救人的一颗善心而来的,是为了救您的命而来啊!

    慈悲的话语一下子触动了法官,顿时解开了他的心结。是呀,我一个行将就木的人,如果他们在搞政治,怎么也不会搞到我这里来呀?他恍然大悟,立即同意了三退,还感慨的说了一句:“我被共产党骗了!”

    以后,法官离开人世的最后三天,他没有合眼睡过觉,他对家人讲述了他清清楚楚看到的景象:他看到自己在往前走,差一点掉进一个深不见底的大坑,此时,有人过来拉着他的手,终于把他搀扶着绕开了那个可怕的深坑,然后他就往一座高山上艰难的攀登,费尽力气终于到了山顶,突然他看到一个无比壮观美丽的新宇宙,有神佛来迎接他。接着,他详细的描述了那个新宇宙的无比壮观与美好,以及来接他的佛对他讲了这样一句话“你知道当初为什么你身体本来好好的,一下子就得了要命的病吗?就是你不听大法真相,还仇视大法,这样下去你造的罪业会越来越大。”

    后来,他还劝儿子不要钻到钱眼里,“你那点钱算什么?在那个世界里这边什么财富都带不过去。”开始,家人还以为他说胡话,一问他几十年的人生经历,他讲起来历历在目,而且还能深刻地反省自己一生的对错得失,句句发人深省,绝非神智不清。

    这个真实的故事只是无数个这种事例的一个,对一个临死的人,法轮功学员还如此三番五次的劝其三退,如果不是因为真的是救人、为他人好为出发点,搞政治也不会这么个搞法。这个故事多少能让人体会到为什么法轮功学员总是说,他们是在救人,不是在搞政治。

    另附:(2)退出共产党声明

    我们×××派出所(为了安全起见,暂隐去此派出所的名字)的全体共产党员在二零零七年元旦之际向全世界郑重声明:全部退出中国共产党,并与其划清界限!不再当共产党的走狗,不再为虎作伥。我们要顺应历史潮流,善待法轮功,全力支持大法弟子的善举和正义行动!虽然我们的名字还在共产党员的登记表上,但那只是一种表面现象,在我们的心目中,中国共产党已经腐败透顶,不可救要,早已死亡。我们对这样的腐败政党早已经失去信心,不愿意继续再为其充当炮灰,去欺压朴实善良的人民,我们坚决不做历史的罪人。中国共产党的气数已尽,不久便会被送上历史正义绞刑架,断头台!法轮大法好,共产党必亡!

    ×××派出所全体党员
    二零零七年一月一日


    立即释放潍坊法轮功学员于家坤老人

    ──给山东王村女子劳教所的一封信

    王村女子劳教所各位干警:

    潍坊有位叫于家坤的老人,因为修炼法轮功现被非法关押在你们这里。这位老人在修炼法轮功之前,她的人生遭遇很悲惨,是法轮大法救了她及她的全家,所以,作为熟识她的家乡朋友,我们觉得很有必要告诉你们关于她的经历。

    于家坤是位六十多岁的普通家庭妇女,一辈子为人老实本分,从小就曲己从人,不给别人亏吃,平日里连大声说话的时候都不多。她的丈夫虽然性子急、脾气暴,但很有本事,心灵手巧,多才多能,家里家外十几年就依赖他。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于家坤人到中年的时候,她丈夫突然得了肺癌,抛下她与一对未成家的儿女撒手而去。家庭的担子一下子落在了身体弱小的于家坤身上,儿子、女儿少不更事,她还有一个年迈的老母亲需要照顾,而她本人又体弱多病,生活的艰辛几乎把她压垮,为了把孩子拉扯成人,她咬紧牙关,艰难挣扎着向前爬。

    可是祸不单行,就在丈夫离世后不久,于家坤外出时被车撞伤了。这还不算完,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此时夺命的病魔又偏偏降临到她身上。由于她身体一直不好,有遗传性心脏病、贫血、脾胃不好等原因,身体虚弱,再加上忧愁愤懑,出现腹疼,腹胀,到医院诊断为乙肝、肝硬化、肝腹水。大夫说要立即住院治疗,如果贻误治疗,会有生命危险,发展下去就是肝癌,眼下治疗只能延缓病情发展,病人要隔离,要安心静养,不能操劳,不能生气……昂贵的住院费她是负担不起的,在亲朋的资助下,在她病情稍稍好转的情况下,不得不提前出院。身患绝症,家庭经济窘迫的重重负担,压得她真是不想活了,身体每况愈下。

    “天无绝人之路”,就在这时候,于家坤修炼了法轮功。在很短的时间内,她原来的病症一扫而光,身体奇迹般的康复了。她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使心胸变得宽阔豁达,更加善待他人了。她这个家庭顶梁柱好了,一家人也欢乐起来了,老少四口变得和谐幸福,接着喜事纷至沓来:四年前她女儿成了家,紧接着她儿子也找上了个善良的媳妇,一年前有了一个可爱的小孙子。

    可是,谁也想不到,祸患再一次降临到她头上。就象她这样一个老实巴交的老婆婆,仅仅因为坚持修炼让她起死回生的法轮功,就遭邪党当局要置她于死地的程度。

    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早上,潍坊市潍城区南关派出所警察骗开于家坤家门,暴力绑架于家坤和她儿子王俊杰(三十岁左右),象一伙土匪一样到处翻箱倒柜,抄走了所有大法书籍、大法师父法像、一个台式机电脑。恶警想把于家坤关进看守所迫害,因查出于家坤身体有病,看守所拒收,恶警勒索了其家人一千五百元后才把于家坤放回。

    但恶人并未就此罢手,一个多月来多次上门骚扰,八月六日左右,于家坤和儿媳走亲戚,几天没回家,南关街办的恶人就象疯了一样,不断骚扰于家坤的亲戚,到处找于家坤,在于家坤女儿家搜不到人的情况下,就把于家坤的女儿劫持到南关街办,逼问于家坤哪去了,于家坤的女儿确实不知,恶人就非法扣留了她一天,给予家坤的女儿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八月十日晚,南关街办伙同南关派出所的恶人又一次到于家坤的家中骚扰,家中只有她儿子王俊杰一人在家,王俊杰拒绝给恶人开门,恶人就找来了一个专业开锁的盲人,打开了防盗门,又暴力踹开了内门,穷凶极恶地把王俊杰绑架到了南关派出所。第二天又把王送到臭名昭著的潍坊“洗脑”班迫害。八月十二日,于家坤和儿媳走亲戚回家后,知道王俊杰被绑架,就到洗脑班去要人,洗脑班恶人要于家坤先交三千元再放人。于家坤只有微薄的退休金,王俊杰打工挣钱很少,一家人的生活刚刚能维持,哪来的钱?并且七月九日刚刚被勒索了一千五元,这回又要三千元钱,上哪去弄?于家坤和儿媳无奈的回家了。到家后恶人对她全天候监控,只要出了门,过后很快就有居委会的人问她去哪儿了。

    八月十四日,洗脑班应王俊杰出现严重病状,才叫家人把王俊杰接回家。

    八月二十八日,于家坤又一次被恶人从家中绑架,下午即被劫持到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

    我们不明白这个社会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象于家坤这么一个老实巴交的家庭妇女,要做一个好人都不行?她原已是个病危的人,是因为修炼法轮功,她身体好转了,家庭和睦了,而当局却要她放弃,不放弃就送看守所、劳教所,甚至要置她于死地。

    于家坤原本身体不好,又是一个年逾花甲的老人,以前患有严重的肝病、心脏病,在劳教所那样的一个精神压抑的环境下,我们非常担心她的精神和身体状况。尤其是近来一连串的打击,使她的家庭也雪上加霜:儿子被查出感染乙肝,且伴有乙肝肾炎等。现在儿子和儿媳都没有工作,儿媳身体也不好,被折腾的面黄肌瘦,自今年七月份不断受到当地公安等部门骚扰以来,心里压抑,多次出现晕倒,四肢僵硬不能活动的症状。八月二十八日,在于家坤被非法劳教当天,儿媳又一次晕倒,四肢不能活动达二十多分钟。家里还有刚满周岁的孙子需人照料。

    可能有人会说:她炼法轮功,违法,该劳教。然而,事实正好相反。法轮功学员没有违法,即是今日,法轮功在中国也是完全合法的。不要认为国家已经把法轮功定为了×教,其实根本就没有。江泽民在九九年十月二十五日接受法国记者采访时第一次提出“法轮功就是教”的说法。第二天,《人民日报》便发表了题为“法轮功就是教”的社论。可是《人民日报》的社论是法律吗?不是。《宪法》规定立法权属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任何其它机构、个人均无立法权。所以江泽民和人民日报评论员均无特权对任何团体、个人定性定罪。他们称“法轮功是×教”也是非法的、是无效的。而九九年十月三十日由全国人大及常委会制定的《关于取缔邪教组织,防范和惩治邪教活动的决定》,也仅是对“邪教”的认定与处罚,根本就没说过“法轮功是×教”。江氏集团利用了许多老百姓不懂法律而玩了一个偷换概念的把戏,很多人就以为镇压法轮功已有了法律依据。所以说,依据法律,直到今天炼法轮功在中国也完全是合法的。违法的恰巧是江泽民及其追随它迫害法轮功者。

    近几年,国内有不少知名的律师如高智晟、李和平等为法轮功作过辩护,其辩护词说得很有道理。近日,又有辽宁律师王永航致书中国最高司法机构,题为《昔日铸大错,如今宜速清遗祸》要求纠正镇压法轮功的错误。现摘录其中的几段话:“我们对于法轮功的了解究竟有多少?通过什么渠道了解?如果全是媒体的话,那么媒体的公信力是高还是低?一边倒的评价是不是客观、讲不讲“看待问题一分为二”?现实中有关法轮功的话题,我们有没有谈虎色变的感觉,这说明什么?

    你用大喇叭(动用全国各种媒体)说人家是邪教,人家通过法律允许的上访、写信方式小声解释自己是怎么回事,就用法律形式给人定罪判刑,合理么?

    非但不给人小声解释的机会,还把人抓起来判刑。人家私下里把这种无法律依据被抓、被判、被劳教的遭遇告诉别人,希望得到善良人的理解和同情,就再用法律形式给人定罪判刑,从而也剥夺了别人试图了解真相的机会,这合理么? ”

    王律师在文章的最后写道:“公、检、法作为国家的暴力机器在打压法轮功的“斗争”中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在这段历史即将结束的今天,各级司法部门、每个司法权力者都要重新审视、省思自己参与这场政治运动的程度和自己的做法给这个信仰群体造成的危害。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知识界担心,由于整个社会缺乏对“文革”深刻、全面的反思,对于“文革”这样苦难深重的教训不能真实认知的情况下,历史难免会重蹈覆辙。看看九年来针对法轮功信仰者的这场全国性声势浩大的政治运动,我们年长的可有似曾相识的感觉?有人说“文革”之乱,在于无政府主义的蔓延,在于公、检、法的瘫痪,而今天,“法治”大旗遮掩之下,公、检、法有条不紊的制造着一起起惊天错案,这又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思考?

    包括“两高”在内的各级司法部门、每个司法权力者,无论当初基于何种情形,主动或者被动成为这场政治运动的参与者,那么在退出的时候,希望你们能够体面些,主动些。你们决定不了这场政治运动的开始,也改变不了这场运动行将终结的事实,但是至少你们能够决定自己对结束这场运动的立场和态度,以及在结束过程中自己应该在哪些问题上去选择作为和不作为。”

    希望你们能耐心地看一下此信,在此事上理智思索,用自己的良心,选择自己的所为,善待大法弟子,尽快释放于家坤及所有被非法关押在你们那里的大法弟子,那么你们将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大法弟子
    二零零八年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