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省观念 摆脱中共邪灵附体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一日】最近看了同修的交流文章《挖出不纯因素,发正念显神奇》后对我启发很大。因为我的问题与她相似,也是腿疼。左膝盖疼,上下楼都疼,厉害时一跛一跛的,时轻时重,时好时坏。过去几年了,也找不出原因所在,为此我很苦恼,也很无奈。向内找只找现在,没有找过去。看完了同修的交流文章后,我回忆过去,一下想起了我年轻时(文革时期)很崇拜毛魔,觉得它整人很有本事,想打倒谁就打倒谁,“所向无敌”(完全是变异的观念)。想到这我很吃惊!这么大的执著我怎么没找到呢?这个执著可了不得。《九评》都出来好几年了,我还存在这么大的漏。其实师父早点化了,我没悟到。

对于共产邪灵,不管早晚,认识到就好。我立即发出强大正念,清除我生命深处认同毛魔好的那种变异的观念,变异的善恶标准,及一切党文化流毒。请师父加持。清了一次后我左腿膝盖就好了,可右腿又疼(原来右腿不疼)它又跑到右腿上去了。我又连续清理的几次,两腿就全好了。我高兴极了,这两天我上楼特别轻松,心情特别好,让我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师尊在《转法轮》第七讲中讲过:“人为什么有病呢?造成他有病和所有不幸的根本原因是业力,那个黑色物质业力场,它是属于阴性的东西,属于不好的东西。而那个不好的灵体也是阴性的东西,都是属于黑的,所以它能够上得来。这个环境适合于它”。

当我用变异的善恶标准认同毛魔好的时候就已经产生了思想业力了,产生黑色物质场了,那个邪灵就会上来,附在那里。当我认清这一点的时候,就排斥它、清除它、不要它,慈悲的师父在另外空间里就摘掉了它,把那个场打出去了,那么我这边腿就不疼了。

其实我的家庭也是深受中共迫害的,我舅舅是资本家又是城市的佛教徒,在共产恶党夺取政权的初期就遭镇压,死在监狱里,好大的一片房产被中共霸占,至今也未归还,财产全部没收。我母亲也经常叫去问话,并扣上四类分子的帽子,“接受改造”、扫街等,既然这样,我为什么还崇拜毛魔呢?

师父说:“这个业力是在前几年一个什么状态下,什么道德标准状态下形成的,那么,它就用这样的标准衡量事物。如果这个东西形成多了,那么,人的一生都会受它左右。形成的观念认为好和坏,人就认为这个好和坏,就认为应该这么这么做,可是他自己没有了。他自己完全被他自己后天形成的非善良的后天观念包围、盖住了。他自己真正好和坏的衡量标准就没有了。”(《卷二》)

我从小到大接受的都是党文化教育,经过中共的历次“运动”,在恶党的操控下干了许多坏事、无知中造下了业力。在那个疯狂的年代,人们完全失去了理智,这真是“世风日下众助流 烂鬼带头人跟走”(《洪吟二》)。中共十几年的镇压、迫害、洗脑已经把那种思维方式,认识问题的好坏标准都压入中国人生命的深处,中国人都一定程度上接受、认同了它的那套歪理邪说,不知不觉中被它毒害。这真是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被人害了还崇拜人家,可见中共邪党洗脑骗人的伎俩多害人

邪恶骗人的伎俩再如何,在伟大的佛法面前它什么也不是,还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呢,只要我们时时以法为师,静心学法,遇事向内找,找出自己的不足,去掉它,正念强一点,人心少一点,神念多一点,坚定的信师信法,做好三件事,什么魔也阻挡不了我们修炼的步伐。

一点修炼心得,写出来与同修共勉,不妥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