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一日】

  • 给山海关公安分局一科付勇妻子王忠欣的一封信

  • 再致毛超峰及周口各级党政官员的公开信

  • 给山海关公安分局一科付勇妻子王忠欣的一封信

    王忠欣女士:

    你好!

    出于对你和付勇的负责与关心,我们想和你说说心里话。

    既然你选择了付勇成为你的另一半,你当然希望自己的丈夫在事业、家庭、心地与健康上都好,我们也希望如此,也希望你们的新家能幸福美满。但有些事情我们又不得不告诉你,目的并不想伤害你丈夫,而是真心希望你们的家庭在今后能平安、幸福。

    你先看一下来自国际互联网的一则消息吧:

    邓文阳,男,原山海关桥梁厂职工。2007年8月15日被张德岳、付勇等人非法抓捕,遭受毒打、针扎、掐大腿里、掐腋下等酷刑,身体被折磨的极度虚弱,送劳教所拒收。9月26日,邓文阳的身体还没有恢复,躺在床上休养时,赵然、张德岳等再次闯入他家,当时他只穿着背心和裤衩,恶人都没让他穿外衣,就强行把他抬上警车。邓文阳的老母亲看到儿子又被无理绑架,又惊又怕昏倒在地,张德岳、付勇等恶人却不理睬。邓文阳于九月二十七日被送到保定市劳教所后,邓文阳之妻于十月九日下午接到本单位口头通知:去保定市劳教所劝劝邓文阳,可是到保定后却被告知:邓文阳已于十月八日晚十点二十分死亡了。邓文阳家属查验邓文阳的遗体时却发现:1,手腕、脚腕处有约五毫米的勒痕,是戴戒具的明显痕迹;2,未发现死者身上有输液时留下的针迹;3,死者身上有电击后的痕迹;4,睾丸上有血迹;5,睾丸凹陷。 这一切说明什么?被害人永远的不能再说话了,可是他伤痕累累的遗体就是在痛诉施暴者的罪行!

    有一天下午,付勇非法提审韦丹权,企图从韦这里诱导出更多的“证据”进一步迫害更多的大法弟子。韦丹权不说话,付勇找了一个椅子腿,照他左臂猛抽两下,当时胳膊象折了一样痛。

    韦丹权被非法关押4个多月时,身体状况极差,心跳达180次/分。120赶紧让他吸氧,躺着别动,后来被送到山海关三条医院,可是恶人第二天就把他关回看守所,没多久,他便开始咳嗽,后来咳血,一直没人管。直到11月23日,韦丹权咳得很厉害,四肢抽搐,才被送到三条医院,第二天上午查出是肺结核,这样才被放回家。

    因为迫害大法弟子卖力,张德岳、付勇多次受到恶党的奖励,零三年的疯狂抓捕被列为河北省“大案要案”;零七年四月绑架郑志成、韦丹权等就获得了上面(河北省)拨款十万元。

    从以上的事实老百姓就能看出,从张德岳、付勇如此卖力迫害法轮功群众这些事实可以看出,他们已经不分是非对错,更不分正邪,只要给钱什么坏事都愿干。他们在维护治安上、在打击犯罪上为何从不如此出力?那是因为他们的上级不给钱,而在非法打压法轮功上,江氏流氓集团不断的给各地直接参与迫害的恶警们拨下巨款。迫害法轮功已经成为他们的一条发财之道。

    张德岳、付勇的另一条发财之道就是在查处打击违法案件时,收黑社会的钱。老百姓哪个不知道,在当今中共的统治下,早就是警匪一家了。

    付勇的所作所为也许你知道,也许你根本不相信,但这是铁的事实。

    法轮功是1992年在中国大陆开始传出的佛家上层修炼大法,现在已洪传八十多个国家,法轮功已得到不同国家和地区两千多项褒奖,远的不说,在台湾一地修炼大法的人群就有50多万,还开办了以法轮大法“真、善、忍”为原则教育孩子的“明慧学校”;香港、澳门都可以公开炼法轮功,为什么全世界就只有中共这样野蛮的打压呢?同一个功法,同一个师父,为什么反差这么大呢?别的国家都愚昧无知吗?值得深思啊!

    从中国的现行法律来看,到今天为止,中国没有一条法律明文规定修炼法轮功违法!

    许多人都以为国家已经把法轮功定为“×教”了,其实根本就没有。至今,所有对待法轮功学员所引用的法律就是刑法300条(所谓“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但事实上刑法300条根本不适用于法轮功。第一次将“法轮功”冠以“×教”二字的是江泽民。1999年10月25日他在接受法国《费加罗时报》记者采访时第一次提出法轮功就是“×教”的说法。第二天,《人民日报》便发表了题为“法轮功就是×教”的评论员文章。江泽民的话绝对不是法律!《人民日报》的文章更不是法律!《宪法》第五十八条规定,立法权属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任何其它机构、个人均无立法权。江泽民和人民日报特约评论员根本无权对任何团体、个人定性、定罪。反过来说,他们称法轮功是×教这一做法本身就是违法。99年10月30日由全国人大常委制定的《关于取缔邪教组织,防范和惩治邪教活动的决定》,这一“决定”仅是对“邪教”的认定与处罚,自始至终未提法轮功一个字。并且“两高”的司法解释违宪,属无效解释。因为“两高”只有司法解释权而无法律解释权,

    还有,最后一次涉及法轮功的文件,就是2000年公安部的公通字[2000]39号文件,即“公安部关于认定和取缔邪教组织若干问题的通知”,正式公布了14种邪教,其中根本没提及法轮功。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认可公安部具有评判谁是邪教的权力。但他公布的14种邪教为什么仍没有法轮功呢?从中可看出,法轮功根本与邪教毫无关系,就连公安部也不敢随便把这顶帽子硬扣到法轮功的头上。此外,这至少在某种层面上反映出中共高层对法轮功的问题存在争议。

    在这场大法弟子和平、理性的反迫害中,越来越多的人们看到了大法的慈悲、纯正、神奇、伟大和美好,越来越多的人走进大法,追求“真、善、忍”。干坏事的人都将走向毁灭,现如今江及帮凶在海外已被多国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等罪名告上法庭,即将面临全世界的正义审判!在这邪恶迫害即将走向覆灭的时候,可你的丈夫仍在被蒙蔽之中助纣为虐,卖力的充当邪恶的打手,那么等待他的将是什么?等待你的家庭的又将是什么?

    法轮功学员遭受残酷迫害后依然慈悲宽容的对待迫害者,希望唤醒他们沉睡的良知而不再被利用来犯罪。这宽广的胸怀和伟大的举动,感动了一批有道德良知和有正义感的律师,敢于站出来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还有更多官员和正义之士站出来也在为法轮功鸣冤。国际社会和国际媒体也开始高度而广泛的关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为什么现在出现了4460多万的退党、退团、退队大潮,那不就是人心的选择吗? 那么与迫害法轮功有关的人们该如何给自己留后路呢?中共倒了,杀人凶手要不要追究?肆意妄为践踏法律的要不要追究?

    其实我们知道,你的丈夫只不过是江××之流的一根打人的棍子而已,他也是受害之人,也有苦衷,所以我们才给你写这封信。为了你的丈夫,为了你们的家庭,好好劝劝付勇吧,不能再干违法的事了。文革中那些参与迫害老干部的警察和军官被拉去云南秘密枪决的有多少?“卸磨杀驴”是共产党的一贯做法,拿手好戏,用得着你的时候捧着你,用不着你的时候说翻脸就翻脸,那时谁来替那些当差的说话?大是大非面前要清醒啊!真心希望你守护好自己与家人的未来。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常人谁也不能预测自己的将来,但今天,我们可以告诉你,你可以选择自己的未来。 现在许多人明白了迫害法轮功的真相,扭转了以前的观念,有的还在暗中保护法轮功修炼者,当然也有的是因自己已在不同程度上遭恶报而醒悟的,为挽回自己的罪恶而在真心帮助法轮功修炼者。过去老人们讲:“上一辈做多了坏事下一辈要受牵连”,此言不差啊!病魔不会无故缠身,灾祸也不会无因降临,善恶有报是天理,人都应该明明白白的活着。

    海港公安分局温德海,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有多人经他手遭抓捕、抄家、关押、劳教,结果如何?就在他押送大法弟子去山海关拘留所返回的路上遇车祸,遭恶报死亡;田川,男,死前任秦皇岛市防暴大队长。因打人凶狠被市政府抽调驻北京办事处担任负责秦皇岛市三区、四县抓捕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任务,市领导允诺在他完成任务后提升他担任市局副局长。田川接到指令后对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不分男女老少,大打出手,并扬言“上级领导有令,怎么整你们也无处告。”田川为了一己私利,丧尽天良,突发急病,一个月左右竟变得骨瘦如柴,终因作恶太多,遭恶报死亡,死时年仅三十八岁。多可惜呀!如果他早能明迫害法轮功将会给他带来怎样的后果,知道这利害关系,也许能逃过此难。

    历史的轮盘在反复向人们昭示着一个简单的法则:迫害好人的最终没有好下场!我们本是同胞,你也有父母、兄弟或者子女,如果你的亲人正在遭受这场迫害,你又是怎样的心情?又如何面对?如今对你来讲,无论从良心、道义,为了你的丈夫,为了你的家人,你都应该站出来劝其赶快悬崖勒马,亡羊补牢为时不晚!你有这个责任,也有这样的义务。我们并不是想搞垮谁,更不是和谁过不去,我们只是诚心诚意的希望你及你的亲人们能明白真相,善待大法,将来可以有一个好的未来。这可不是儿戏呀,什么事都不会白做的。珍惜机缘!

    山海关大法弟子

    付勇:0335-5052464(办)

    张德岳:
    家庭住址:山海关南园小区17号楼2单元8号
    电话:0335-5052464(办)、0335-5076600(宅)
    手机:13930326695(最新)


    再致毛超峰及周口各级党政官员的公开信

    毛超峰及周口各级党政官员:

    你们中的一些人为了保住自己头上的乌纱,为了创造所谓“政绩”继续上爬,积极追随中共恶党,残酷迫害坚持“真、善、忍”信仰、一心做好人的大法弟子,上千人被非法罚款、关押、酷刑折磨,数百人被劳教、判刑,十七人被迫害致死(其中扶沟贾俊喜、淮阳郭秀梅被恶警当场活活打死),在周口制造了无数人间惨案,

    现任河南周口邪党市委书记毛超峰,更是邪气高涨,心狠手黑。毛升官到周口,新官上任烧的第一把火,就是赤裸裸的跳到前台,亲自动员、操控对法轮功的镇压。

    在毛超峰和一些邪党头目的高压淫威下,淮阳杨得志、李杰、简俊生,周口胡新政、杨秀玲和商水刘清臣等人先后被非法判刑。这六名大法弟子都是修心向善的好人,没有触犯任何法律,只是在坚持自己的信仰,只是在行使《宪法》赋予一个中国公民的基本权利,抵制对大法的迫害,为了周口民众长远的福祉而慈悲呼唤。

    淮阳豆门乡四十多岁的村民杨得志,是个靠双拐走路的残疾人,一直多灾多难,修大法以后告别了疾病,变成了一个精神乐观、能自食其力的健康人。杨得志在项城水寨镇摆个修鞋摊,在修鞋的时候讲大法真相,四次被项城国保大队、淮阳恶警绑架,投进监狱。前三次,因他是个残疾人,迫害他的人心里也明白,杨得志没有任何违法行为,没影响任何人的利益,对社会没有任何妨碍,把一个好人、残疾人劳教判刑,会激起民众更大的反感,所以,都是关一阵就把人放了。最后这一次被抓,正赶上毛超峰来周口走马上任,杨得志被判了四年有期徒刑,送到郑州监狱迫害。此事引起了当地民众的愤慨:以毛超峰为首的周口邪党人员对一个残疾人如此下毒手,太残忍了!

    接着,周口恶警再次绑架了原周口外贸局某公司副经理顾学敏。顾学敏是个年过古稀、白发苍苍的老太太,以前多种疾病缠身,修炼大法后百病皆除。其丈夫是原周口地区宗教局副局长,因身体有病也修炼过大法,炼功后身体没病了。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他因害怕被恶党迫害,不敢再炼,过去得的病又复发了,身体越来越差,多次住院治疗,其饮食起居全靠老伴护理。顾学敏在护理丈夫、操持家务之余,抽空向附近居民讲述大法真相,为大家送福音。二零零五年,顾老太被周口沙南国保大队恶警头目高峰带人绑架,并构陷罪名,上报检察院对其非法批捕,后又非法审判。当时,经办人念及老太太年事太高,家中还有重病在身的老伴需要护理,如果判到外地监狱服刑,影响会更坏,所以,搞了个“判三缓五”,顾学敏得以回家。可是,毛超峰来到周口不到一年,顾学敏老人又被秘密劫持关押,其儿女没有一个人知情。三天以后,等家人打听到她的下落时,老太太已被送到郑州监狱。顾学敏无辜被抓、又这么快被送往外地,迫害进行得如此“高效”,很显然,是毛超峰等邪党官员的高压和淫威在发挥作用。顾学敏被送走后,其老伴被送到福利院。垂暮老人心情的悲愤可想而知,见了熟人就止不住的落泪。

    二零零七年夏季的一天,毛超峰亲自下令绑架了周口师院退休女职工李春梅、周口体校高级讲师任学英。二人都是六十来岁的老太太,其中任学英的娘家在商丘柘城,和毛超峰是一条街上的老邻居,两家的家人还很熟悉。任学英在体校任教时兢兢业业,特别关心学生,年年被评为“优秀教师”,受到领导、同事的称道和学生的爱戴。任、李二人一起到居民楼上散发真相资料,被恶人诬告,毛超峰亲自下令将二人绑架,并不顾老街坊——任学英娘家人的苦苦恳求,不顾任学英毫无违法行为的事实,阴毒“灭亲”,暗令对二人速判严判,导致任学英被非法判刑三年。

    在二零零八年元旦期间,毛超峰等邪党头目卖力的贯彻邪党迫害指令,又掀起了新一轮迫害,短短几天之内,全市竟二十六名大法弟子无故被捕入狱。中国新年之际,家家户户都喜气洋洋,欢聚一堂,那些修心向善的大法弟子却在铁窗内遭受着非人的折磨,家里亲人们牵肠挂肚,悲伤落泪。

    二零零八年八月,四年一度的奥运会在北京举办。奥运会的宗旨原本是“和平,友谊,进步”。中共在申办奥运会时信誓旦旦的向国际社会承诺要开放党禁、报禁,扩大言论自由,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然而,一旦举办权到手,邪党立即露出了流氓嘴脸,不仅不履行改善人权的承诺,反而以确保奥运稳定为名,变本加厉的践踏人权,血腥镇压异议人士、维权人士、家庭教会成员和大法弟子。在奥运前夕,全国有上万名大法弟子被无理抓捕,关进监狱。

    奥运期间,毛超峰等周口邪党头目不遗余力的配合中共,调动全区党、政、军、警、特日夜值班,大街小巷布满荷枪实弹的军警和暗哨、便衣特务,剑拔弩张,虎视眈眈,就因为远在千里之外的一个体育赛事,把偏僻小城搞得草木皆兵,犹如大敌当前。多少大法弟子的家庭被骚扰,私人财物被掠夺,家人遭恫吓、被毒打。先后有七十多名大法弟子被绑架,他们中有双目失明的盲人,有八旬高龄的老人,有已经被恶党迫害成双腿瘫痪的残废人,还有在医院救死扶伤的大夫和在田间耕作的农民。这些善良的好人,因被邪党官员和恶警怀疑可能会妨碍奥运,而被残忍的投入监牢。时至今日,奥运会已经闭幕两个多月了,仍有二十多人被关住不放。最近,周口邪党官员、专门为迫害大法而建立的“六一零”组织又密谋对他们非法劳教、判刑。如:扶沟已有多人被非法送劳教;淮阳许湾乡六旬大法弟子何洪亮被非法送许昌劳教;淮阳鲁台镇大法弟子郑现金被非法判八年重刑,送郑州监狱迫害。又如:周口市电业局的两位法轮功女学员于秀英、范秀英二人被非法审判。其过程,完全是一场荒唐而又卑劣的闹剧:二人的年龄都是四、五十岁,实施非法审判的却是川汇区法院的少年庭;法官不敢在周口庭审,悄悄躲到项城的南顿镇开庭;判决结果也是暗箱操作已经定了的,强加的罪名也是在法律上根本就找不到的,是“莫须有”的。从中可以看出,你们这些邪党官员以及逢迎你们的公、检、法人员,手段是何等的卑劣,内心是何等的虚怯!

    毛超峰及周口邪党官员们,你们明明知道大法弟子都是好人,迫害是违法的,是伤天害理的,所以要找借口推托罪责,漂白自己,说什么:“迫害大法是中央定的政策,我们不得不执行。”这个说法是在骗人。谁都清楚,你们这些久涉邪党官场者,早就娴熟一门诀窍,那就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如果邪党的某项政策影响了你们自身的利益,或你们认为难办、麻烦、费力不讨好的事,你们会采用各种对策游刃有余的周旋、搪塞、变通。你们为什么对邪党迫害法轮功的政策这么死心塌地的执行呢?原因很明显:一是迫害起来容易,无论怎么抓、怎么关、怎么判,哪怕把人打残打死,上边都不追究责任;法轮功学员宽容慈悲,遭受的迫害再大,事后都不会记仇报复;迫害法轮功伤害不到中共各级贪腐集团的利益和邪党官员的利益。迫害法轮功越卖力,越表明对邪党忠心耿耿,越受邪党赏识。不仅可以稳住自己的官位,还可以借机邀功上爬。这就是你们肆无忌惮的迫害大法弟子的真实原因。可是,人毕竟不是禽兽,做人有人的道德标准和良知。试问你们这些邪党官员:你们对法轮功学员所做的一切,能经得起道德和良知的拷问吗?敢让周口广大善良民众和国际社会知道吗?

    你们要明白,大法弟子是修佛的,是走在神路上的人。你们迫害大法弟子,是人在跟神斗,最后的失败是必然的。想一想吧,中共恶党不强大吗?有几百万军队,六千万党员,有庞大的舆论工具和专政工具。中共建政几十年来,一贯奉行血腥政策、斗争哲学,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搞了很多整人害人的政治运动,整倒、整残、整死了很多人,包括国家主席也不例外,斗谁谁垮,谁也撑不了三天。可是,中共却无法斗垮法轮功。邪党头子江xx曾扬言“三个月消灭法轮功”,调动了全国所有的舆论工具、专政工具,动用了占国民经济四分之一的财力,实施了“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政策,用尽了邪党几十年来积累的一切整人手段残酷镇压大法弟子。结果怎么样呢?九年多过去了,大法弟子不仅没有倒下去,而且越来越坚定,越来越理智,越来越成熟。如今,法轮大法已洪传全世界八十多个国家,国内国外上亿人修炼。而中共却在这次镇压中元气尽泄,人心尽失,自己把自己送进了坟墓。特别是活体摘取大法弟子人体器官以牟取暴利“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被揭露曝光之后,全世界稍有良知者,都认清了中共残忍毒辣的豺狼本性和害神灭佛的邪教本质。面对国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面对亚、欧、澳、北美四大洲“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调查团”的严厉追究,中共進退维谷、骑虎难下。二零零四年,撼世巨著《九评共产党》横空出世后,迅速在国内外广泛传播,点中了恶党的死穴,一贯擅长歪理狡辩的中共邪党至今不敢公开辩解一句,所有媒体一律噤若寒蝉。《九评》引发的四千四百万退党大潮让中共高层极度恐慌,中共体制内的很多人都清楚的看到了中共末世的败象,预见到了邪党解体后的可怕下场,纷纷安排后路工程:向国外转移财产,办理在国外定居的护照,更有很多高官早已把老婆孩子都送到国外定居,自己孤身在中共体制下“裸体”做官,以便在中共垮台之际随时逃之夭夭。

    看看吧,如今的中共政权已经腐朽到何种程度:全党腐败,廉耻无存,官府与黑社会连裆,警察与土匪勾结,全党腐败,无官不贪,攫取财富,欺榨百姓。五-一二汶川大地震,中共为保奥运稳定隐瞒震情不报,在七十二小时的黄金抢救时间拒绝国外专业队伍救援,导致十万人惨死在废墟之下,其中更因贪腐造成的大量学校豆腐渣工程,夺去了上万名中、小学生鲜花一样的宝贵生命。最近的三鹿毒奶粉事件,凸显中共为了片面追求发展速度,默许黑心厂家在奶粉中下毒,不惜残害婴幼儿的生命,毫无道德底线的真实面目。面对全世界的同声谴责和抵制中国产品,中共为逃避舆论抨击,推卸罪责,又施展出惯用的无赖手段:处理几个替罪羊,丢卒保车;大肆渲染“神七”上天,悄悄转移舆论导向,企图继续蒙蔽中国民众跟它走。然而,中共的卑劣伎俩越来越被更多的有识之士看穿,不再相信其欺世谎言,纷纷选择抛弃邪党、善待大法、走向新世纪的光明之路。面对民众的选择,中共束手无策,只有在不甘失败的垂死挣扎中一步步走向灭亡。

    中共是个西来幽灵,它就是来毁灭中华传统道德、传统文化的,就是来害死中国人民的。中共建政以来害死了多少无辜的中华同胞?八千多万啊!比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全世界死亡的总人数还多。中国传统文化讲的是天人合一,尊重自然,与天地和谐相处,这样自然是风调雨顺,国泰民安。而中共却要战天斗地,以党性取代人性,以党文化取代传统文化,破坏自然,摧毁道德,败坏民风,五千年的礼仪之邦堕落到了什么境地?谁也不信谁,谁也不服谁,人人骗我,我骗人人,假货泛滥,娼妓盈街,坏人横行,好人受气,资源枯竭,环境污染,贫富悬殊,民不聊生。中共把中国人害的够惨了!

    时至今日,中共还在继续害人。中共邪灵知道自己犯下了迫害神佛的万古大罪,神佛要解体它,最可恶的是,它临死还要拉一大批陪葬的。因为神已经定了:天要解体中共邪灵,要消除中共在世间的行恶者,凡是加入过中共党团队邪教组织、举拳头对血旗发誓要“为中共献出一切宝贵生命”的人,是否干过坏事,都是中共这个罪恶整体的一份子,一个组成部份。谁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谁就能得到神佛的救度;谁拒绝真相,敌视大法,或继续追随邪党,配合中共,那就是神佛清除的对象,就会成为中共邪党的陪葬品。所以,中共邪灵要竭力阻止民众了解真相,竭力阻止民众选择美好的未来,其目地就是要拉人为其陪葬,谁跟他跑他害谁。这些话不是凭空杜撰,不是危言耸听,这是天机,这是将来一定会到来的事实。中共既然坏到这种程度,你们为什么还要这么死心塌地的为它卖命哪!把自己的宝贵生命交给一个邪灵,不是太可悲了吗?你们为什么要拼命阻止大法弟子传送福音、救度世人呢?这不是在剥夺周口民众得救的机会吗?这不是在葬送周口民众的福祉吗?

    毛超峰及周口各级党政官员:我们以这种形式与你们沟通,不是在吓唬你们,我们是在告诉你们真相,同时给你们以威严的当头棒喝,制止你们的违法犯罪行为,让你们能够清醒过来,弃恶从善,选择一个光明的未来。你们虽然在害人,其实也都是可怜的受害者,中共用金钱权利利诱你们,同时也在害你们。你们中那些迫害大法的坏人也不是一开始就是坏人,有许多人本来还是文化层次高的人,有能力的人。但是,进入中共的体制内以后,受中共的谎言毒害太久了,眼前的官职、名利把你们迷的太深了,渐渐的泯灭了良知,丧失了判断能力,变的目光短浅,见利忘义,敌视善良,助恶为虐。就毛超峰而言,据我们了解,你在学生时代还是品学兼优的,参加工作之初,干的也是比较出色的,本性还是有善良一面的。为什么官越做越大,却变的越来丧失了本性,缺少了良知,淡化了对民众疾苦的关心,一味的注重自己官位的升迁?究其原委,你也是受党文化的毒害太深了,人性少了,党性、狼性多了,一步步的脱离了百姓,变成了恶党的驯服工具。

    举个例子。中共邪党官员一贯表白自己要“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毛超峰,你来周口为官快两年了,给周口民众造了什么福?在你主政下,周口邪党政府不顾民生疾苦,不惜耗费巨资(都是纳税人的血汗钱),大搞面子工程:以招商引资为幌子,年年举办徒有其表、割断内涵的所谓“姓氏文化节”、“老子文化节”,票子像流水似的淌出去了,投资一项签不少,可是落到实处时,哪一个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你们用亿万巨资在数千亩可耕地上堆假山、挖修人工湖,用百姓的血汗钱往自己脸上擦粉贴金;与房产开发商勾结,利用公安和打手压阵,强征土地,强拆民房,还搞什么“社会主义新农村”,大片土地被圈占,全市城镇一街两行被扒的七零八落,使大量农民和城镇居民失去赖以生存的土地和住所,哭天不应,告状无门。试问,你们代表的是谁的利益?你们花那么多的钱搞面子工程,为什么不把这些钱拿出来救济一下城镇失业工人和农村贫困百姓、为学校建一些不是豆腐渣工程的教学楼、办一些兴利于民的实事?特别是最近在周口文昌街改造的强行拆扒中,逼的一人自焚而死(失业工人江社会),一人喝药而亡。对如此人命关天的大事,你们一直千方百计掩盖真相,害怕事态扩大,严禁媒体报道,不让民众知情,私下以金钱封口,淡化舆论,逃避罪责。

    众所周知,大法弟子修的是“真、善、忍”,事事与人为善,不以任何人为敌。揭露你们的恶行,是为了制止迫害,不让你们在通向地狱之门的绝路上越走越远,为自己和家人留一条后路,最终的目的还是为了你们好。望你们耐心的看一看这封信的内容,冷静的想一想其中的道理。你们的官可以照做,但是,得利用手中的权力真正为人民造点福,做一个能主持正义、关心民众疾苦、干干净净的好官。希望你们能从思想上抛弃害人的邪党,立即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为周口民众的长远未来做点善事好事。如果真能做到,你们还有进入历史新纪元的机会。

    ——周口大法弟子

    二零零八年十月